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9 19:00:00  2279966
【一画一话】花开花落 人来人往 聚散离合 随顺自然/ 叶逢仪(马来西亚艺术家)
星云

编辑台毓林

大马画坛没有人不认识叶逢仪的了。画家叶逢仪以绘麻雀闻名,一画就用功了五十余年。他的画作曾在世界各地展出过,极受好评。 (巧得很,他女儿叶健一却偏好画猫,不懂是不是要吃定老爹?哈哈!)

冠病行管令期间,画家在家里怡然作画。有缘看到他一系列的麻雀画作,这画作也把麻雀带上了,尤其是那幅《看你横行到几时》绕有趣味,画家的麻雀真有生活情趣啊!

于是邀请画家不如在【星云】开个小栏目,一画作配一短文,画家爽快答应。于是有了这“一画一话”系列。本周六的副刊【星云】版一口气推出画家5篇文字和画作,接下来就每双周“一画一话”了。

画、文◆叶逢仪(马来西亚艺术家)
画、文◆叶逢仪(马来西亚艺术家)

01/与花草共舞

爱花爱自然界里的一棵树一根小草 。这习惯这爱好是父亲从小给我培养出来的。就像许多专家所说,学画画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

因为美的东西会在孩子的血液里。学会艺术的孩子长大后,很会去爱他身边的东西,去发现跟美有关的事物。爱美除了原本有的天性之外 ,后天的培养是极其重要的。

那个年代想学画,除了天生基因的潜在扶持自己之外,启蒙的小学老师虽然重要,家长的鼓励和关怀更是孩子成材成形的关键因素。我庆幸自己有福二者皆得,至今日达成自己的与生俱来的艺术生涯。

爱自然学自然的一切自自然然。前辈之经验,生活的所得所就,吾顺其自然的得之解之化之为己与自然共生。

与花共舞,爱之护之,终与花共终化为春泥归大地 。善哉,美哉。

02/门当户对

现代版 , 门当户对。听爹娘的话,必须要门当户对。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看地上的影子,可知道了吗?吾家的光芒多强啊!影子可把大地盖了。

近来的电视剧戏里戏外都在说门当户对。没错,古今中外,长辈世俗情理之中有的是经历和道理,无可批评。我喜欢从生活中一点一滴的人生滋味,得到一些启发与感触来构思画面,以小麻雀配之说出心里话。让看我的画的人从中得到一些共鸣 ,更因我的画面得到一些回忆因而自叹一声,人生就是有这种难以避免的无奈。

看之极为简单的一句门当户对 ,有过时的所谓落后封建思想,甚至被批为旧社会之毒瘤思想。但不是当事人者,又怎会理解其中味?

03/爱花的人

你爱植物,关心的灌给爱心。它开花让你开心,它结果给你还爱 。互恋互爱多好的结合。他人看不懂的,在旁三言二语说你痴 ,说要吃去买即有 。但说话者,不知其中味。连身边人都会酸溜溜的醋意十足的冷冷一言。几片叶子一枝干是它重要还是我重要。

有意的,说出自古以来的女人心事 。你妈和我掉进水里,你救谁?答案是,我陪你先掉 。

智慧告诉了自己:为啥爱了花花草草大树小枝干?

因为它们只是会默默接爱,和关心的,无言感恩在心。无言的开花,无语的结果,无怨的传宗接代。

默然回首, 它在万绿丛中笑,无言无悔。

一生(身)自然,回归自然。

04/问君能有几多愁

在米兰唐人街,我住了4晚。每当八时多回宾馆时,看到听到这位琵琶男人,他弹了—曲我听来熟悉的曲子,让我慢下脚步听,感觉有点悲凉,尤其冷风吹来,看他手抱琵琶,—曲弹来令人思乡,忍不住心中的牵挂,今晚我特意再去会他。

交谈之下,原来他来自上海,原籍南京。朋友羡慕我有3个爱我的女人。有朋友也担心我儿不高兴。我说儿子明白我心更与我共同分享,远在纽西兰的吴大卫也为我高兴。

我说我背后还有更爱着我的3大女人,那是我妈,我姐,我姑。还有3大男人,我爸,哥,我儿。幸福至顶也,夫复何求。

来欧时,先在罗马落脚,现来到米兰也有一段时日了,15年了,—手抱琵琶走天涯。

想当年20岁出头时,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的林老师对他弹奏的《霸王御甲》 ,拍案叫好,恩师之情,如今身在他乡,仍不忘当时老师的赞赏,当之为慰己暖心之药。不易啊!

夜夜街头琵琶曲,一曲一曲换金为生计,想当年想故乡思亲人。

此情此景令我回想那中学华文课时的〈琵琶行〉。虽不似当年大珠小珠落玉盘,也引起我这老头他国闻曲思故乡。

人生何处不相逢,米兰初见似故人。缘乎?

琶琵声中思念,那人松宪陈公。还有 ,还有,独来独去的吕公子安。

05/春暖花开忆恩师

2019年春暖花开日,我一人又踏上旅途,先到久别的台北,见老朋友,看新结识网友。

4天后 ,再赴日本大阪和约好的京都奈良美学之旅,合流归队再看美丽的春之关西,回忆当年我28岁时的青春年代。在日本重见老老友,也重新结识新新朋友。

53年一晃而过。花开花落。刚离开在台大,凄美中含有许多当年的回忆。

现在京都重遇坤中时代的学生,她叫陈美梨。老师,我也是美术学院毕业,30年没见。

在京都我们看了该看的日本古都之美,清水寺、金阁寺 、龙山寺等等 。

在奈良我在东大寺里回想当年种种情节,夏天冬天时的不同故事。回想当年同游此地的同伴,如今在哪儿了?

在银阁寺出来不久的哲学之道,上樱花夹道并植,迎春风含苞待放 。此时此景令我情不自禁画下一册水墨樱花的哲学之道,作为永远的回忆 ,告别7天之旅的关西。

在爱知県的刈谷市重访旧地,访恩师,大野元三老师故居。先生的二位公子热情依旧。看了老屋走了老师的足迹,走到先生墓前,不胜感慨。有如昨日今天我们还谈笑风生。

与大野先生相识在我1966年赴日本留学途中,我们搭同一邮轮。我从新加坡上船,大野先生从香港上船,当时先生领着二十多位的爱知学芸大学之毕业生去香港交流旅行。我们有缘的从香港至神户港口同船4天。

经过台湾海峡钓鱼岛,当时大野先生还即席对着钓鱼岛画了一幅彩墨速写给我,此画让我怀念至今印象深刻。

如今,来到先生墓前,往事幕幕涌上心头。只见先生墓碑前的瓶里插有一枝鲜花,一朵红白相映的椿花(山茶花),这是先生最爱的花。我们之间的友谊相往54年,从来不断的思念。先生送的作品依旧发亮在我家—角。

我的拙作也被先生公子爱护在壁上,与先生之情不只是友谊之情,而是我们之间充满了半个世纪以来的思念与关怀。我爱大野元三先生。他是我认识最早最久的日本恩师恩人。

还有当时一起的多位学生朋友。如今我们还常常用网上联系,互相关怀,满满心中。半个世纪了,夫复何求?只盼大家吉祥安康,幸福人生。

作者 : 叶逢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9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