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5 19:00:00  2294625
当失明女孩遇到现代侠女/萧依钊(吉隆坡)
星云

萧依钊用手机录黄洁嫣唱的〈鲁冰花〉。站在她身后的是社工叶秀芳和谢湘源(穿灰底格子衣)。
萧依钊用手机录黄洁嫣唱的〈鲁冰花〉。站在她身后的是社工叶秀芳和谢湘源(穿灰底格子衣)。


艳阳高照的中午,我和几位义工依约到了美嘉园残障儿童中心,十多名衣着漂亮的各族孩子立即唱起了〈月亮代表我的心〉,这是孩子们欢迎访客的仪式。

义工们担心孩子们肚子饿,忙不迭地把我们带去的食品摆在外面的桌上,所以顾不上听歌。我觉得,若没人站在孩子们面前观看演唱,他们必然失望。于是就站在门边一边听歌一边拍照。

这时,一位穿棕色衬衫蓝色长裤的女生摸索着走到我的前面,并把右手伸向我,我猜到她的意思,但在犹豫着要不要和她握手。残障儿童中心顾问拿汀叶秀芳赶紧走过来在我耳边说:“她原名叫Ng Kit Yan,天生失明且弱智。她的母亲在4年前逝世了。她渴望被人关爱,被人拥抱。”

我想了一下,应该很难让眼前这孩子搞懂“防疫”和“安全距离”。若不和她亲近,她必然会非常难过。所以我不但握住她的手,也拥抱了她。

“Aqina,抱你的人是萧总。”秀芳师姐转过头来对我说:“曾经送她去盲人学校学习,由于弱智,学习不来。但她会记得抱过她的人的名字。”

“叫我萧阿姨吧!”

“哦,萧阿姨,萧阿姨。”她紧拉着我的手不放,而且唱起了〈鲁冰花〉: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天上的眼睛眨呀眨/ 妈妈的心呀鲁冰花……

Aqina应是非常思念妈妈,磁性的嗓音带着哀伤,弱智的她硬生生地记着了歌词,我的心弦被撼动了……我想我这一辈子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幕:一个失明的女孩哀伤地唱着思念妈妈的歌。

Aqina身世堪怜。幼时过着流浪街头,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6岁时,妈妈把她和患脑性瘫痪的姐姐送进残障中心,才摆脱了颠簸流离的苦日子。

姐妹俩在残障中心生活了21年,即使母亲逝世时,父亲也从未出现,似乎在人间蒸发……悲凄的命运没有令Aqina的心灵变得阴暗,她懂得怜惜弱小。她常常为一个瘦弱的小女孩洗澡。

秀芳师姐说:“中心里的人都叫她Aqina,但当别人问她名字时,她总会答Ng Kit Yan! 她知道那是她的 identity!没人知道Ng Kit Yan的中文名,你跟她有缘,可否给她取个中文名?”

我想了想:“就叫黄洁嫣如何?我觉得她心地纯洁,并愿她笑容常在,嫣然一笑。”

感谢秀芳师姐的牵线,让我有机会与黄洁嫣及中心的其他孩子结缘。

美嘉园残障中心创办于1997年。2006年,创办人玛尼古玛因车祸逝世,由其妻子古玛夫人接管。2007年,美嘉花园区居民协会以中心的孩子吵闹声、垃圾处理不当、干扰到邻居为由,要中心迁移。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经各媒体报导之后,引起社会人士的关注,加上李心洁、易桀齐、梁静茹等本地著名艺人为它举办义演,捐款源源不绝,终筹募到一千多万令吉,造就了现在拥有良好设备的4层新楼,并雇用了20名员工照顾112名残障者。

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曾听闻各种有关中心的传言,对之印象不佳,所以从未想过要支援这家福利中心,直至遇见秀芳师姐。

我把秀芳师姐称作“现代女侠”,她吓得直摇头摆手:“我的天哪,太吓人了,不可以,不可以,其实我什么也没做。”

秀芳师姐从2007年开始关心这家福利中心,并于2017年出任中心的顾问。

她说:“我的朋友谢湘源是这中心的3个信托人之一,也是最尽心尽力的一个。能买下这块地,建立这座大楼,谢先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谢先生做得非常辛苦,一直拉我进来帮助他……我后来决心当顾问,是想帮助谢先生整顿中心的行政管理。我的目标是照顾好那群孩子,大孩子小孩子。那群孩子的欢笑,让我欣慰。”

