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1 09:30:00  2279873
林德成/生活就是加减
编采手记

先说极简这件事,不少人会把回归简单想得很容易,一旦落实却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真正了解“少即是多”的深层道理。身边不乏推崇简单生活的朋友,但实践极简主义可谓因人而异。在给生活做减法之前,还得做好身心灵准备。原本拥有不多,再减,然后狠心舍弃各种物品会带来一丝快感,时间再长却又会觉得生活很骨感,不买点东西好像说不过去。在疫情期间,我以为自己可以一日阅半本书,好让膨胀的书柜消瘦。内心曾想过是不是要捐书了,后来我还是安慰自己,不妨慢慢在书堆里找黄金屋,说不定会夹着几张10令吉的纸钞。

生活不外乎做加减法,像一碗沙拉,加任何水果、蔬菜、肉块都行,只要味道还过得去就好。若想提升几分味蕾体验,追求更美味精细的口感,自然得拿捏食材分量、营养搭配、采用何种酱汁等。说到生活,前阵子与一位90后聊天,对方苦笑说自己这一代比较“可怜”,重要时刻都有大事发生。好比出生时碰到亚洲金融危机、六年级正好SARS疫情暴发,大学毕业了又遇上2019冠状病毒病蔓延。记忆中就少了小学毕业旅行和大学毕业典礼。然而,疫情冲击下,对方坦言非常庆幸尚能保住工作,还有一份糊口的收入。不过却因这些大事件,无形中促使一个人对生命有深刻体悟和反思,尤其前线人员的家属,每分每秒都挂碍着对方的安全。

相信大家心里有数,未来是要学会与各种病毒共存。

随着冠病疫情有减缓现象,政府放宽行动管制令,允许堂食和州内越县,大家突然仿佛得以从海里浮上水面呼吸般,排遣了郁淤心中多时的闷气,终于可以重见天日的感觉。当渐渐适应新常态之际,倒是可以慢慢地梳理自身过去七十多天宅家的日常形态,重新审视生活的改变。

回想起第一和第二阶段的行动管制,我几乎都耗得很晚才睡,所幸没失眠。大概习惯了用场所切换工作与生活,如今得用笔电和手机来切割模式,碰到笔电必须是锁定工作,手机则是供休闲状态。期间,我留意到身边有些人不断消解内心焦虑与不安,特别顾虑到往后的生计,或被扣薪后的那份无奈,只能在家拼命找事情做、办起网店和直播。居家防疫无可否认造就了宅经济蓬勃发展,但也让人发现自己那段时间的生活不从容,恐怕只有极为少数人能气定神闲。

此次疫情,大家的生活也用了很多“加法”,尤其走入直播行列,网购的麦克风、灯光和脚架到手后,又开始劳碌起来。这场疫情成了练习直播的好时机,很多人无私分享教学和专业知识,陪伴大家度过难熬的时刻,各个平台亦筹办直播探讨各类课题,为大众解惑或提供新的思考方向。

不例外,我也看了不少直播,只不过会有多少人发现,原本能暂且让自己搁下忙碌生活,入场直播以后,却开始有些许迷茫,不断寻求题材以延续直播的生命周期。接下来想要开播的人,不妨先别一头栽下去,给自己一个目标,比如限定开播次数,仅仅只对某个课题深入地聊,如此一来比较容易让观众追踪,也让题材更为专注集中,更不用把自己累垮。

作者 : 林德成(副刊【e潮】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