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4 09:00:00  2292457
海猴环保计划大马推广,海洋塑料垃圾大扫除
教育专题

多年前,澳洲一对父母带着2名子女乘着名为“海猴”的风帆游艇在世界各地航行,途中因为不忍看见海洋和沙滩充斥着各种塑料垃圾,于是他们发起一项以海猴命名的环保计划,希望遏止塑料对海洋造成污染。

目前这个环保项目以马来西亚为基地,除了鼓励民众减少使用一次性的塑料制品之外,也把废弃的塑料回收再利用,避免海洋沦为塑料垃圾的最后归宿。



海猴环保计划(The Sea Monkey Project)是由这个澳洲家庭所发起。左起为英迪、薛妮、莎拉和卡罗斯。
海猴环保计划(The Sea Monkey Project)是由这个澳洲家庭所发起。左起为英迪、薛妮、莎拉和卡罗斯。

我国落实行管令的最初几个星期,来自澳洲的姐弟薛妮和英迪,还有他们的父母一起被困在了刁曼岛上。这段期间他们可没闲着,在岛上回收了一些废弃的渔网,思索这些渔网还可以有什么用途。

这个来自南半球的一家四口,从五六年前开始乘着名为海猴(Sea Monkey)的风帆游艇四处航行。原本应该逍遥快活的日子,却因为惊见海洋被塑料垃圾糟蹋,他们觉得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决定当起海洋的守护者。

他们到过许多国家,对东南亚一点也不陌生。本来他们没有打算长驻马来西亚,但自从有次停靠槟城之后就爱上了这里,渐渐便以马来西亚为据点,展开名为海猴的环保计划。

在这项计划中,他们每人都有各自角色:

女儿薛妮是主要发起人,透过演讲和社群媒体来宣扬计划的理念;

儿子英迪负责制作视频和动画;

父亲卡罗斯负责制造塑料回收机;

母亲莎拉擅长画漫画,就负责制作教材和练习册。

“全世界都是我们的学校”

这些年来,薛妮(15岁)和弟弟英迪(12岁)因为四处航行而没办法去学校上学,但他们从来没有停止学习,只是学习方式跟一般人比较不一样。薛妮表示:“我爸妈称这种方式作‘Worldschooling’,就从到过的地方和遇见的人身上学习。”

像她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很多都在为升大学的事烦恼,但她没有这方面困扰,因为比起上大学,她说有其他更想做的事,相信不上大学也一样可以从现实生活中学有所获。

这些年的经历让她深刻体悟,世界上最亘古不变的事情就是改变。要知道她到过那么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都要熟悉新的环境,所以她的生活几乎一直都在适应改变。她说:“虽然偶尔我也会面临一些问题,但通常很快就能应付过来。”

从教育着手最有效

比起一般同龄的年轻人,薛妮多了许多实际磨练的机会,其中一件事是公开演讲。作为海猴环保计划的发起人,她多次代表组织在澳洲、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学校演讲及举办工作坊,因为她觉得如果要劝导民众减少使用塑料制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孩子着手,从小教育他们环保概念。

卡罗斯也认同,“教育一直都是唤醒社会对环保醒觉的最大动力”,如果能够改变小孩的思维和习惯,就有望影响他们的家长一起改变,或者等到10年20年以后,当这些小孩成为社会的栋梁,就期许由他们来带动社会改变。

薛妮是海猴计划的主要发起人,希望透过这项计划唤起民众关注海洋垃圾问题。
薛妮是海猴计划的主要发起人,希望透过这项计划唤起民众关注海洋垃圾问题。
年纪轻轻的薛妮多次站上讲台宣扬海猴计划的理念。
年纪轻轻的薛妮多次站上讲台宣扬海猴计划的理念。
海猴计划的成员走入校园办活动,向学生讲解如何透过减塑来维护环境与生态。
海猴计划的成员走入校园办活动,向学生讲解如何透过减塑来维护环境与生态。


打造塑料回收机,废弃物升级循环再用

另外,海猴计划还有一个重点项目,那就是推广使用塑料回收机,把回收的塑料制成可重复使用的物品,例如尺、杯垫、花盆、钥匙圈等。这个3合1回收机相当容易操作,有些人看了后很感兴趣便向海猴计划下单订制。单单去年一年,海猴计划就制造出十多个这样的塑料回收机。

