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3 07:50:00  2288565
何俐萍.今后人人还能飞吗?
绵里藏心

进入复原期行管令(RMCO)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战胜病毒,而是在经济的压力下,不得不逐步开放,为市场注入活水。但冠病病毒教会我们,在这场长期的战役之下,我们必须学会适应种种的新常态。

其中一种衍生的新常态,是从过往的“人人都能飞”,演变成今后很可能不再是人人都能飞。至少,对东马人而言,这种新常态在过去的八十多天已体会甚深。别以为在复原期行管令于8月31日结束后(如未再延长),我们就能回到过去说旅行就去旅行的潇洒状态,登入航空公司网站一搜,动辄叫价千千声的机票价格,让你飙出一身的冷汗。

机票价格的大幅度飙涨也引来前财政部长林冠英的关注,呼吁政府有必要补贴东马的机票价格,别让在西马工作的东马人回不了家,最后还抛下一句充满政治味的话:“如果联邦政府无视,东马人的支持又有何意义?”。话说,砂盟(GPS)支持国盟政府,并不能就此片面地解读为砂拉越人对国盟当初粗暴夺权毫无异议。东马人长期面对的机票价格问题,尤其是在佳节期间不但一票难求,即使如愿抢到,也可能是不眠不休紧守在屏幕面前拼命按键,再以比平日高出许多倍的价格换来。也即使说,东马人需负担高昂的机票价格不是国盟时代因遇上疫情爆发才发生,而是从国阵时代已是老课题,到了希盟时代就以推出特定深夜航班以固定票价来尝试解决问题。

这对东马人已是纠缠经年的梦魇,遇上了世纪疫情,恐怕是让问题愈加复杂化。曾经深入人心的“人人都能飞”的口号,今后会否变成人人都难飞,这已不是单靠成功研发疫苗,就能让人卸下心房安心搭飞机。另外,不再强制在机舱内必须保持社交距离,又会否加剧人们对搭飞机可能提高感染风险的恐惧?

还记得在行管令期间,网络上流传一个空姐因为看似想念工作而把居家日常生活想像成在机舱上工作般操练。行外人是把这画面当成是搞笑,但看在行内人的眼里,却可能是反映内心对能否保住工作的莫名恐惧。不少航空公司因疫情的冲击而不得不实施美其名是重整,但实际上是离不开削减开支、裁员等计划,为的是力求还能继续经营下去。

亚航创办人东尼费南达斯把冠病疫情形容为灾难性的危机,尽管他说裁员会是亚航最后的一个步骤,但真实的情况是,许多航空公司已经因为受到疫情的重创而不得不采取减薪、无薪假,甚至是裁员的措施。身边就有某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员接到“明天起不必上班”的被裁退电话,虽将获得若干赔偿费,但也不免对未来感到惆怅。

享誉世界的新加坡航空也因这波疫情首度面对全年亏损,也不单是新航,许多分析报道都指向全球的航空公司都不能幸免于这波经济重创。

当需求量减少,航空公司也必须重新规划航线,加上旅游业的复苏可能需要一两年才能恢复光景,航空公司在种种综合因素的影响之下已加重经营成本压力。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短期或尚可靠推动低价策略刺激买气,但长远的考验是该如何走出经营困境,做到转亏为盈。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