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8 07:00:00  2278102
【瘟疫蔓延时的你和我/02】经济严冬 坚韧、多功能决定生存
焦点


在面临真正的危机之际,每个人的『坚韧性』都会受到考验,只有能承担责任、肩负多种技能的人方可安然通过试炼。


●报道:本刊 叶洢颖
●图:法新社、受访者提供

4月30日早上9时,正在居家办公的《女友》副主编刘慧英与同事们在社交apps上开会讨论下周的工作内容,结果在11时就收到公司首席执行员拿汀阿兹丽扎电邮通知,由于该公司的业务数年前开始便受到数码化的挑战,自行动管制令落实后,该公司的亏损3月和4月陆续扩大,且预计未来几个月不会有所改善,因此董事会决定从即日起,该公司旗下16家杂志包括《女友》停刊。

“我们还在讨论要做的直播、访问的对象,我会习惯性地看看电邮,我是第一个看到邮件的人,我就问我的上司是怎么回事?我也乱了方寸。”

这封电邮犹如一道惊雷,把她和她的同事,还有同行们都打懵了。

她收到电邮不到半小时,消息像是长了腿似的,已经飞快传遍媒体圈并已经有同行跟进报道,手机也响个不停,全是同行好友的慰问和关心。

她坦言,其实早在行动管制令之前已经听闻公司会重组结构,但没料到进行到中期就宣布这样的消息。

“在MCO后的一个月,人事部有通知说5月要开始减薪,可是没想到下达通知大概两三周,就变成这样的局面。”

原本她们做好与公司共度时艰的准备,奈何公司却连这个机会都没给,在劳动节前一天,她们都失去了工作,打乱了她们为人生铺好的轨迹。

“就打乱了(原来)规划,而且真的措手不及。经过这几天冷静下来,就开始想要怎么做,找工作吗?可以申请什么援助金?群里的同事都有分享一些类似的资讯。”

刘慧英热爱杂志行业,不讳言以后若有机会,不排除再回到杂志业的可能。
刘慧英热爱杂志行业,不讳言以后若有机会,不排除再回到杂志业的可能。





对杂志情有独钟 专注经营网站

刘慧英是资深杂志人,在杂志业扎根已久,尽管她认为自己不会在这行待一辈子,曾经离开过两年却又再次回归,只因她对于“杂志”情有独钟。

“2017年开始我一边接案子,一边经营我的腕表网站(www.tictoctime.net),大概2年后《女友》有个职务叫我回去。我回去抱着的心态就是我喜欢做杂志,同时我也没有放弃我的网站。在这个年龄层,我寻求的是工作能带给我乐趣。”

而今,这个乐趣被疫情“剥夺”了,她坦言未来将专注经营网站,并且计划加入更多元素如拍摄视频和直播。

“所以现在我也正在筹备,在看简单的摄影器材、重新跟公关们联系等等。”轻松的语调透露出对人生未来新阶段的期许。

当然,她不否认如果还有回到杂志行业的机会,她也不排除重拾故业的可能。

“只要有创意发挥,会再尝试。”

回不去的经济

在疫情暴发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月份预测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3%,然而在4月14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下调至负3%,是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经济衰退。

宏愿理财机构的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拿督蔡兆源坦言,大家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2020年的就业环境)将会是非常糟糕的情况,可以称之为‘严冬’。”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报告预料马来西亚今年的失业率将增至4.9%;而伊斯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莫哈末阿扎尼赞在接受财经周刊《The Edge》的访问时也提到,他认为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基线预测为负1.5%,失业率约为3.8%。

“我国的劳动人口是1600万,3.8%就是57万人失业,但著名智库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估计失业的人数是240万,这是劳动人口的15%。所以你能明白政府为什么着急重新开业。要在生命和生存找个平衡,否则保存生命却无法生存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他认为,政府不会等到每日确诊人数归零才重启经济活动,等到疫情已经有所控制,便逐步开放商业活动,减少失业人数,这算是在两者之间取了个平衡点。

“要保住人民(的饭碗),就要先保住企业。如果让企业快点复工,他们的生存几率就比较高。”

在国外已经有复工后确诊病例增加的先例,蔡兆源坦言,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暂停经济活动一天就要损失24亿令吉,你能想像这24亿令吉背后是有多少人的工作吗?企业老板扛不住倒闭了,你要去哪里找回这么多工作机会?”

