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07 18:38:51  2285571
月入6位数老板变送餐员
有故事的人

赖庆耀·30岁·雪州人·FoodPanda送餐员
赖庆耀·30岁·雪州人·FoodPanda送餐员

赖庆耀·30岁·雪州人·FoodPanda送餐员

我在26岁时,就与3个好友合资开设两间电脑店,生意好的时候还曾月入6位数;但随着生意逐渐走下坡,电脑店在去年结业,我也把车卖了,每月还得摊还约3000令吉的银行贷款。

为暂时应付生活和还债,我今年1月尝试注册成为Foodpanda送餐员,没想到首个星期就赚到约1000令吉,不仅让我能应付生活,甚至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还能有不俗的收入。

行管令初期,我们的工作量很大,每日从早做到晚,一周能累积逾300趟送餐量;当然期间我一定会佩戴口罩,也随身携带湿纸巾和消毒搓手液等,做好自我保护。

部分有钱人看不起我们这行,对送餐员不太礼貌;但除了医护人员和军警外,送餐员在行管令期间也成了前线人员,当大家待在家防疫之际,我们还得冒着传染风险,继续服务。

在餐饮店禁止堂食的那段时间,顾客们待在家等着我们送餐;而我们只能坐在楼梯间、路旁或住宅区公园快速解决一餐;此外,送餐还是高风险行业,每个月都有同事受伤,每隔数月就有人意外身亡……

不过,这是我们的工作,大家只能继续冒着风险赚钱;而踏入这个领域,让我看到很多人的努力,也接触到各种生活方式,大家日晒雨淋积极工作,不过是为了拼一餐饭。

虽然送餐员大部分是友族,华裔和印裔只占少数,但我们都很团结,有什么新消息或状况也会在群组内互相通知和提醒;行管令期间,我们还曾数次捐款购买食物和饮料,捐献给执勤的军警和流浪者,献出我们的小小力量。

其实从高收入的老板变成送餐员,我的心情是低落的,所以用每天工作14个小时来麻醉自己;但单亲家庭长大的我,不怕吃苦,且行行出状元……我相信只是时机不对,才会面临失败。

尽管曾经是月入数万令吉的电脑店老板,惟赖庆耀始终认为,行行出状元,送餐员的工作也值得尊重。
尽管曾经是月入数万令吉的电脑店老板,惟赖庆耀始终认为,行行出状元,送餐员的工作也值得尊重。
作者 : 陈诗蕙;Photo—何正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