某天她发现有名职员行为不当,这里说的不当,自不是小事,只是为避免不必要的事端,在此不详述。有人主张息事宁人,但嫉恶如仇的她却不愿妥协,与谢先生联手让那职员离职。当下她完全没考虑到可能会被那人报复,以及自身的安全。

去年,她听说一家与她完全不相干的孤儿院发生管理人虐待孩子的事情,她立即四处查询那孤儿院的幕后信托人是谁,同时搜集管理人虐待孩子的证据。当证据确凿时,她这个局外人要求信托人一起到孤儿院去与管理人摊牌,迫使他离开……

“我不能忍受孩子受到不好的对待!我知道孩子被虐待,好几天睡不好觉。”

因此,我不认同她所说的“我什么也没做……”;相反的,我很感佩她的侠义精神。

曾当过教师的她,外表温柔,声调柔和,但语气慷慨。“别人乱,我不可以乱。以那群孩子的福利至上!我常想,我不可能改变所有的事,却必须尽力而为!我只是个普通渺小的人物,我只想看见孩子们开心。”

某日开车从八打灵SS2区转进LDP高速公路时,美嘉园残障中心大楼就出现在眼帘。同车的义工冒出了一句:“你看这残障中心这么富有!而且听说有问题,不必捐钱给他们。”

这番话让我陷入沉思。相信许多人和这位义工一样对残障中心仍持负面的旧印象,谢先生和秀芳师姐可能会因而感到气馁。于是我下了个决定,要拉祝福文化的几位义工去给残障孩子送午餐和其它物资,为谢先生和秀芳师姐加油打气,期望他们匡正风气。

让孩子活得有尊严

听说友人符秋菊曾经3次到中心煮热食给小朋友吃,所以我首先就想起她,她二话不说,立即又约了吉祥义工团发起人潘来吉先生。他俩都是佛光山的弟子。来吉师兄听说要给残障孩子送食物,非常欣喜地说:“星云大师说,人人行三好,世界更美好。感谢祝福文化基金会的推荐,让吉祥团队能修福培福造福。”

大家都抱着要给孩子们“吃得开心”的心态,于是准备的食物越来越多,包括炒米粉、炒饭、咖哩鸡肉、参巴虾、奶油鱼片、炒南瓜、咖哩包子、菜包子、卤蛋和木瓜。结果送去的热食不只让孩子们美美地饱食一顿,还足够供给他们下午茶点和晚餐。

一直想在行管令期间为弱势群体尽一份心力的祝福使者李惠杉、廖玫凤和赖福琼欢喜地送去了香蕉和文冬姜,并给无法进食固体食物的孩子送去奶粉。

我也送去浴巾、铅笔盒和巧克力饼,代表祝福使者给孩子们捎去诚挚的祝福。

谢先生引领我去参观各种设备。他说:“有人看到我们的厅堂宽敞、设备完善,就会问:‘哗!你们还有提供水疗法的泳池、物理治疗室,你们应该是很有钱吧?为何还要筹款呢?’可是,我们收容这些孩子,不就是要让他们得到最好的照顾,让他们健康快乐地生活吗?”

走进饭厅时,看到十几名四五十岁的残障人士在排队领取吉祥义工团准备的便当。谢先生说:“这些大孩子被送进中心时不过是十多岁的孩子,他们在中心20年了,年纪渐长,但他们的心智没有成长,在我心目中仍是大孩子。”

吃饭时间到了,其他能行走的孩子也纷纷走进饭厅。我发觉,之前穿着华美在门口唱歌欢迎我们的那些孩子竟然已换了T-恤和短裤。觉察出我的惊讶,秀芳师姐解释:“我知道有些福利中心在有访客的时候,会刻意叫孩子穿上破旧的衣服,叫严重残障的孩子出来给访客拍照,以博取同情;但我主张让孩子穿上最美丽的衣服出来迎接访客。我们要让孩子活得有尊严,建立自信。”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命运坎坷的残障孩子有幸遇到这样的大爱妈妈。我也愿意在背后支持这样的社工去关爱弱势群体。


作者 : 萧依钊(吉隆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