另外,还有一些领域在短期内显而易见地无法复苏,比如旅游业、旅店业等等,于是我们只能依赖经济活动重启后依然能运作的行业来减少失业人口。

“但是会完全找不到工作吗?我倒不这么认为,还有一些行业(有空缺),如果你不那么讲究的话,还是能找到机会的。”

多技能 方有生存空间

刘慧英一身技能让她迅速地调整自己的人生规划,正说明“技多不压身”的重要。拥有丰富企业重组经验的蔡兆源也表示,只有能够身兼多职的人们方能在疫情失业浪潮中觅得生存空间。

“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身负超过一种技能的人才可以生存下来。举个例子,很多行业开始网卖,如果你是学习能力强的话,很快就能掌握这些技能。

“比如虽然我们是做税务的公司,但很多员工都会做视频和脸书直播。现在的经济状况和改变会驱使每个人一定要学,而且要学得快。”

伴随疫情而来的不仅有危机亦有转机,逼迫所有人迅速前进和学习。至于拒绝接受新事物,停留在原地不肯动弹的人可能就要面临巨大的淘汰挑战。

尽管许多人寄望疫情之后会出现“报复性消费”现象以为市场“回血”,但蔡兆源认为马来西亚人的消费能力不强,还有很多人处于低收入的水平,因此在马来西亚“报复性消费”的可能不大。(图:档案照片)
尽管许多人寄望疫情之后会出现“报复性消费”现象以为市场“回血”,但蔡兆源认为马来西亚人的消费能力不强,还有很多人处于低收入的水平,因此在马来西亚“报复性消费”的可能不大。(图:档案照片)





“抱持着好学态度和勤奋的人,相信能挺过今年的难关。另一个角度来说,虽然一些商家会裁员,但部分商家会趁此时‘换血’。”

他以早前工厂复工的情况为例,当厂家只能让50%员工上班,许多老板必然会先挑选精英为第一批复工的人选。

“倘若每个部门只允许5%员工上班,主管肯定也会选能力最好的5%。在这过程中,遗憾地说这也是筛选的过程。”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原则随着疫情蔓延到各个角落,身体更健康的人们得以在病毒的攻击下存活;资金更为雄厚的企业在经济停顿数月仍能屹立不倒;能力更优秀的员工在公司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被选择留下。一番大浪淘沙后,唯独强者不灭,残酷又现实。

“企业肯定也是要极大化它的盈利。如果可以用最少的成本极大化利益,它便能给股东最大化的回报。”

日常态度决定一切

在面临真正的危机之际,每个人的“坚韧性”都会受到考验,只有能承担责任、肩负多种技能的人方可安然通过试炼。

“我们为很多公司在做企业管理咨询时,发现很多老板不是找不到员工,而是找不到好员工。好员工的定义,并非把事情做完,是把事情做好。如果能把事情做好,便能替老板分担很多责任,减轻老板的担子。态度决定一切。”

蔡兆源提到,行动管制期间,打工一族面对的另一个危机是:很多雇主已经发觉不需要很多人就能把事情做完,这是很糟糕的情况。

“所以第一批淘汰的人就是态度不好的。雇主会发现精益管理(Lean Management)是最好的(方式),这一轮很明显。我会比较担心平时朝九晚五的人们。”

另一方面,新的经济模式即无接触经济的崛起,意味着自动化将取代更多劳力。

“我曾到企业进行改造工作,上至管理层下至外劳都抽样面谈过。我听过员工最经典的语录是‘浑水摸鱼又一天,无惊无险又五点’,这样就很糟糕,你很容易在这一轮经济逆境中被淘汰。”

同时蔡兆源指出,除了打工一族,我国中小型企业在这一波疫情危机亦暴露出坚韧性不足的问题,当中有70%中小型企业的储备金撑不过2个月,充分显示财务管理不良或没有风险管理意识,若无外力协助,便无法渡过难关。

“他们真的还是要回到原点(back to basic),把基础的事情做好。在面对新常态时,要回头检讨自己的生意模式是否具备竞争力,再详细看自己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是否与新常态相关?如果还相关,销售管道有没有变化?消费者的消费模式有没有改变?这改变是暂时抑或是永久?若商家不调整,就是一个危机。”

面对疫情之后的崭新世界,你准备好了吗?



延伸阅读:

【瘟疫蔓延时的你和我/01】即使疫情过去,也回不去的生活

作者 : 叶洢颖(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