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2 16:11:34  2288369
卖不完食物 温饱弱势群‧志工组织与商家默默送暖
暖势力
陈美仪(左起)和曾彦哲接获SS19区一家面包店要捐赠面包的通知,采访当天两人共拯救了59个面包,足以能够喂饱59人的肚子。
陈美仪(左起)和曾彦哲接获SS19区一家面包店要捐赠面包的通知,采访当天两人共拯救了59个面包,足以能够喂饱59人的肚子。

(八打灵再也12日讯)过剩的食物资源被销毁是一种浪费,但转赠予有需要的家庭与个人,不仅能填饱他人的肚子,还可避免食物浪费,一举多得。

拯救食物组织What A Waste是个由本地青年创办的食物捐赠平台,专门拯救饮食业多余的食物。在业者卖不完食物的情况之下,组织团队协助拯救食物,并捐赠给社区的弱势群体。

陈美仪:What A Waste所收集与分发食物的地点都会尽量安排在不超过5公里的范围,我们至今也收集超过500个家庭与个人的受惠名单。
陈美仪:What A Waste所收集与分发食物的地点都会尽量安排在不超过5公里的范围,我们至今也收集超过500个家庭与个人的受惠名单。

陈美仪:同区剩食同区派发

What A Waste发起人陈美仪(37岁)指出,该组织成立于2018年12月,2019年年初正式服务,积极征寻捐赠食物的业者与对象,包括餐馆、面包店、酒店、美食中心,甚至是任何形式的餐会,如自助餐及婚宴等等。

What A Waste目前有8名核心团队成员,二十多名志工。

陈美仪接受本报专访时分享说,她自3年前开始投入社区义工服务,经过国外的朋友才了解到食物捐赠的概念。

“我之后活跃于饥饿救济活动,逐步累积经验,当中也发现很多人都是透过食物银行来集中食物,这需要用到冰箱、货舱、货车,有需要的人也必须使用交通工具过来拿取。”

她说,她希望能够以更方便的形式帮助更多人士,因此What A Waste采取去中心化,意即捐赠食物的场合与受惠者之间的距离,尽量不超过方圆5公里以外,做到“同区剩食、同区派发”。

“举个例子,捐赠食物的人或者婚宴来自八打灵再也,那我们就会把这些食物捐给同一个地区或方圆不超过5公里的受惠者。”

陈美仪表示,该组织欢迎捐赠者捐出任何类型的食物,之后由团队安排轿车载送。

“很多捐赠食物的业者、个人都很乐意找我们协助派发食物,因为他们可以知道我们所捐赠的对象。当接到捐赠者的献议后,我们就会尽快安排团队成员过去拯救食物。”

她披露,目前指定捐献食物的捐赠者有大约20个饮食商家或小贩,包括面包店、水果店、鸡饭档、板面档、杂饭档等等;另外,大部分提出拯救食物要求都是婚宴。

新人委托拯救婚宴食物

拯救食物,不仅限于巴生河流域,陈美仪还曾受霹雳怡保一对新人委托来婚宴拯救食物。

根据标准作业程序,在宴会上,What A Waste和邀请者会事先向所有宾客讲解拯救食物行动,宾客们必须使用公筷公勺。

“根据过往的经验,宾客们都非常合作。我们并不会拯救动到有口水的食物,另外有的食物则会给流浪动物。”

采访当天,陈美仪与曾彦哲前往一家位于首邦市SS19,与该组织合作的面包店,总共拯救了59个面包。

陈美仪表示,这些面包是业者前一天所卖剩,之后包装起来让该组织来收集与派发,这次他们打算把面包送到USJ1廉价组屋的居民。

“如果我们没有来拯救,这些面包很大可能就会被销毁。我非常感谢所有捐赠食物的业者愿意发挥爱心。”

“我们也非常欢迎捐赠食物或需要食物的人士、履行社会企业责任的企业联络我们。”

若你也想加入捐赠食物或志工的行列,可浏览脸书(whatawasteMY)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曾彦哲:我们希望达到惜食、减少食物浪费的讯息,迄今拯救的食物超过3000公斤。
曾彦哲:我们希望达到惜食、减少食物浪费的讯息,迄今拯救的食物超过3000公斤。

