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5 21:00:00  2284457
林瑞源.慕尤丁的困境加剧
风起波生

首相慕尤丁在4月表示,自从他第一天上任为首相,他已经不再想政治,因为人民已经厌倦了谈论政治,所以他只想专注在抗疫工作。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已经卷入漩涡,由不得他不谈、不理政治。

他此刻的困境比3月上任时加深。3月初组织内阁,不久后爆发第二波冠病疫情,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马派和希盟按兵不动,让他享有近2个月的蜜月期,直到5月18日召开一天的国会会议,政敌才全面反击。

慕尤丁面对“民希马”及国盟盟党的夹击,同时要分心处理疫情风险及经济危机,一不小心,将成为任期最短的首相。

慕尤丁正加紧巩固土团党的领导地位,在开除马哈迪等5人后,又革除3名马派中央及州级领袖的党职,包括马派党总秘书兼槟州主席马祖基。表面看来慕派已全面掌控,但马派在党内势力强大,慕派不易驾驭,比如星期四晚上的最高理事会会议不在党总部召开,反映慕派有所顾忌。

再举个例子,根据报道,6名土团党柔州议员计划回归希盟,助希盟重夺柔州政权,但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严厉警告柔州人民代议士,若继续争权夺利,陛下将马上解散柔州议会,这些土团党州议员只好紧急煞车,因为不敢开罪苏丹,也害怕会在闪电选举中落败。

柔佛是慕尤丁的堡垒,靠王室才稳住国盟政权,脸上也挂不住。

相信最令慕尤丁伤心的是跟随他多年、曾经是他政治秘书的四加亭国会议员沙鲁丁辞去工程部副部长职。沙鲁丁是巴莪国会选区辖下的前柔勒(现改名为武吉巴西)州议员,也曾担任巫统巴莪区部副主席,可以说是慕尤丁的亲信。

亲信的离弃以及高职也收买不到人心,对慕尤丁是一大打击,还有多少个土团党议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敦马接下来会安排谁辞职?说不心惊是假的。

如今政坛盛传敦马已经和砂政党联盟(GPS)达致协议,推测是敦马与砂州元首泰益玛目关系匪浅,同时行动党可能弃战砂选举;对GPS来说,保住砂政权比参与联邦政府重要。在“喜来登行动”期间,双方曾经谈判,可能是条件谈不拢,才让GPS转投慕尤丁。

慕尤丁要化解敦马的攻势,就必须利用敦马与安华之间的矛盾,如果两人对谁担任第九任首相僵持不下,慕尤丁就安全了。但安华曾经拒绝慕尤丁伸出的橄榄枝,寄望安华转而支持国盟并不实际。

另一方面,国民联盟也无法保持团结来捍卫慕尤丁的地位,比如慕尤丁提议正式注册国盟,邀请全国12个政党加入这个大联盟,受到巫统、伊党及砂政党联盟的拒绝,显示这些党盟只想把国盟当作“跳板”,并非想要和土团党或慕尤丁长相厮守。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日前在脸书上上载和前首相纳吉会面的照片,还留言写道“我们已做好备战第15届大选的准备,你们准备好跟我们同在了吗?”,似乎暗示他们更渴望闪电大选。

其实,慕尤丁除了要提防“民希马”,也必须防范巫统的窝里反,因为巫统领袖相信与伊党组成的“全民共识”阵营可以夺回政权,从而解决贪污案件。巫统的另一个如意算盘是收纳慕派,由巫统直接抓权。

而阿兹敏派系及从巫统跳槽过来的议员也不太可信,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这些人可能最先跳船。

除了政治危机,经济问题也非常棘手,4月出口急速萎缩23.8%,23年首见贸易赤字,反映经济前景不乐观;即使过了政治这一关,失业和倒闭浪潮也会削弱慕尤丁的威信。而抗疫工作虽有进步,但受到外劳病例的牵制,还是无法全面启动经济。

慕尤丁可以通过表现及政绩来清洗国盟通过后门夺取政权的污名,但是留给他的时间和空间已经不多。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