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2 10:00:00  2280630
赵少杰/我想要有个家
节选好物

最近大家都很长时间在家,因此“家”变成了我们生活里最重要的地方,无论人多或少,豪华或简陋,它应该是一个让自己感到舒服自在,并且时时挂念的地方,这也说明为什么大家会想家、急着要回家。

我出生在新村里,理所当然家也在新村里,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彼此认识,你是哪家的小孩,你家的成员和最新状态,都会在村子里的咖啡店和巴刹之间每日更新,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从小到大,同班同学和玩耍的伙伴们,都是村子里的小孩,大伙儿闹翻后还是不得不和好(因为彼此父母都认得),若不跟他玩,就没人可以一起玩了。

小时候非常羡慕别人搬家,尤其是见到班上同学搬到大城市去,更是让全班同学们嫉妒不已,感觉很有“面子”和“见识”。直到自己出国念书后,常常因为租约到期而不断地搬家,收拾行李和搬运所有的家当变成了噩梦,加上没有熟悉的邻居可以互相照应,此时好想赖在一个地方不走,最好所有的家具都长出了根,这样就没必要再搬迁了。

4377TLK20205272134223032734.jpg



离家是为了回家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其实不是),当时那个年代最浪漫的想法,就是背着简单的行囊去流浪(怎么现在想起来有点可笑?)。中学毕业后不到一个星期,我就自行搭上前往新加坡的夜班车,告别父母和所有熟悉的名字,来到异乡寻找求学的道路与方向,后来却辗转来到了意大利翡冷翠。在20公斤的背包里塞了1条长裤、几件T恤、1件外套和毛衣、随身听(Walkman)、几本书以及很多很多卡带,寂寞的时候就听歌,每月花费最多的除了缴付房租之外,就是买电池、邮票和电话卡,虽然离家,却感觉没有离开过家。

大学毕业后,母亲叫我回家,我将大部分的行李留在同学家中的地下仓库,告诉她我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再一起搬去柏林当画家,就这样一眼晃过几十年,行李依旧在仓库里,而我却已经迁居过好几个城市,换了好几份工作,最后还是回家,回到新村里,至今还没机会回去拿行李。

80年代台湾歌手潘美辰,以一曲〈我想有个家〉广为人知,歌词中是这样唱的:“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饭后常常和母亲闲聊的其中一个话题就是,盖房子,盖一个我们可以一起住的新家。我常跟她描述房子的形状,建筑设计的灵感等等之类的事情,她只关心完成后她将会住在哪一个房间,我们偶尔会到空地上除草、种菜,然而今年母亲也不在了,空地上长满了野草,房子依旧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4377TLK20205272134203032732.jpg


如果可以,我最想要的是一间由日本设计大师深泽直人(Naoto Fukasawa)设计的其中一款Muji Hut(注1)。

喜欢简约而实用的人,一定对Muji(无印良品)的产品不会感到陌生,甚至对于这品牌所附加的“生活美学”更加趋之若鹜。Muji卖的不只是生活中的日常用品,甚至售卖房子,名为Muji Hut,那是一座包裹黑色实木外墙的木屋,配上大大的玻璃拉门,屋内有一张折叠床、一个火炉、一个有浴缸的小浴室,还有简单并兼实际功能的厨房。

4377TLK20205272134203032731.jpg

深泽直人说:“当你听到‘小屋’二字,就可以自然感受到一种魅力。”

最近常常在夜晚下起了滂沱大雨,路灯把雨水映照得昏黄一片,雨水把屋顶上生锈的锌板冲击得更大声,屋内滴滴答答地漏水,沾湿了坑坑洞洞的水泥地板。房子随着父母的年纪逐年变老,变得更破旧,我们左修右补地过着一般的日子,没有什么可期盼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雨后前院长出了一丛丛的小花,点缀每日依旧荒凉的生活。

母亲应该会喜欢小屋。

4377TLK20205272134223032735.jpg

4377TLK20205272134213032733.jpg



注1:

2015年Muji(无印良品)在东京设计周上发表了3款Muji Hut,听取了当时参观者的意见后,Muji决定把小屋商品化。2017年小屋终于造好了,并开始接受消费者上门看房。Muji Hut空间不大,只有约12平方米,100%日本木材制作而成,9平方米的室内空间加3平方米的遮阳露台,中间一幅落地玻璃窗把室内与室外分隔。内部装潢有餐座、单人床、浴室等简单基本的家具,然而挑高的设计加上对外的落地窗与宽阔门廊,让整体空间反而显得宽敞而不狭隘。售价方面¥3,000,000(约RM113,000)。目前Muji Hut只供在日本出售。

作者 : 赵少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