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8 20:00:00  2279578
郑钦亮.拉曼的解脱
亮剑

希盟政府换成国盟政府后,拨给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又“正常”了。

所谓正常,指的是不再政治化地说不要学府被政治化,以及政治化地回答说没有被政治化。

也指拨款不必再转个大弯经由拉曼校友总会、杰出拉曼校友和华人社团代表组成的拉曼校友教育信托基金会,才转给拉曼。

对拉曼来说,希盟时代真的是梦一场。

当时林冠英定下的新拨款方式对拉曼前途是祸是福,基于体验的时间太短,不宜评估。

马华喜见拨款重新直达学府,这不叫魏家祥的胜利,只是拉曼校方领款方式恢复往常。

只要没有政治人物将拉大摆在“政治教育应分家”的台面上争议和割肉,让校方继续顺畅营运,学子可继续负担学费深造,才是对各方最好的。

不管是张念群说的4550万,或是魏家祥说的5800万,都能用在拉曼学子身上就是万幸。

纳税人的钱,用在纳税人孩子的教育身上,是天经地义,没得谈功劳。

教育基金不腥,不懂政治,政治插手让教育基金消失或是历经折腾才落在学子身上,才是罪过。

政敌真要说这笔钱会被马华领导干捞,就应该去报案;真要指马华利用拉曼培育政治势力,得拿出政据。

要反过来要求马华领导证明没有干捞,证明没有利用拉曼培育政治势力也行,政治口水你们自己去玩够够,只要不让拨款打水漂就行。

这才是拉曼的解脱。

作者 : 郑钦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