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6 16:29:00  2284901
陈驹腾.与黄思华谈“马华党史”
花城观点



马华公会创党至今已超过70年了,但从未出版过一本真正的《马华党史》。

1994年,领导森州马华的丹斯里黄思华在党总部率领了一个马华中央宣传组,并借马华欢庆45周年,出版了一本名为《万众一心》的特刊,首次以较系统性的将“马华党史”列进特刊内,这是我所见到的唯一“党史”。

最近,因为有两位分别来自台北与北京的历史研究者和我谈起马华的创党史,我很坦白的告诉他们,对马华的认知很肤浅。我介绍他们到马华总部索取“马华党史”,也许对他们的学术研究或许有所帮助。

其实,我曾细读该“马华党史”,内容的确存有不少瑕疵。流水账式的报导,除了创党时的历史记录可取之外,随后的报导都是在党的发展中歌颂每个朝代领导人的“丰政伟绩”,对党作出如何伟大的贡献等等,让人读之乏味。

我曾就此事,最近和策划此“党史”的黄思华谈到这个问题,他已由政坛引退,对于这本由他“接生”的特刊,特别是有关“马华党史”那一章,他并不反对我用“报喜不报忧”,志在于讨好当时党领导人,完全没有进一步探讨党在发展中,内部所出现的诸多矛盾来形容这章有关马华的所谓“党史”,完全失去后人探讨党史的意义。

台北那位历史研究者相信也拥有《万众一心》特刊。他回到台北后,也在电话中告诉我,他曾在马华总部与一名重要党员谈及“马华党史”内容欠缺完整问题,那名党要对他说:“一些问题具争论性,不能在党史中谈,否则会再闹党争!”

我告诉黄思华,在“马华党史”中,所谓内部党争是不能缺的,因为他能警惕后人免去重蹈覆辙。马华数十年来由盛而衰,因党争所带来的结果,遑论事件发生在中央或州属,都会给马华带来极大致命伤。

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当已故陈修信接任总会长后,党中央领导层便已萌发派系暗斗的现象。曾担任新加坡政治部头子的许启谟,被网罗进入马华领导层,并出任署理总会长职。当时,党内已传出他对总会长位虎视眈眈,但党中央另一派却反对许氏的作风,反对者多为马华的后座国会议员。

许启谟是搞政治的高手,在获得陈修信首肯下,他们与其他中央党要包括李三春、李孝友、甘文华、林瑞安等人已暗中商讨,认为总会长一职常受压力,皆因各州马华会长由基层票选,引起一些州会长与总会长对着干、且不听话是必然的,因而决定修章裭夺各州会长由基层票选的权利,改由总会长全权委任各州联委会主席(解除州会长之名)。

我告诉黄思华,这项修章对马华日后的发展极重要,“马华党史”却只字不提,修章也给马华带来极大的后遗症,谁出任总会长,谁就有权委任各州会长(联委会主席),此举造成历代总会长中常出现任人唯亲怪象,造成一些在州内不受人民接受或阿斗,竞领导全州党组织,马华衰败,由此而起。

作者 : 陈驹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