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7 21:00:00  2291414
郭清江.没有人是不能被取代的……
总编时间

各界引颈等待希盟++(诚信党、行动党、公正党、民兴党以及马哈迪派系的土团党)就首相人选作出最终决定,直到截稿时,谈判似乎陷入僵局;最新发展是,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公开促请公正党,尤其是安华不要再拖延,尽早表态是否支持“马安配”。

公正党原本该于6月16日公布该党的立场。

同样的,国盟与国阵的合作也充满着不确定性,变数太多。

有消息指首相慕尤丁正策划在今年10月举行闪电大选,以洗脱"后门政府"的污名。

我们都知道慕尤丁只以简单多数议席组织政府,脆弱得不堪一击,所以只能以各种职位换取支持,没完没了的政治委任。实际上以这种手段巩固国盟政权是难以为继的,除了引起部分人民不满,也难以满足所有的人。

单单是一个巫统,就已让老慕穷于应付。巫统并不是真心诚意在支持老慕,该党的最终目标是自己当回老大。没有敦马的土团党,被巫统吞并或击垮只是迟早的问题。其中一位巫统最高理事莫哈末卜艾已放话促土团党解散加入巫统,不要梦想可以竞选50个国席。

此外,不论是之前的希盟或现在的国盟政府在上台后,都引发政治干预司法的批评声浪。人民普遍认为只要一换政府,涉及当权者的案件就有可能被撤销;这种既定印象,已伤害我国司法形象。

慕尤丁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与巫统及伊斯兰党谈判国、州议席分配,以及土团党还能活下去与否的问题。

这场随时举行的闪电大选,会是希盟++、土团党以及巫伊的生死决斗。国盟不会存在,以及国阵只是花瓶。

大家要有心里准备,巫伊会是最大赢家。

华人不能再像上届大选那样,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希盟走到倒台地步,不能只怪慕尤丁,或者其他人的背叛;敦马本身须负起一定的责任,因为如果不是本身下错棋,希盟今天还是好好的在布城执政。

希盟成也敦马,败也敦马。

不过,很多人对敦马还存在着幻想,认为当前的乱局需要他,也只有敦马才能拨乱反正。实际上敦马的神话,已伴随希盟倒台破灭。

让敦马第三次任相,能对国家带来的改变是有限的。

没有人是不能被取代的,敦马应给安华及他的团队一个表现的机会!再不然,那些做了半个世纪的旧脸孔都请退休,让年轻的一代来改变这个国家。

敦马第一次任相,掌权22年并没团结到马来人,马来人还是四分五裂。

第二次任相让人以为已经改变的敦马,两年不到原形毕露,人民的改革梦想一夜之间破灭,愧对509四面八方回来投票的各族选民。

是谁在不断U转,以及指希盟的竞选宣言不是圣经的人?

是谁在不断拖延传位给安华的承诺,以致希盟内部窝里反,让国阵等政敌有机可趁?

是谁在不断带有种族主义的眼光看待民主行动党,还为这个盟友策划了一场“马来人尊严大会”的大秀,名符其实的在背后插刀?

是谁在担任第一任首相时,在历届巫统大会上不断抹黑行动党,以及在第二次任相时,尽管是盟友,却仍在内部会议对火箭说三道四的人?

是谁策划了这场退出希盟的大计,让所有战友都上了船,自己却突然下船的人?

最后,又是谁突然灵机一动,想当朝野团结大业的“霸主”,玩弄权术,令战友与政敌皆儍了眼的人?

这个国家已被这些朝野老政客摧残了60多年。

许多华裔对当前的政治乱象感到忧心忡忡,因为不论是闪电大选,或者是再次改朝换代,接下来的政治大洗牌与发展,将充满变数以及影响深远。

华人的人口正逐年下降,我们还可以在这片土地上扮演甚么角色?我们的艰难在于如果有人带头掀起“烈火莫熄”运动,下场就有如今天的民主行动党那样,不断地被抹黑以及标签为华人想要夺权,出师未捷身先死。

只有马来社会本身想要改变,这个国家才会有希望;如果马来人本身还没意识到他们的命运,已经被他们所投选的政客玩弄了半个世纪,我们也只能穷焦急的份。

华社长久希望国家领导人带领全民前进,而不是玩弄炒作种族、教育和宗教等课题来分裂人民、制造仇恨,以争取本身族群支持的零和游戏。

在这次的冠病疫情中,各族人民不分你我的伸出援手,就是一幅美丽的风景。

这说明除了各族群中一小撮极端分子,大部分马来西亚人早已紧紧依靠在一起。国家领导人应该强化这股力量,提升各族生存的竞争力,以面对疫情之后的世界新秩序与新挑战。

为了阻止国家往下沉沦,年轻及想要改变的马来菁英务必要站出来,领导各族人民彻底改变这个国家,创造多元的新价值。我们也期待真正的第三股势力能腾空出现,以为大马政坛带来新的气象,而不再是旧脸孔、旧思维和旧政治手段等。

同一批人,我们已经试了60多年,是时候将这个国家交给年轻、有想法,以马来西亚人为本的年轻一代来领导。

也许这样的愿望很不切实际,太理想化,也太天真。在短期内,更不可能会发生。但是,许多人这次真的很失望,也很泄气了。

我们只能消极地期待这批政客继续烂下去,进而激发马来年轻菁英涌现,或者是第三股能获得全民支持的公民社会势力出现。

作者 : 郭清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