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2 21:00:00  2294307
林瑞源.政治乱局的罪魁祸首
风起波生

基于有太多被骗的经验,安华表明不再相信马哈迪,这也是直接打脸力推“马安配”的行动党及诚信党。

在安华表态后,虽然林冠英与末沙布表示将继续与安华同在,但还是不忘提起敦马担任首相6个月的方案,显然还没有放弃“马安配”的念头。

既然安华公开喊话“还要我受苦多久”,他的盟友就应该有同理心,理解安华的难处。希盟领袖22年的情谊,以及希盟的原则理应超越一切;从政的价值不只是取得政权,还包括对理念的追求和实践。

希盟3党暴露矛盾,伤害了支持者,若希盟无法坚守原则,如何为国家带来改变?

原本509大选推翻国阵政府是国家改革的契机,但马哈迪不遵循希盟宣言,再加上保守及失势分子的反扑,造成希盟政府左右摇摆,扼杀改造国家的机会。敦马不遵守交棒承诺,辞去首相职,则让野心政客从后门夺取了权力。

由于国家体制及政治风气已经败坏,因此“喜来登政变”过后有更多的跳槽和夺权行动,从柔佛、马六甲、霹雳到吉打,政治人物沉迷于夺权游戏,现在更觊觎沙巴、槟城及雪兰莪州政权。在集体沉沦的情况下,预料国盟政府将迷失方向。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今天的政治乱局,政治人物像疯了一样,没有羞耻心?所谓“物先腐而后虫生”,因为60多年来国家体制一点一点的败坏,逐渐失去对政客的制衡;而权力膨胀的政客,又进一步削弱体制。多年来的恶性循环,最终带来失控的局面。

体制的崩坏可以追溯至1960年内部安全法令的制定,此法令原本是用来对付马来亚共产党,却赋予警察极大的权力。1965年马印对抗持续,政府废除了地方议会选举,侵蚀人民的选举权。

但是,马哈迪任相的22年期间带来更大的破坏,比如1987年巫统党争引发的司法危机,影响司法的独立;他修改1967年警察法令,扩大警察控制集会、示威及游行的权力;修改宪法,把原本法庭源自宪法的司法权,改成源自于国会所通过的联邦法律;修改社团注册法令,导致法庭没有任何权限来审理政党的任何决定。

马哈迪屡次为了政治利益修法,让首相和行政机关的权力膨胀;任何人坐上首相位子,都可以避免受到制衡。

虽然前首相纳吉废除了内安法令,但国会也通过《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2013年防范罪案(修改)法令》(POCA)和《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令》(POTA),进一步集权。

安华日前不点名批评马哈迪处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方式,漠视体制改革,进而导致一马公司弊案的发生。这种说法有一定的根据,当年敦马采取封闭的资金管制方式,因此我国不用理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改革的建议;如果首相权力受到制衡,也就不会衍生一马公司弊案。

国家领袖多年来采取取巧的方式化解危机,造成人民处于安逸的状态。但对于三权分立制出现倾斜的国家来说,改革是必须经历的民主阵痛,没有改革(阵痛),永远无法解决国家问题。

令人痛心的是,政治保守被合理化,比如敦马指控安华奉行“自由主义” 难以赢得马来人的支持,以及希盟展现出多元特性,无法争取到马来国会议员;作为资深领袖,他应该改变马来人政治,而不是怪罪进步的思维及多元特征。

现在我们看到除了种族和宗教政治横行,没有法律能够遏止议员跳槽、毫无节制的政治委任、民粹政治崛起、言论空间缩小,以及总检察署、反贪会、法庭和警方受到质疑,各种乱象丛生。

体制崩坏、政客已迷失心性,国家在10年内不可能回到正轨。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