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4 07:50:00  2294942
刘惟诚.待时守分,利涉大川
纯粹诚见

熟悉中华文化,或者是曾经观赏过中国古装剧的读者,应该对古时圣贤或剧中人物常常挂在嘴边的“四书五经”不会陌生。所谓四书,即《论语》、《孟子》、《大学》和《中庸》,至于五经,则为《诗经》、《尚书》、《礼记》、《周易》和《春秋》。作为儒学的核心经典,四书五经是研究儒学的入门典籍,而在这当中所记载先秦有关政经文教军工商的思想、制度和发展轨迹,至今仍深深影响着世界中华文化圈。

“四书”之称,始于宋朝,在当时主要被视为当官做人的学术指南,并在元代之后成为科举考试的出题内容,朝廷要选文状元,要看学子如何依四书点评政策;选武状元,要观察学子如何按四书调兵布阵;至于“五经”之称,则确立于汉朝,是宋代之前的学术主流,更深刻地记载了官场、乐理、人生、命理,但在此之前有“六经”之说,因为《乐经》在焚书坑儒被秦始皇付之一炬而失传,所以之后才减至五经。

然而,无论是五经或六经,《周易》都是诸经之首,而且自古被尊为“大道之源”,经内涵盖八卦、重卦、卦辞,相传出自周文王姬昌(公元前12世纪),在上古社会作为占卜之用,由于《周易》所记载的64卦,每卦各有六条爻,而每爻都叙述着一件人事(人间发生的事)和一个天象(自然界的现象),易经内记有384条爻,不同组合又代表着不同的意义,让《周易》显得极为博大精深,所以其既是诸子百家的起源,也是古时学医、习武、治国、处事的哲学经典。

比方说,周易中的第五卦,即“需” 卦,是为论述生命需求的卦象。唐代学者孔颖达为需卦的六条爻辞注释时解说:需者,待也。意为人生道路之上,人们对生命的一切事物都有需求,但在追求的过程中都需要等待,所以需卦也是象征着等待。另,需卦的原文为“孚,光亨,贞吉;利涉大川”,换做现代人的话语,即是人们在等待过程中经常会面对各种好坏变化,因此能够坚定沉着、光明磊落、积蓄实力,时刻维持着高度的警戒,时机一到即可化险为夷。

然而,这个卦象若用在占卜,好坏之分则因人对事的态度而异。我举个例子,如果有人问卦后得到这个卦象,则意味着其办事不可冒进,必须等待时机,只要意志坚定、居安思危,则意味着这将会是上卦;然而,如果行事匆忙、缺乏耐性,或者在等待时不思进取,则这个卦象就会变成下卦。它突显古人要求人们无论待人还是处事时必须展现坚定、磊落、谨慎,断不可慌乱、阴险、冒进的生存之道。

当然,现代社会什么都求快,急于建功立业的人也很多,因而表现得极之浮躁,甚至曾经有人以股神巴菲特、微软创办人盖茨和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为例,觉得他们当初没冒险就不可能发迹,但实际上这些人士之所以成功,也是因为耐心、坚定和谨慎,你们眼里的冒险其实已经过他们的千计万算。行文至此,有没有突然感觉很熟悉?对,这些东西看似很玄,但其实和我国眼下的政局,特别是希盟++在甚嚣尘上的闪电大选传闻中所掀开的相位之争,极为贴近。

希盟在过去两周,因为必须赶在闪电大选前推出首相人选,以期拉拢更多国会议员实现第三度变天的目标,而陷入谈判僵局,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互相呛声,各党领导层和基层在安华和敦马的选择上同样显现分歧,而且互不相让,令希盟摇摇欲坠。肯定的,希盟要重掌布城的意志是坚定的,这目标也并无不妥,但举止上却显得冒进、思绪也很慌乱,明知相位一直以来是希盟的软肋,而且希盟领袖也不是不知道,在此议题上一急,盟党在理念上就无法周全、步调一致。

再加上,有了喜来登行动这个前车之鉴,公正党的恐惧和不安是应该被盟友谅解的,也更应该理解他们需要更多时间来被说服的,所谓“阴影”不是粉笔字,你往上抹一抹就没有了。按当下的时势,冠病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是前所未见的,这些影响需要一、两年的时间逐步复苏,而剩下的半年也是最关键的复苏阶段,就算首相慕尤丁有闪电大选的意愿,他要在近几个月解散议会的几率也非常小,因为现阶段举行大选对慕尤丁和土团党本身并没有好处。

在这样一动不如一静的政治局势与经济氛围之下,希盟是否应该积蓄实力?当然,相位固然是希盟的软肋,而这个问题也终须解决,但断不可急于一时,各党必须将谈判时间拉长,尽可能思考周全,并以盟党多数意愿为依归,想出能够突出自己的独特卖点(USP),而非只看现在谁能吸引最多议员转态如此短视,成了现在,但未来呢?这种既想改革但又不愿变革的态度跟国盟有何差别?如果希盟问卦,我相信他必然会抽到需卦。得此卦者,只要懂得待时守分,则利涉大川也。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