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5 00:05:00  2283542
杨淑茱‧心理的新常态才是重点
特色专栏

我有一些人事物必须处理,但因行动管制令打破了习惯,当下只能做我能做的,处于一种急不来和无法有所期待的状况。

我的收入也受影响。但是我看自己,收入数日受影响了,但是是真的受影响吗?答案是否定的,我觉得受影响,是基于我期待我的收入应该是多少。

我们也会期待别人不应该如何如何,但是别人的性格就是如此。有些事情本来就该如此,他们本来就该吵架等等。

如果我们期待他们会变好,吵架的会和好,就打坏了原本的秩序和运行,更重要的是,我没有接纳一些不能改变的事实,让自己受苦。

当我可以放下期待时,就没有忧虑或苦了。

我有时想帮助别人,想订多一点外卖或想把超市里很多快坏了的菜全买下来,但也做不到,是否因此我就沮丧及觉得自己不够好?

各种事件,要知道如何平衡,就要懂得观察自己、事件和别人,而这又回到修炼和智慧。

有一些事能改的,有一些不能,但是它不一定靠我,也不一定是在我有生之年发生,同时还有一些涉及不能靠我决定的政策和种种因缘。

有条件行管开始后,我出门频密了些。看著大家的安全措施如戴口罩,只不过是受鼓励的措施,而不是会被罚款或坐监的执法,所以实施起来不严。如果卖东西或食物的单位有人确诊冠病,我一定难逃。

其实,我发现要紧张焦虑也紧张焦虑不来,似乎在我做完所有能够做的之后,就一切交给命运吧!

政府一直在预期多少天内我国确诊数字会跌到单位数,但是数字起起落落的没有发生,我也不失望,因为没期望。

禅师说,冠病只是把它的角色扮演好,你的烦恼也是把它的角色扮演好,而你只能把你的智慧拿出来面对,智慧就靠平时的多年及继续修炼而已,如果智慧不够,就寻找外在资源。

我们一直说新常态,但其实心理的新常态才是重点,因为你的心里以后都要有一段时间变得非常有耐性、急不来、不期待,甚至如果真的患上冠病,也真的要交给自己平时的身体是否免疫系统好、心念和命运了。

作者 : 杨淑茱(本报通讯员)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