曾彦哲:10个月派3000公斤食物

What A Waste联合创办人曾彦哲(38岁)指出,捐赠食物的受惠对象包括B40收入群体、e Kasih社区、贫困家庭等等,当中在梳邦再也、蒲种、巴生等巴生河流域地区所受惠的家多达500多个。

“在众多贫困家庭中,我们会优先帮助拥有5个小孩或以上的家庭、单亲家庭、障友,同时我们也有帮助孤老院。”

他解释,该组织之所以优先帮助贫困的个人或家庭,是因为很多人都难以接触他们,而且这些群体鲜少获得固定的援助。

“我们不想看到食物浪费的情况出现,希望我们这些小小的举动,可以帮助更多有需要人士,同时也能减少食物浪费。”

曾彦哲说,在过去10个月之内,该组织成功展开超过120场的拯救食物行动,派发的食物超过3000公斤。

“以一包约350克的鸡饭为例来计算,那就有超过8000份食物来喂饱大批受惠者。”

曾彦哲希望捐赠食物组织能够扩大至全国,酒店、商场、饮食业等企业加入助人与减少食物浪费的行列。

队员皆是义务志工

What A Waste陈美仪表示,当该组织接获需要援助之家庭的申请后,都会事先进行核实。

“我们也有和部分人民代议士接洽,从他们那里获取需要援助的名单,另外也有爱心援助计划(e-Kasih)家庭名单。

“我们也必须要事先了解,受惠的家庭成员对什么食物或成分会有敏感,那么派发食物时就必须留意。”

陈美仪是名室外设计的自由工作者,曾彦哲则是全职工程师,团队队员都是义务志工,暂时没有盈利收益。

陈美仪表示,What A Waste属社会企业,目前仍寻找组织能够永续发展的机会。

“在婚宴拯救食物的行动,逐步可获得一些补贴,毕竟新人很乐意行善的同时,为我们赞助津贴。”

马金凤(板面业者)
马金凤(板面业者)

常捐板面给老人院

马金凤(板面业者)

“我以往都有捐板面给老人院,当时是由友人帮忙转交,但对方时而比较忙碌,导致无法定期捐赠食物。”

“之后接触到What A Waste捐赠食物平台,我也时常捐献新鲜的板面面粉团,有时间的话也会特地煲汤,再交给该组织派发给老人院或贫困家庭。”

受惠的小孩们也吃得津津有味,从而也懂得珍惜食物。
受惠的小孩们也吃得津津有味,从而也懂得珍惜食物。
What A Waste准备大大小小的塑料容器,准备拯救食物。
What A Waste准备大大小小的塑料容器,准备拯救食物。
大部分自助餐的下场都是留下大量没吃过的剩食,与其丢弃,不如让回收剩食组织出动,转手帮助贫困者和有需要人士。
大部分自助餐的下场都是留下大量没吃过的剩食,与其丢弃,不如让回收剩食组织出动,转手帮助贫困者和有需要人士。


3月杪处于行动管制令期间,许多孤苦无依的流浪者和弱势群体三餐不继,志工们前往半山芭一带分发食物。
3月杪处于行动管制令期间,许多孤苦无依的流浪者和弱势群体三餐不继,志工们前往半山芭一带分发食物。

3月杪处于行动管制令期间,许多孤苦无依的流浪者和弱势群体三餐不继,志工们前往半山芭一带分发食物。
3月杪处于行动管制令期间,许多孤苦无依的流浪者和弱势群体三餐不继,志工们前往半山芭一带分发食物。


5242SLX202042228202205081.jpg

所有捐赠方所捐献的食物资源,都会由志工们亲自载送,转赠给贫困家庭、孤老院或有需要者。


参与捐赠食物的餐厅不时也会特地准备额外的食物,让更多有需要人士吃得温饱。
参与捐赠食物的餐厅不时也会特地准备额外的食物,让更多有需要人士吃得温饱。


What A Waste准备大大小小的塑料容器,准备拯救食物。
What A Waste准备大大小小的塑料容器,准备拯救食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