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3 15:36:00  2288881
复业面对未知数挑战.美容美发新常态作业
大柔佛

复工第一天,美发师遵照标准作业程序,“全副武装”上阵,不少男性也抢在首日剪一头清凉短发。
复工第一天,美发师遵照标准作业程序,“全副武装”上阵,不少男性也抢在首日剪一头清凉短发。

(新山13日讯)苦等83天,美发、美容业终于盼到复工迈向“新常态”作业方式,不仅业者迫不及待,难忍长发和脸上瑕疵的顾客更已第一时间预约修饰妆容;业者这边厢虽迎来好的开始,但那边厢仍要面对未来不确定的挑战!

理发所用到的各样工具都必须消毒。
理发所用到的各样工具都必须消毒。


根据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了解,在政府宣布美容、美发业者可于10日复工前,业者们已接获不少熟客来电询问,当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于6日公布美发、美容行业复工日期时,许多顾客都抢先预约理发和洗脸。

美容院为每名顾客完成护理后,必须为设备及整个空间进行消毒以策安全。
美容院为每名顾客完成护理后,必须为设备及整个空间进行消毒以策安全。

预约排至一周后

受访业者指出,基于要遵守复工后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他们无法接待太多顾客,因此一些预约已经排到一个星期后,在疫情仍未散去的时刻,这是保障顾客也是保护自己安全的做法。

尽管当局公布复工日期时并未列出详细的SOP,令业者有些摸不著头脑,但他们仍靠着与同行交流经验和参照其他行业的做法,将最基本的红外线体温枪、消毒搓手液、口罩、手套、一次性围裙、防护面罩等准备好,之后再依据情况进行调整。

和顾客有接触的美容业,同样必须严格遵守政府所定下的标准作业程序。
和顾客有接触的美容业,同样必须严格遵守政府所定下的标准作业程序。

额外成本增500至800

复工是好事,但与此同时,新常态下的作业方式为业者带来额外成本,新增开销保守估计介于500至800令吉之间。

有鉴于持续半年的冠病疫情击垮了经济,造成高失业率和收入减少的影响,业者皆表示暂不考虑调整价格,意即当前只能自己吸纳这笔额外开支。

由于目前新加坡客以及一些在新加坡工作的本地公民仍滞留在当地无法自由出入境,对于部份依赖这批客源的业者而言,近期的生意肯定无法回升,加上冠病疫情对经济造成的伤害,“复原期”可能是一条不短的路程,业者也必须准备面对无法预测的考验。

陈德河估计在新常态下的作业方式,将带来500至800令吉的额外成本。
陈德河估计在新常态下的作业方式,将带来500至800令吉的额外成本。

陈德河:首日复工12顾客上门

拥有14年理发经验的陈德河(31岁)指出,复工首日他就接获12个预约,其中有8个是男客户,可见将近3个月没有剪头发相当煎熬。

据他了解,男性在行管期只能叫妻子帮忙剃掉鬓发,暂时忍一忍。

4及5月减租50%

对于所面对的挑战,陈德河透露,他在士姑来五福城的店铺,月租高达6000令吉,不能开门做生意的日子,业主允许4月及5月的租金折扣50%,令他减轻了一些负担。

如今盼到复工,他则要接受在新常态下作业的附加成本,例如口罩、面罩、一次性围巾等,初步估计一个月起码多出500至800令吉的花费。

暂靠本地客消费

“我其实有六七十巴仙的顾客是新加坡客,这些熟客一般会在周末来这里逛街后光顾我的店,但以目前情况来看,暂时只能靠本地熟客来消费了。”

他表示,现时并未考虑调整价格,但若未来面临经营压力,或会暂时取消会员优惠,他相信顾客能够体恤业者的困境。

谢健伟不敢随意调整价格,眼下唯有自己吸纳增加的成本。
谢健伟不敢随意调整价格,眼下唯有自己吸纳增加的成本。

谢健伟:作业程序向东马取经

在士姑来皇后花园经营美发店的谢健伟(37岁)和另两名合作伙伴,于复工第一天也接到许多预约,其中,男女顾客各占一半。

他说:“对于女性来说,近3个月没有理发还好,但男性通常每隔3个星期左右就要理一次发,这次遇上行管令,更要破例忍耐两个多月,加上天气又热,真的很不好受。”

