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1 21:00:00  2281854
林瑞源.“聪明的青蛙”打横行
风起波生

马哈迪和慕尤丁派系分别公开录音及照片来攻击对方,这些“机密”揭露了“喜来登行动”的幕后交易,削弱了双方的可信度。

马派至今共发布了土团党2月23日最高理事会会议的三段录音,第一段录音为疑似慕尤丁的声音表示,应该交由马哈迪决定该党是否应该离开希盟,第二支录音是疑似马哈迪的声音,恳请党领袖不要强迫他违反原则和承诺,第三段录音像似慕尤丁的男子建议,土团党与巫统联手,组成最大政党,他声称给巫统国会议员职位,如果他们不能够担任部长,就出任政府相关公司(GLC)主席。

目前的发展符合第三段录音内容,一些巫统议员已经被委为GLC主席。发布录音的一方显然是要让人质疑慕尤丁早就预谋要通过官职来笼络巫统议员。

慕尤丁曾经因为一马公司弊案而被巫统开除,为何现在却与巫统结盟,难道权位重要过一切?

而慕派发布的照片也是在2月23日拍摄,照片中人物除了马慕,还有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砂拉越政党联盟主席阿邦佐哈里、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时任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以及砂政党联盟国会党鞭法迪拉。这张照片似乎印证了马哈迪是同意退出希盟,以组成一个没有行动党、公正党(安华派系)及诚信党的联合政府。

马哈迪的新闻秘书亚当慕克力试图还原当时的情况,他表示马哈迪当时与这6名马来政党党魁会面,是在土团党领袖同意给马哈迪一周时间,决定党的方向后所召集的。他声称,当时阿末扎希给敦马带来了一些文件,似乎是用以证明他(贪污指控)没有罪。

不管马哈迪是主动,还是被人“摆上台”会见6名马来政党领袖,他难逃背叛希盟的嫌疑。他一直强调不能与贪污的巫统领袖合作,为何还要会见阿末扎希?他可以拂袖而去,是不是最后失去了首相职,才改口说不会离开希盟?

有关照片和录音反映马来领袖在进行“合纵连横”的政治游戏,现在希盟也参与了这个游戏,包括安华。一方是要保住抢来的政权,另一方则是要夺回失去的权位;双方一直降低标准,让大马政治日益不堪及丑陋。

现在的政坛已经没有所谓的清流,希盟(前身民联)一直以来用各种理由来合理化结盟的对象,比如与伊党合作时,喊出推翻国阵的口号,掩盖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与马哈迪合作时,则打出救国的旗号。如今又要再与敦马站在一起,相信也会提出堂皇的理由,比如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指出,夺回政权是要在剩下的3年时间兑现对人民的承诺。

希盟是否有想到,若敦马重新任相将让马哈迪主义回归,他们是否有能力振兴受疫情打击的经济?不管最后谁做政府,政治动荡将进一步加剧民困。

国盟的情况也一样,为何能够接受争议性人物担任GLC主席?为什么马六甲国盟州政府允许两名涉嫌滥权的官联公司高级职员复职?如果没有遏止贪污行径,国盟将变成另一个国阵。

可以看出,马派和希盟在玩弄心理战术,一方面声称已掌握多数议席,另一方面又指柔佛将有大事发生,意图让慕派草木皆兵,自乱阵脚。

日前盛传首相署(特别任务)部长莫哈末礼端和工程部副部长沙鲁丁将召开记者会宣布辞职,虽然曾经会见敦马的礼端否认传言,但沙鲁丁却保持沉默,这显示慕派内部出现动摇,慕尤丁必须确保到7月国会会议这段期间不会有人弃船而逃。

人们把变节的议员称为“政治青蛙”,其实政治青蛙已经可以泛指所有无品的政治人物,为了利益左右摇摆,但他们却不以为耻,比如跳槽砂全民团结党的实兰沟国会议员巴鲁比安就自喻为“聪明的青蛙”。

聪明的青蛙横行霸道,公义已离我们而去。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