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5 07:00:00  2288456
潘舜怡/马华话剧的历史声音
马华读立国

“我们本该共同行走,去寻找光明,可你却把我,留给了黑暗。”——曹禺《雷雨》

犹记得少年时期,学校的华语课堂总是令人最期待。除了普通的课文教学,老师总是想方设法为我们设计各种活动参与的机会,譬如相声、辩论、诗歌朗诵、演讲、书法、剪纸等。而其中一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话剧的角色揣摩与班级演出。

话说如此,中学时期所接触的话剧剧目与内容,多数以西方翻译剧本以及中国剧本居多,讨论本土议题的少之又少。这不禁令人省思——是马华话剧文本“缺席”?马华话剧生产之匮乏?本土中文话剧发展脉络为何?

对此,我们似乎可从于2019年2月由心向太阳剧坊出版,沈国明编著的《从“中国话剧”到“马来西亚话剧”——马华话剧的身分转换研究》找到一些解答——作者在这本刚面世不久的著作中,为我们勾勒了民初时期乃至马来亚建国独立后马华话剧发展的初步轮廓,试图透过“史”的纵横脉络探讨马华话剧与中国话剧之间的互动关系,并且从中分析马华话剧的文化定位问题以及华族“身分认同”的取向问题。

简单来说,本书主要论述内容分为3章,即第一章探究民初至抗日战争时期,从中国南来南洋的话剧工作者的戏剧发展历程,指出这些话剧演出的思想内容仍属“中国化”。在第二章,作者则提醒我们抗日战争结束后,“马华文艺独特性”逐渐受到重视,本地剧作表达开始转向“马来亚”认同,具有“马来亚化”的倾向。本书第三章主要关注1960至2000年代之间,马华话剧作品发展上如何从“左翼文艺思潮”的追捧、转向对“马来西亚”本土社会关怀、乃至90年代之后所表现的“后现代主义”的演绎形式转向,并总结出马华话剧作为华人“文化身分认同”与“国家机器文化”之间的不稳定性隐忧。

对于本书所提出的研究框架,或许我们发现有些相关问题仍未解答,或者有待补充。例如有关马华话剧的文本内部研究方面,作者虽提及了话剧的语言,使用了“华语”、“方言”、“马来语”,但马华话剧历年来的“跨语际实践”操作情况、诠释空间为如何,仍未深入讨论。此外,另一点值得思考的是,80-90年代后随着各间中文大学学院的戏剧系成立,校园的话剧活动情况为何?或许这些在新式剧场上所展露的声音,能让我们进一步窥探“话剧”于21世纪本土华人文化资本的定位问题,以及当中所延伸的音乐性、艺术性与文学性之间的对话关系。


作者 : 潘舜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