他指出,接到复工消息时,基于政府并没有发出明确的指南,他除了和同行交流,也特别向较西马更早复工的东马砂拉越同行取经,了解所须的准备工作、作业流程和注意事项等,并参照其他行业的做法来做复工准备。

谢健伟透露,如今店铺每个月的租金是3000令吉,在这之前,业主答应为4和5月份的租金提供20%折扣,而在新常态的作业方式下,他同样预估额外开销将介于600至800令吉之间。

不敢贸贸然涨价

基于需要保持社交距离,店内原本的7个位子如今也减少至4个;加上在复原期行管令期间,美发业只能提供基本的剪发、洗发和护理等服务,相对过去所提供的多元化服务,营业额必然缩减。

但他坦言不敢随意调整价格,眼下唯有自己吸纳增加的成本,并把握现在可以开业,先想办法尽量去做。

庄巧玲已预备好面对未来不确定的挑战。
庄巧玲已预备好面对未来不确定的挑战。

庄巧玲:洗脸服务占多数  

美容业者庄巧玲(36岁)告诉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复工前,她已接获不少顾客来电询问,其中尤以要求洗脸的为多。

“一些顾客说,几个月没有来美容院洗脸,脸上的痘痘都冒出来了,所以听到美容业可以复工的消息,顾客也即刻向我预约。”

她透露,在还没确认政府是否硬性规定美容师须穿上防护衣之前,她已准备好一次性手套、床单和围裙,另外也准备了浴冒、护目镜、面罩等。

“对我们来说,防护衣的成本未免太高,因为一件防护衣就要二三十令吉。”

消毒搓手液、红外线体温枪、记录簿或二维码是最基本的准备。
消毒搓手液、红外线体温枪、记录簿或二维码是最基本的准备。

自己吸纳额外费用

庄巧玲说,她预算复工后要额外承担的费用最少达到500令吉,而这笔钱她已准备自己吸纳。

她坦承,因疫情的关系,店铺的业主主动给她整半年的租金折扣,虽然在这方面减少了负担,但以当前的行情来看,属非必要的美容业肯定将迎来艰巨的挑战。

“我早前有向政府申请员工薪金补贴。这期间虽然没有办法支付员工薪水,但我和他们谈好,线上销售的产品仍然可以获得佣金,而往后行情好转,我会以花红形式弥补。”

她也透露,听到一些顾客反映丈夫失业了,一些则尚未能返回新加坡工作;有者则担心疫情的发展,现时仍在观望不敢冒然光顾美容院,因此可以预想,目前的行情不能和往年相比。

周芮仪在行情不好时的生存之道,就是寻找副业增加收入。
周芮仪在行情不好时的生存之道,就是寻找副业增加收入。

周芮仪:提醒顾客勿结伴来

美容业者周芮仪(34岁)为复工做好准备,包括购置所需的一次性用品,并表示会更严格执行新常态的作业,包括提醒顾客勿携带同伴一起来、须预约。

“每完成一名顾客的护理之后,都会进行消毒工作。”

配合政府的规定,她说,现时会著重于一般的美容服务,包括美甲、除毛和纹眉等。


美发店必须确保座位被隔开,并且时时保持环境乾净。
美发店必须确保座位被隔开,并且时时保持环境乾净。


生意下跌30至50%

行管令期间,周芮仪也向业主申请减免租金,4和5月份的租金获50%折扣,但她的美容院其实有不少新加坡客,所以即使现在可复工,她估计生意还是会下跌30%至50%。

她说,面对顾客减少,成本却增加,但她暂不考虑调整收费,决定先观察一阵子。

“毕竟美容不是人人必要的消费,要想留住顾客群,就不能突然起价。”

基于这边厢营业额下跌,成本又加重,她在行管期已计划了B计划(Plan B),那就是利用空余时间做副业,如帮母亲卖粽子和做直销。

作者 : 报道:张赛玉,摄影:林添喜、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