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0 21:00:00  2287260
卜佛海.你对敦马还有幻想吗?
总编时间

首相慕尤丁处理冠病疫情的努力备受好评,但不幸的是,好评并不能保障他的相位,也不能确保土团党固若金汤。

他一方面防疫,另一方面拉拢议员;政治青蛙则在一旁呱呱叫,叫个不停,不仅丑态百出,还让人看到没有原则、诚信和道德的一面。

马哈迪也不遑多让,他伺机东山再起,但除了希盟外,还有多少人信任他,天晓得?希盟为了政权,明知对方不可靠,仍选择与狼共舞。

最近的安华看似变了样,对马哈迪的态度突然强硬起来,他多次拒绝与对方会面,也缺席后者的新闻发布会;党内人士说他对马哈迪已忍无可忍;想来是从此不再“逆来顺受”。

谁都知道,为了政权,安华的态度迟早会软化,结果两人很快地又会面了。6月10日,马哈迪亲临公正党总部,较后还出席希盟会议,讨论了包括重夺政权后的首相人选课题。“首相”之职是希盟和马哈迪合作的唯一障碍;安华会不会再一次被算计,被愚弄,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在目前的混乱政局,政治青蛙已形成一种商品,待价而沽。马哈迪和希盟也争取时间在拉拢议员,同时不放过游说拥有18席的砂拉越政党联盟,只要获得砂盟的支持,重夺政权是十拿九稳。

马哈迪之子慕克力更声称希盟在7月间召开的国会会议之前,就能组织政府。国盟和希盟都在放话,虚虚实实,在外人看来,是像雾又像花。

“数字”其实已不重要,政治青蛙可来可去,宣誓书可以签几份,必要时才交出派上用场那一份。马哈迪一度表示:“数字一直在出现,也一直在消失,我们不知道是否已有足够的人数。”

权力让人疯狂,一旦尝到权力的滋味,就念念不忘;失去了,矢死要将它追回来。一些政客得到了权力,就忘了权力是来自人民,人民才是老板,在掌权后表现得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任意挥霍权力。

马哈迪现在想尽办法围堵慕尤丁以图夺回政权,除了靠拉拢等手法收编其他政党的议员外,还上法庭挑战慕尤丁撤销他和另5人的党籍,并坚持自己仍是土团合法主席,党领导层已闹双胞。

慕尤丁目前四面楚歌,除了对抗冠病疫情表现杰出外,政治方面可谓一波三折。他为巩固土团的地位而建议将国盟注册为一个联盟,却碰了一鼻子灰。

土团的绝大多数党领袖和党员源自巫统,两者的DNA相同,谁也不能担保509大选后从巫统过档土团的议员不会回巢。如果来个闪电大选,又或者慕尤丁的政府可以撑到第十五届大选,到时,这批议员会站在哪一边?

在509大选,巫统、伊党和土团上演三角战的选区多达46个,土团只赢得区区10席,巫统30席及伊党6席。倘若慕尤丁期望巫统让出这些议席,那是天方夜谭。马哈迪派的前教育部长马智礼甚至认为土团要保住现有的10席都有问题。

巫、伊、土团的基本盘都是马来选区,国会一解散,大家即各自为政。巫统不会和你谈议席分配,伊党也不是善男信女,自有盘算。

慕尤丁何其不幸,也可说是生不逢时,他在疫情爆发时任相,捡了一个烫手山芋,现在疫情改善了,又得全副精神应对希盟和马哈迪的围堵。

在过去40年的马来西亚政府,马哈迪从来没有缺席过,除了他首次任相的22年外,在阿都拉和纳吉担任首相期间,他的影子无所不在。他迫走了阿都拉,扶植了纳吉,又推倒了纳吉,自己再次担任首相。今年2月,他负气呈辞断送了希盟政权,却又争夺相位;岂料,第八任首相居然是慕尤丁,慕尤丁背叛了他,夺走他的相位;无论如何不能罢休。

马哈迪的影响力仍在,现在又朝担任第九任首相迈进,再创世界纪录;但你对他还有幻想吗?

作者 : 卜佛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