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6 07:40:00  2290172
骆宇欣.你好吗?啊吧咔吧
风过西窗

你好吗?豪啊油?雷猴?利贺?撒律?啊吧咔吧?考你几哇?

侮辱吗?伸手不打笑脸人,通常遇上问好,通常,人们都将之视为陌生人的善意。但也有例外,此前一名澳洲女子在上节目时因为被主持人问候“你好吗”而深觉被冒犯,控诉自己遭遇了种族歧视。

在这事件里,由于当事人一副华人面孔,几乎就掀起了各地华人对她的言论挞伐,用词之激烈称得上集体语言暴力霸凌。或许,人们只是不理解何以她拥有一副炎黄子孙的外貌,却对一句“你好吗”如此抗拒,看着那么多同温层也就加入集体征伐的同心同仇敌忾的豪情里。

一句话在网络红了,网络暴力的SOP之一就是各种起底,挖出了她的砂拉越华裔母系血统,虽然父系血统并没有挖出来公告天下,但,至少有一半华裔血统,似乎姓“Tiong”,哪怕名叫Sarah,似乎就证明了当事人是华人而不认自己是华人,就证明了键盘网军人人都能喷几句的讨伐的正义。

澳洲,也是个多元社会。为什么“你好吗”会被认为是种族歧视?Sarah未必听不懂,主持人之后补了句“雷猴吗”,她也未必听不懂。Sarah在厨艺节目里一路走来也是以亚洲风味餐食著称,这个举动算是一种继承,并在洋人世界发扬亚洲风味,更不太可能像很多人说的背弃祖宗。

那么,为什么一句“你好吗”会成为冒犯和歧视?又不是歧视惯用语ching chong chang,也不是像本地社会对华人女子略带戏谑的ah moi称呼,虽然这个称呼是否冒犯仍然取决于语调、场景和颜值。

换个场景,马来西亚街头。一位华印混血、泰裔混血或土著混血,带着不同于华裔的外貌,拥有很深的印裔泰裔土著轮廓,偏偏,由于父系是华裔,于是此人生长在华裔家庭,以华裔的生活方式成长,受着华裔的教育,总之,外表不华裔,但内在是华裔。

问题来了,通常一看到异族的外貌,华人就会以国语或英语与相关人士交流。对方若是以华裔身分自居,华语或华人方言说得字正腔圆,比华人说得都溜。假设,假设对方期待与华人说华语,面对着劈头就来的国英语问候,相关人士会不会认为被冒犯?当然在这个假设里,有“异族归化”的文化认同,让大中华自豪感得到了极深的满足,于是没什么战火,大家和谐交流兼容并包。

换另一个假设,若是有一位异族混血,由于华裔基因显性较强,带着一副华裔面孔,但是生长在异族家庭,以异族的宗教为皈依,以异族的生活方式成长,教育思想语言背景也跟华人华语毫无关联。

此人就是完完全全的不通中华文化,不是数典忘祖,而是成长背景里从来都不以华裔自居,不以华语为母语,或有可能应酬场面说一句“我也有几分之几华裔血统”来暖场,除此之外再无关联。问题是,此人就顶着一副华人脸孔,黄皮肤、丹凤眼、黑头发、扁鼻梁。

这个时候,长久以往都被陌生人认为是华人,左一句你好,又一句“雷猴”,贴心者恐怕还来句福建话“利贺”,一次两次一笑而过,十次百次几十年来都是这样的问候,会不会烦躁?会不会因此对华人文化更添抗拒?

作者 : 骆宇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