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2 21:00:00  2288533
林瑞源.慕尤丁路在何方
风起波生

首相慕尤丁上任超过100天,但是至今人民还不清楚国盟政府的治国方针和理念,一切犹如瞎子摸象。

在抗疫的行动管制令期间,人们的焦点是保住健康和生命,但进入复原期,不能再忽悠民众,应该回到国家的议题。慕尤丁可以在电视上讲一些生活平常事,也不能忽略严肃的国家大事。

虽然国盟6个成员党,即土团党、国阵、伊斯兰党、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沙巴团结党(PBS)及沙巴立新党(STAR)在5月间签署了涵盖5大目标的国盟谅解备忘录,但备忘录内容空泛,巫统认为它没有约束力,砂联盟也质疑签署的目的。显然的,成员党并不想对国盟承诺太多。

因此,国盟部长是以政党利益作出决策,举例来说,巫统总秘书兼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在发生数宗酒驾车祸后建议政府暂时冻结发出售酒执照,吉隆坡市政局随之就停止发出新的售酒执照;马六甲首席部长苏莱曼也宣布,鉴于酒驾意外频传,甲州禁止在饮食店喝酒,民众只能外带酒回家饮用。

如果禁酒是国盟政府的政策,为何其他国盟执政的州属没有遵循?为什么马华及砂联盟保持沉默?砂政府表明若联邦政府冻结发出新的售酒执照,砂政府有自主权可不跟随,国盟成员党的矛盾迟早会爆发争议。

在反贪污方面,国盟政府的拿捏也令人难以理解。反贪会非常坚决调查青年及体育部前部长赛沙迪住家失窃25万令吉的案件,四度传召赛沙迪的父母问话,还扣留4名土青团领袖调查,甚至闹出赛沙迪的助理茜蒂努鲁希达雅声称在录取口供期间,遭威胁、辱骂及逼迫的事件。

另一边厢,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哈伦却撤销沙巴前任首席部长慕沙阿曼面对涉及伐木权的46项贪污及洗黑钱控状。慕沙案件涉及的款项数亿令吉,赛沙迪的案件25万令吉,为何待遇差别如此之大?

依德鲁斯哈伦解释,前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的宣誓书是他决定撤销慕沙阿曼控状的因素之一。依德鲁斯哈伦之前也是根据前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原则上”同意与前首相纳吉继子里扎和解的献议,撤销里扎涉嫌挪用一马发展公司(1MDB)资金洗钱的控状。他会不会再依据前总检察长阿班廸在2016年宣布纳吉无罪的声明,作出撤销纳吉控状的决定?

为什么现任总检察长要一再“遵循”前任的决定,难道自己没有判断力?

慕尤丁在今年3月初要求所有内阁部长在1个月内向反贪会申报财产,除了高等教育部长诺莱妮,有多少人已经申报?慕尤丁承诺筹组干净廉洁的内阁,至今跨不出第一步。

至于新闻及言论自由,我们看到香港《南华早报》记者塔丝妮、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 Center)执行总监仙蒂雅、公正党双溪毛糯国会议员西华拉沙被调查,自由空间受到压缩,仿佛回到国阵时期。

慕尤丁是希盟政府的内政部长,他曾经承诺废除或修改恶法,包括煽动法令,但国盟政府还使用这些恶法对付异议分子。

希盟已经违背不进行政治委任的竞选宣言,然而国盟的政治委任比希盟更厉害,不管是什么资格,只要是支持首相的国会议员都可以出任高职。

此外,国盟的教育、经济、种族、宗教、社会、文化、卫生、环境、房屋、交通、选举、妇女及外劳等领域的政策何时拟定?国盟不能延用国阵的纲领,因为国阵在509大选已经被选民唾弃。

国盟要长久执政,就必须去芜存菁;拥有崇高的目标,才能有为国为民的施政理念。如果各怀鬼胎,恋栈权位,一直在政治酬庸、权谋游戏、算计及报复中打转,当抗疫光环消失,暴露弱点,国盟就无以为继了。

慕尤丁必须尽早在国盟及新路向之间,作出抉择。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