海猴计划其实有个目标,希望能扶持弱势社区从事家庭手工业,将塑料废弃物升级改造成其他有用的物品。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减少塑料垃圾,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这些社区创造收入。从2018年至今,一些地区例如刁曼岛、停泊岛都放置了塑料回收机,以方便岛民和村民使用。

卡罗斯坦言,要说服民众使用废弃塑料改造的物品并不容易,毕竟还是有很多人认定那是垃圾原料而无法接受。但其实废弃塑料改造的物品未必比全新材料制成的物品差,而且重点是这对我们的环境比较友善,所以他希望人们不妨抛弃旧观念,思考到底环境比较重要还是全新原料比较重要。

海猴计划关注弱势社群,除了灌输环保意识,也扶持他们利用废弃塑料制成其他用品帮补收入。
海猴计划关注弱势社群,除了灌输环保意识,也扶持他们利用废弃塑料制成其他用品帮补收入。
海猴计划的宗旨之一是推广使用塑料回收机,将废弃塑料升级再造成其他用品。此回收机结合了塑料粉碎机、注塑机和挤出机,既方便移动又容易操作。
海猴计划的宗旨之一是推广使用塑料回收机,将废弃塑料升级再造成其他用品。此回收机结合了塑料粉碎机、注塑机和挤出机,既方便移动又容易操作。


阵容壮大,7人团队努力不懈

海猴计划初创立的时候,曾跟本地环保组织Fuze Ecoteer和Biji-biji合作了大概一年,后来才独自运作。这支团队也从最初的一家四口扩展成如今总共有7位成员,其中余佩炜和伊曼分别是国立大学(UKM)和登嘉楼大学(UMT)的海洋生物学毕业生,还有一位来自美国的迈克。

余佩炜:全面拒绝塑料品

余佩炜之前在世界自然基金会工作,有一次偶然在活动上看见海猴计划的塑料回收机,轻易把回收的塑料再循环使用,她当场深受吸引,后来还成为了这计划的一分子。

目前她在海猴计划的角色主要是活动协调人,透过举办各种活动唤醒民众对塑料污染问题的关注。她认为现今虽然有越来越多人开始醒觉,拒绝使用一次性塑料吸管,可是这无法从根本解决塑料污染问题,因为吸管只是万千塑料制品的其中一种。如果要真正解决塑料污染问题,她觉得我们应该拒绝使用所有塑料制品。

伊曼:民众知易行难

伊曼的角色是跟合作的弱势社区联络,向他们宣导塑料垃圾的问题,以及协助他们对废弃塑料进行升级改造。

关于我国塑料垃圾有多严重这个问题,她觉得从国人平时的消费习惯可见一斑。“譬如换作以前,我们的椰浆饭都是用天然香蕉叶包裹,可是如今你已很难找到香蕉叶椰浆饭。现在几乎所有东西都是装在塑料容器里,像保丽龙、塑料袋、塑料盒还有那些一次性塑料产品。”

要改变民众的习惯当然不容易,她认为一方面很多人不了解塑料问题的严重程度,另一方面则是很多人即使了解问题所在,却未必愿意做出改变,所以宣导工作更加不能停。

迈克:需从源头做起

迈克早年在纽约的普瑞特艺术学院就读工业设计,后来在马来西亚Biji-biji社会企业实习时认识了海猴这个计划,继而加入团队。

随着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近年很多主要来自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的垃圾都运往了马来西亚,他认为这更加剧了塑料垃圾问题。虽然前朝政府对此采取了一些行动,但民众本身如果没有从源头减少对塑料品的依赖,塑料污染问题就会一直存在。


海猴多款束口袋、背包和托特包都是利用废弃的渔网、帆布等材料制成。

海猴多款束口袋、背包和托特包都是利用废弃的渔网、帆布等材料制成。
海猴计划利用废弃塑料制成多种可重复使用的物品,例如尺和杯垫。
海猴计划利用废弃塑料制成多种可重复使用的物品,例如尺和杯垫。  
作者 : 报道:本刊 梁慧颖 图: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