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31 10:35:21  2280982
丘明艳.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花城观点

2018年某日,男友突然发了几张单位的照片给我问:“喜欢吗?”,就这样,我们兴致勃勃地到处去看示范单位,那时候,几乎整个芙蓉的新旧楼盘都看了个遍,结果不是太贵、就是太远或是没有保安亭,反正是各种不满意,于是,我们从年头看到年尾,始终没有找到“心水单位”。

庆幸,在我们最初联络的第一位卖家,时隔将近1年后,再次联络上我们,因为对方的买家银行贷款不批,最终让我们拥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安乐窝。

我向往那种开放式的住家单位,没有铁花、没有篱笆、不用找门,但现实却不允许我这么做,围篱式住宅区太贵,不是我这种“月光族”负担得起。所以,当男友问我对于新家的要求时,我不加思索说:“一定要有保安亭,还是严格的那种。”

从小到大,把钥匙插在大门钥匙孔,人却不在家,甚至出门却忘了关门的事情,早已成了家常便饭,因为我非常粗心大意,我希望住家花园有很好的保安系统,而新家的保安系统非常严密,即便保安人员早已认得我,但只要我忘了带门卡,还是必须下车到保安亭登记,才能进入,每当家中有访客,保安亭第一时间会发讯息通知,我即便不在家,也能掌握到男友在家里接待了什么朋友。

不仅如此,家里的侧门几乎长期开着,方便狗狗自由出入,在屋旁大小便,虽然大门敞开,但我仍觉得安心,因我家保安都在骑脚车巡逻,经过家门前。

男友的姐姐住在我们家隔壁的花园,同样设有保安亭,以前男友老是忘了姐姐门牌号,随便向保安掰个门牌,就成功进入。后来,他索性连门牌都懒得说,微微调下车窗,向保安举手比个所有大马人都懂的“国际手势”,对方同样回了个手势,又进来了!我当下愣了,直问“咁都得?”

还有更离谱的是,男友的父亲在姐姐住家的保安亭被保安人员拦截,可对方不是要检查,而是要求父亲帮忙“掌门口”,因为他要去大号!就这样,向来热心的男友父亲当了回临时保安,基于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保安亭事件,花园经常出现破门行窃案,以致居民拒绝缴付管理费,最终不仅没有钱维修自动栏杆而被拆除,连两名“混吃”的保安人员也被炒鱿鱼。

追根究底,每月30令吉的管理费,居民都不愿意给,久而久之,就连少部分按时缴付的居民,得不到应有的保安服务而拒绝付费,如此一来,原有的经费只能雇佣一名保安,一人能力有限,要去巡逻却没法看顾保安亭,就连要“方便”,也得请外人帮忙看门。

到底是“保安不佳,所以市民不给管理费”,还是“市民不给管理费,所以保安不佳”?这是鸡与鸡蛋的问题,但作为住户,我们有义务为社区安全而按时缴付管理费,别在发生意外后追究为何保安不佳时,被他人反驳“因为你没付管理费”!世上没有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道理!

作者 : 丘明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3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