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7 22:00:00  2291430
许元龙.疫情冲击下的独中
言路

行动管制已实施约3个月,在疫情缓和之下,政府开始逐步开放多个行业的运作,但皆得依行管条件(S0P)下的规章。而学校何日开课?仍没有定案,那还得视冠病疫情的发展而定。

全国独中所面对的问题更为严峻,学生在行管令停课期间,是否该免交学杂费?

独中办学者是自力更生,行管令下虽没上课,但老师与员工的薪水得照付。如果学生家长认为没上课就不必缴交学杂费,或缴交一半(南马就有一间独中家长上网号召发动签名运动,促请校方仅收一半学费)。那校董如何应对呢?

董事部面对此突发性事态,是坚持全额收学杂费?还是减半?还是动用学校储备金或一些单位基金,援助需要协助的清寒学生(新山宽中就用此设立援金方案让同学们申请)。这也就是说,其他学生皆得缴交全额的学杂费。

此缴交学杂费的问题不得等闲视之。在各行各业一片凄风苦雨之下,企业可能停摆、倒闭。家庭收入可能捉襟见肘,甚至面对裁员、失业。或许,在疫情之后,一些独中生会选择辍学,或开学之后转去国中就读,这应是独中办学者应有的心理准备。

另一方面,由于市场经济低迷,董事部的捐款资金来源可能减码。如何善用各种资源或开源节流,也是重点关键事项。

全国独中在疫情时期的网上教学,这种新常态的学习方案,还真的是说易行难。由于习惯于课堂上互动的授课方式,一时间要改为网上教导与学习,还真的难度很大。再加上全国独中在课程上是各自为政而没有统一的教学方案。因此,网上教学的重任就落在老师与学生身上。

老师们如何编写一套适合各阶段程度学生能接受的课程?那些资深老师或因对网络的操作不太熟悉、或一知半解,那如何编写授课?当下独中师资有超过30余%是非专业老师,也有许多非本科生的新进老师,他们面对网上教学的新挑战,压力之大不言而喻,能否胜任亦问题很大。

在网上教学,同学们自动自发的学习精神与态度是成败的决定性因素。而那些后半段的学生(这部分学生在非名校所占的百分比还真不少),真有能力从网上授课中学好各个科目吗?而理科的学习(试验室部分肯定无谱),是否比语文科、史地面对更大的问题?

今年的统考生,将面对艰苦的学习之旅。多少同学能克服种种网上学习的障碍而取得好成绩呢?这问题很大,不知董总与相关独中办学者,是否有集思广益为统考生草拟一套最佳可行的方案?

另一方面,如果疫情改善允许开课,但又限制每班不能超过20位学生,那校方要如何安排学生上课?而在城市大型独中,每班普遍皆逾三四十人或更多,校方如何解决课室不敷问题,以及老师不足的问题?

一场冠病疫情,打乱了独中的办学方针,也考验了校董的财务、老师与同学如何面对授课与学习的问题。在此疫情之后,网上教学或学习也必然成一种办学、教学及学习的新常态。那校董丶老师及同学们都准备好与时并进了吗?

在疫情下,全国独中所面对的繁杂问题比政府学校来得严峻。董总等华教组织及各校校董,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作者 : 许元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