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31 08:00:00  2280825
郑丁贤.马哈迪也有今天
星期天拿铁

大马近日最夯的发现:飞行车是可以煞车的;不只如此,飞行车还可以U转。

哦,我不是指真的飞行车,而是说飞行车部长礼端──现任国盟政府的首相署特别任务部长。

日前,马哈迪勇闯土团总部,还召开新闻发布会。据悉,礼端和另一名土团副部长沙鲁汀也在现场,准备宣布辞职,加盟马哈廸派系。

如果礼端和沙鲁汀加入倒慕尤丁行动,马哈迪阵营将士气大振,有望把支持不信任动议的人数,拉近到只差一两人,可以制造国盟执政危机,冲击不可谓不大。

媒体接到消息,指礼端和沙鲁丁将在下午5点宣布他们的动向,大家严阵以待。但是,过了5点,还是没有动静。

直到6点半,礼端的政治秘书发布声明,表示部长并没有召开发布会,因为部长本人还在冠病隔离中。

让人诡异的是,信函不是礼端自己发出,而且,声明内容没有否认他要辞职的传言。

当辞职传言已经满天飞舞,部长只透过秘书轻描淡写的回应,不合常理。

比较之下,谣传妇女与家庭部长丽娜哈仑也会辞职,丽娜当下现身土团总秘书韩沙的发布会,公开表明支持慕尤丁,也秒杀了辞职流言。

相形之下,礼端的暧昧姿态,显示他要辞职加入马派并不是谣言这么简单,而更可能是临阵脱逃。

政坛人士估计两种隐情,一是他在跳草裙舞,争取在慕政府出任更高职位;二是他眼看马哈迪的行动难以成功,而打退堂鼓。

第一个可能性,在于礼端在希盟时代是企业发展部长,虽然不是第一线部长,但是,也是第二线的重要职位,掌控了国内中小企业,部门也有大量拨款,还风风火火的搞了个飞行车计划。

但是,慕尤丁上台之后的国盟内阁,礼端只分得一个特别任务部长。而所谓的“特别任务”,就是没有什么任务,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这和当年飞行部长的意气风发,落差很大。

这种下了他不满的种子。此外,他在土团马六甲马日丹那的区部改选中,还输给从巫统跳槽到土团的新人艾米雅蒂,更迁怒于高层抽他后腿。

礼端是否借机会显示自己的份量,从而找一个攀升的梯子?

另一个可能是礼端和沙鲁丁等,发觉马哈迪的倒慕行动不靠谱,而改变主意,按兵不动。

马哈迪直捣土团总部的做法,的确有惊吓效果。他要借此证明他还是土团主席,坐拥权力。

勇气可嘉,不过,成事不足,虎头蛇尾。

他当场宣布要召开党最高理事会开除慕尤丁,但是,底气不足。亲马派的土团最高理事成员,人数要凑齐一桌麻将还可以,要推翻慕尤丁,未免扯大了。

而马哈迪要通过法院来拿回党主席位子,更是讽刺。

人们记得,在他担任第四任首相期间,发动修改法令,让社团注册官的决定,不能在法庭被挑战,一手剥夺了法院的干预权力。

风水轮流转。他当年修法是巩固自己控制政党的权力,如今,反而保护了他的政治敌人。

马哈迪这一次行动受挫,是继518国会之后的另一次失败之作。从509之王者归来,到被轰出自己成立的政党,绕树三匝,无枝可栖;人们感慨老马也有今天啊!

当然,他不会放弃继续拉拢慕派人马跳槽,只是,一次的经验,会让对手有更多的防御和反攻准备。

至于飞行部长礼端是否会U转,目前不得而知。传言他获得马老爷献议出任副首相,如果传言有所根据,那么,把安华放在什么地位?

不知华叔会做何想?

而土团总秘书,内政部长韩沙揭露自己曾经是马哈迪的马前卒,用以对付行动党,还被马哈迪指示搞马来人团结大会,分化种族关系;而土团和巫统、伊斯兰党的结合,也是马哈迪授意推动。

韩沙的声明,再次证实了人们一路来对马老爷的怀疑。马哈迪不但敌视行动党,也一直炒作种族情绪,并结合巫统和伊党组成马来人大团结政权。

那些直到今天还抱着老马不放,期望老爷子重新回朝的孤臣孽子,情何以堪哪!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3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