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5 20:05:00  2277837
林瑞源.安华心魔与万挠行动
风起波生

记得多年前,我在霹雳州美冷采访时任副首相安华的节目,当时的他意气风发,对于记者提问马哈迪的问题,还语带戏谑。

1993年巫统党选,安华组成“宏愿队伍”,逼退原任署理主席嘉化峇峇,与他同阵营的纳吉及慕尤丁也当选副主席。安华确实有条件“睥睨天下”,但锋芒毕露毕竟不是好事。

1998年巫统代表大会,没有耐心的安华想要逼退马哈迪,最终自己却入狱。当时有人形容他是“马来西亚的曼德拉”,即使身陷囹圄,也能威胁当权者。

他第一次入狱,只是磨练了心志,没有改变作风。2004年,他在肛交案上诉得直及服完渎职罪刑期,获无罪释放,但他无法参与2008年3月8日的大选,同年7月31日,其妻子旺阿兹莎辞去峇东埔国会议员职制造补选,让他重返国会。

安华宣誓为国会议员后,想要拉拢30位执政党议员,由反对党组织政府,即“916变天计划”。变天不成,不仅有损其形象与名声,公正党也变成跳槽议员最多的政党。变天计划反映他投机的心态,也说明他未能担当大任。

2013年大选,安华领导民联三党迎战,国阵却赢得133席保住政权,他拒绝承诺大选成绩,发动“黑色505运动”,在全国举行黑色集会,但他始终没有办法争取到乡区马来票。

2014年1月27日,安华发动“加影行动”,为担任雪州大臣而舖路;同年3月7日,上诉庭改判他2008年鸡奸男助手罪名成立监禁五年,这造成了他失去补选的竞选资格。公正党在3月9日宣布阿兹莎将代夫上阵,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大臣职最终却落在阿兹敏手中,安华也第二次入狱。

第二次出狱后,希盟已经是政府,他也通过波德申行动准备当首相,不料马哈迪不想交棒给他,还导致希盟政府垮台。

从踌躇满志到两次入狱,也经历了背叛,安华的人生可谓坎坷。“宏愿队伍”的成员纳吉及慕尤丁都先后担任首相,他却两次只是一步之遥,与首相位子擦肩而过。

安华早年的错误是不懂得收歛锋芒,以致被人嫉忌、功高震主,后期则是优柔寡断,一直没有对付党内的叛徒,断送了希盟政权。错误的导因都是因为太过想要当首相,这个弱点被人所利用。

现在的安华看似清醒了,他启动清党行动。把叛徒扫出党,才能确保公正党的稳定,但最重要的还是必须发挥领导力。

而且可贵的是,即使面对如此多磨难,他仍然保持多元种族的政治信念。在众多马来从政者涌向种族政治的当儿,他出淤泥而不染。

安华此刻面对两难的抉择,他知道不能再相信马哈迪,但马哈迪掌握15个国会议席(土团党加民兴党),而且行动党及诚信党倾向于继续让马哈迪领导。如果希盟因此而分裂,安华可能陷入孤立无助的困境。

如果安华继续执著于首相位子,他将再一次被敦马利用,最终可能第三次遭戏弄。

安华已经失去当年烈火莫熄运动对年轻人的号召力,他犹如困在铁笼、失去利爪的老虎,不再令人惧怕。纳闷的是,此刻却传出他将策划万挠行动,以州议员身分担任大臣的传言。传言并不可信,因为安华无法确保补选前,雪州希盟政府不会先垮台。制造那么多补选,人民已经厌倦,他还有多少信誉可以丢失?

安华的心魔是放不下首相位子,因为这个执著,让他冒失、投机及优柔寡断,也造成他不断遭遇挫败。

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安华应放下执著。以他的阅历,他绝对可以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他应以“反对党先生”陈志勤为榜样,终身以反对党为荣,体现有良知的从政本色。

如果安华能解除心魔,他就不会再被要胁,也无所惧,反而会有更大的作为,带领公正党走向康庄大道。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