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5 09:30:00  2288182
黄紫盈/不能出门的日子幸好还有阳台
编采手记


3620SWY2020-06-0115909933738973109561.jpg

今年这场瘟疫风暴,打乱了许多人原本的生活模式和计划,然而我家的风暴,早在一年前就开始吹起来了,自从去年3月得知弟弟生大病后,我们全家人原本的生活模式就完全改变了,可以说天天都好像在打仗。

去年这个时期的我,把一天当48小时用,奔波于医院、各种机构及家里,与今年非必要就绝对不出门的情况对比强烈。

庆幸去年有机会陪伴弟弟走过一段路,身体状态稳定时我们还能到处去走走看看,留下了许多记忆。我们都很努力了,仍然挡不住那个名叫“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的坏蛋,硬是要住进弟弟的颅里。

封城前回家乡,见弟弟双脚日渐无力,爸爸背着他到屋外的小院子吹吹风,吃妈妈切成小小块的苹果,我知道我们正在慢慢与弟弟告别。心想:“接下来的每个周末,我一定要回来!”

疫情持续升温,政府宣布封城,要求全民都得留在家抗疫。记者隔天就打包东西回家办公了,编辑则领着报馆发出的通行信,天天通过警方设下的路障,到公司上班。

直到4月,所有副刊编辑也开始了居家远程办公。从沟通协调、编版到发排印刷,统统工作都搬到线上处理,除了网络偶尔断线不给力,工作方面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非常时期挂在心头的总是在家乡生病的弟弟。我打电话跟他说:“14天后,我就回来看你,我sayang你。”

怎知随后行动管制的日子越加越长,真真假假的新闻越来越多,我常常感到心烦意乱:“唉!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可爱。”

可是当看到疫情中那些以命相搏的医护人员、烈日下值勤的警察,还有用各种方式贡献自己小小绵力的热心民众,又自言自语:“啊,还是有人在很努力想办法把世界救起来,而我呢?”

祝福与焦虑其实都是源于自己的心,为了不让自己整天摇晃不定,我必须提高意识,选择将心力放在光明这一边,才能把日子一天天过下去。除了努力维持惯例作息,一天当中还要刻意把椅子和自己搬到阳台上,去晒太阳、看天空、翻翻书、涂涂写写甚至无所事事 ,练习和我的不安在一起。

那晚刘若英在线上陪伴我们,我跟着她一起唱到快乐天堂,弟弟在那夜凌晨去了神秘的地方。没有病痛了应该要祝福的不要哭,但心里还是不舍。

不时半睡半醒,眼睛的水龙头偶尔失灵,好彩还是在行管期,可以随它自己流自己停。原来在这种时候,不出门不见人对我来说反而有种自在。

后来,我整理和擦拭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断舍离了不少东西,替阳台上的植物换了新土,也煎得出比较完美的太阳蛋了。

待在阳台时最能体会到世事无常,明明看起来晴朗的天空,突然间就乌云密布下起雨来。外在多变且不受控,有时我们必须顺应自然,能做的只是照顾好自己的这颗心。关于如何顺着生命之流,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

踏入6月,站在阳台上俯视外面,人流车流增多了,我外面和里面的世界好像也慢慢恢复了秩序,深深感谢身边的一切。

作者 : 黄紫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