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18 07:10:00  2291431
黄祯玉.对教育部复课方案的一些思考
言路

2020年以前,线上教学原本只是辅助课堂教学的教学手段之一,一场猝不及防的疫情,它成了学校突然停课后的应急措施。随后,行管令和停课期一再被延长,全国各地好多学校和师生共同努力,经过练习、调整、适应等阶段,其地位逐渐攀升,俨然成了学校教育的新常态;孩子们在老师远距的引导下,一天一天的学习与成长。因此,线上教学理应像实体课堂教学那样,有相对长远和稳定的培养目标、课程内容与教学安排、评量方案等等,据此培养学生的素养,实现教育的目标。

然而,当大家只能被动的等待教育部的复课通知、中五以下年级学生的复课方案仍未能明确时,线上教学是难以长远规划的。它恐怕只是权宜之计,距离成为学校教育新常态的地步仍远。只要全面复课了,它依旧是实体面授课的辅助手段之一,顶多是被使用的次数比之前频繁一些。

当然,线上教学无法、也不应取代实体面授教学,特别是在基础教育阶段,师生、同学之间的互动交往,校园文化的熏陶,以及各类探究体验式的学习活动,在在需要依托在实体的校园情境里才得以发生。然而,从3月18日停课至今已有3个月的光景,这段期间,除了网路不及的偏乡地区,或者欠缺学习设备的家庭,大部分学校和家庭都利用通讯科技实现了“停课不停学”的教与学的活动。行为心理学有一个“21天效应”之说,谓一个动作如果持续重复21天,就会成为习惯。当然,不同的习惯所需的养成时间不一而定;但以3个月、90天的时间来算,应该足以让在线上教与学的师生养成了一些习惯和能力。这些靠着自身的努力、团队的合作、集体的智慧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成果,是否可以迁移到复课后的校园里、加速学校教育改革的进程呢?

面对这一次疫情对学校教育的冲击,教育部的角色,实不应只是一个发放防疫指南、提醒勤洗手和戴口罩的行政机器。作为一个领导国家教育发展的重要机关,它应善用危机,正视线上教学的积极作用和优势,提出基础教育线上教学的长远规划。事实上,早在8年前慕尤丁担任教育部长时发布的《2013-2025国家教育发展蓝图》(以下简称《蓝图》)已对线上教学有所着墨。这份耗资不菲的《蓝图》列出11个学校教育转型项目,其中第7项为“通过信息与通讯科技(ICT)提升教学品质”,矢言要在2013年前为全国1万所学校提供互联网和虚拟学习环境、要充分利用ICT促成远距教学与个性化学习。如今,七八年已经过去了,这些政策是否已到位、目标是否已达成?而今慕尤丁官拜首相,他更有权力行使职权,在学校教育面对重大挑战的这段时期,优先关注这个项目的进程,责成教育部与相关部门,加速建设各地区(特别是乡区)的网络基础工程,以及为欠缺学习设备的家庭提供资源与支援,为远距教学提供必要的条件。

另外,教育部于6月4日发布了共31页的《学校复课管理指南》,内容主要为防疫措施,提及教与学(Pengajaran dan Pembelajaran,PdP)的第6.4节只占区区的2页。这一节文字开篇就表示复课后的教学将以“在校教与学”(PdP di sekolah)和“居家教与学”(PdP di rumah) 两种方式进行。按这样的思维,这两种方式在概念上是互斥的——在校,或,在家。教育部随后于6月10日宣布,中五和中六最先复课,其他年级的学生继续居家学习。我们理解,优先让中五、中六学生复课,是因为这两个年级的学生即将参加重要考试;然而,复课不应该等同于应考准备,其他年级孩子身心成长绝不会比公共考试来得不重要。那么,在“在校”与“居家”之间,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吗?让每一个年级的孩子都有机会部分时间在校、部分时间居家的混合式学习模式(blended learning)有没有可能是其中一个出路呢?

长达3个月的停课期,师生在线上教与学这条路上自学和成长的经验,是混合式学习模式的重要基础。值此非常时期,上面所提及的网络基础建设工作和ICT普及化的教育工程就更显得急迫与重要,而教育部更应加速研究混合式学习模式落实到各年级学校的可能性,为全员返校的疫后教育重建工作做好准备;同时,给予学校教学自主权和足够的资源,为新的教学模式和教育发展作较长远的规划。

停课期间的线上教学之路,若仍只是被视为应对疫情的短期做法,而没有纳入我国基础教育革新的框架来思考、检讨、总结、持续研究与发展,那,《蓝图》的第7项仍然只是纸上空谈;当学校全面恢复实体面授教学、线上教学退热与退位后,这一次的危机,就真的是白白的浪费了。

作者 : 黄祯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