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2 20:31:00  2295165
李系德/太子园路名花多眼乱
隆情岁月



太子园热闹的巴刹。(星洲日报照片)
太子园热闹的巴刹。(星洲日报照片)


我的三姐从友力花园搬去太子园(Taman Muda)后,我每个周末都载我妈去她家住一晚。80年代途经六哩村的那条路狭窄简陋,非常难行,总觉得驾车要驾很久才抵达。

那时太子园是个新兴商业住宅区,道路都以花为名,什么Bunga Mawah、Bunga Tanjung、Bunga Kemboja,真是“花多眼乱”!三姐后来在花园夜市卖鱼头米粉,把鱼块煎炸得香香脆脆,配上番茄咸菜汤,再浇些生奶和绍兴酒,相当好吃。

我有个也住在太子园的好朋友,是在报馆当美术组主管的同事“小赖”赖敬达。我参加他的婚宴时见到他的哥哥文坛才子赖敬文,但只是匆匆交谈了一阵子。我打趣地问赖敬达是否还有一个兄弟叫赖敬西,这样3兄弟的名字就组成“达文西”了!不然或许还有一个赖敬尔,三兄弟凑成“达尔文”。我有时short起来总是爱乱想这种无中生有的无聊事!

小赖很喜欢吃,我们经常一起到处打牙祭。有一年的平安夜,他邀我带同妻儿到太子园他家吃烤火鸡欢度圣诞。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尝到火鸡的滋味,原来像柴皮般“鞋熠熠”的,味道也不鲜美,真不明白怎么洋人那么爱吃?后来小赖举家搬到“天脚底咁远”的巴生,就很少再去找他了。不幸的是,4年前赖敬文逝世,文坛痛失英才!

我少年时期的街坊好友华头哥哥从纽西兰大学毕业回国后,任职Caltex石油公司的电脑部门,后期也和他妈搬到太子园,住在一间边角排屋。多年前他妈妈病逝,他就变成“一支公”,最有兴趣的是“研究”——谐音“烟酒”也。

他闲来喜欢上网和种花,把道路全以花朵为名的太子园衬托得更加花枝招展,但他本身却不是个花花公子,从不交女朋友,一直都是孤家寡人。退休后他更是过着半隐居式的生活,除了去巴刹买菜回来煮两餐,就几乎足不出户,也很久没有踏出太子园。我有时去找他,载他出去闹市,到Pavilion看电影,或去吃日本自助餐,他惊见吉隆坡发展得如此繁华。有次回到他儿时最早居住的半山芭Kampung Dollah一带,变得令他完全认不得这老地方,我却很惊讶他到底有多少年没出来市区了!

他十多二十年前本有驾车的,却因一次车祸吓得不敢再驾,还把车卖掉。原来那晚他独自出外灌了很多瓶啤酒,醉醺醺驾车回家时,盲摸摸撞进一条大沟渠,整辆车四轮朝天,翻覆搁挂在沟渠两边,可幸吉人天相没什么损伤,吓到酒醒爬出来。几天后他去咖啡店喝茶,和一班茶客闲聊。有个茶客说:“听讲嗰晚有条友饮大咗,翻车撞落坑渠,咁都撞佢唔死,真系大命!”他施施然答腔说:“嗰条友咪就系我啰!”顿时使众人目瞪口呆,惊愕得擘大个口得个窿!


作者 : 李系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2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