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29 21:00:00  2280270
林瑞源.开除敦马引发激烈权争
风起波生

在传出敦马哈迪已有把握拉拢到3名国盟国会议员过档,重新组成政府的消息后,土团党以敦马等5人在国会没有支持首相兼土团党代主席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为由,开除他们的党籍,试图先发制人。

其实,开除行动早有预谋,先是社团注册局发函确认敦马辞去党主席的辞职信已经生效,过后土团党最高理事旺赛夫指出,根据党章,任何支持“反对党阵营”的党员,可导致自动丧失党籍。果然,土团党连开会的程序都省了下来,直接援引党章条文开除5人了事。

敦马要如何反击?通过党内渠道行不通,因为社团注册局已经承认慕尤丁是代主席,况且慕尤丁控制了最高理事会,想要上诉,门都没有。

上法庭挑战也行不通,根据社团注册法令第18C条文,法庭没有任何权限来审理政党的任何决定。敦马是在1988年巫统AB队党争过后,修改该法令,加入了这项全新的条文,从此政党领导人得以“为所欲为”,敦马是自作自受。

现在敦马只剩下政治途径,来为他的派系平反,就直接有效的方法是拉拢国盟议员,推翻国盟政府。在掌权后,他就可以恢复党主席的身分。就好像在509大选之前,社团注册局要解散该党,大选后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该局甚至批准希盟的注册申请。

敦马是老练的政治领袖,他可以轻易的激发党员对他的同情,包括控诉他们连自我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以及指控慕尤丁把官职都给了巫统及伊党,从而“合理化”他的抗争。在509大选之前,他就表演了各种催票的剧码。

土团党是由敦马成立,以取代巫统的执政地位。许多党员是因为他的号召才加入,因此不能小觑他的基层力量,开除敦马将加剧党的分裂,即使慕克力失去竞选资格,慕尤丁的位子也坐不稳。

马哈迪与慕尤丁的决裂,意味着两个人只能留一个,谁能够笑到最后?

亲希盟部落客沙布丁胡先日前在脸书发文声称,马哈迪和安华已掌握国会多数支持,并且谈妥了首相人选。

这可能是心理战术,让一些国盟议员担心“船快沉了”,转而支持敦马和希盟。但以敦马的能耐,也不能排除他真的拉拢到两、三个国盟议员,只是不会有129位议员那么多。

令人质疑的另一点是,沙布丁胡先宣称敦马和安华已对首相人选达致协议。以敦马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放弃首相职,如果他愿意让安华任相,希盟政府也就不会垮台;相信得到教训的安华,这次再也不会那么傻。

当然,不能排除安华最终妥协的可能性,毕竟任相是安华的终极心愿。如果拟定具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敦马与安华分别担任首相及副首相,然后再进行权力交接,安华可能会心动。

但“马安阵营”也必须安置其他有野心的领袖。根据报道,敦马跟沙巴首席部长兼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正在商议,一旦夺回中央政权,敦马将考虑委任沙菲益为副首相。沙菲宜对敦马“不离不弃”,显然是放眼政府高职。

即使掌握了足够的人数,若不先解决内部矛盾,如何展开推翻国盟政府的计划?

“马安阵营”只有两个倒慕尤丁的选择,即收集法定声明提呈给国家元首,以及在国会投不信任票,但一不小心,将导致国会解散,反而让巫伊得利。

在经历黑暗的“喜来登政变”后,大马人又将面临没有羞耻心的幕后政治交易。槟州政府计划悬空两名变节土团党州议员的议席,希盟又怎能接受敦马策动的夺权行动?

在敦马的步步进逼之下,慕尤丁会加紧政治酬庸,用更多政府高职来笼络人心,甚至是对盟党唯命是从,形同跛脚鸭。

可以预期的是,在未来几个月政治将处于极度动荡和分裂的局面。政治人物夺权有术、治国无方,人民只能自求多福。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9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