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7 19:25:00  2295742
乐捐/廖国平(居銮)
星云

学校举办嘉年华,各班级需外出筹款。

我摇身变张良,运筹帷幄,调兵遣将,将学生分好组别后,让他们各自商讨筹款的日期,再择日分享筹款苦乐。一周后,分享会上学生互推辞谦让,即刻改辕,小组上台,果然凑效。有同学说遇到热心人士,主动招手示意过去,二话不说解囊捐助,还帮忙劝请朋友行善,说到这,台下同学纷纷赞好,既羡慕遇到好心人,又难以相信社会竟会有这样一等良民;难堪气愤也有,有些开口就伤人:你们校长又把你们放出来当乞丐啊!全场哗然,同学义愤填膺,眼睛喷火,七嘴八舌纷纷抱不平。台上同学有些小感动,虽然外出遇到不如意之事,可在班上却有很多同学和他们在一块,感觉并不孤单,在抚慰的掌声里含笑回座。

另一组同学上台手抱一个透明的乐捐罐,里边全是硬币,发言同学感叹;首府的人吝啬,抗拒乐捐给外地人,逢当地独中学生也筹款,肥水不落外人田,钱流向本地生。学生转移阵地,开始劝捐,善心人拿出10元时,身旁一位同学问可以捐5元吗?另一个插嘴说至少一角啦!行情骤降,那人收起钱换硬币乐捐一角,成人之美嘛!全队员都听到硬币投入的响脆声,全班笑歪,拭泪。果真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么多沉甸甸的硬币不是没有来由,我顺势说数学很重要,数学差的人常有莫名其妙之举。

独中常有不同的筹款活动,无法避免外出。出师缘故,常换名称。

筹建教学楼经费时,想到远在首都的学弟义薄云天,常慷慨解囊,尴尬的是我早前在脸书朋友圈整理名单时,把他删除了。理由是从来没联络过,几年了一个信息也不曾发出,当时肯定跟这人是不会有交集的,就按下删除。人生无常,这下可不要说有多糗了。为了学校,我还是厚着脸皮主动发信息给他,傻愣愣对着对话窗,冀望奇迹出现。两分钟后他回复我,语气惊讶我会找他,跟我确认了身分后,我开门见山说出来意,愿意回复我已经很高兴了,成败与否暂搁下,留言说给他一点时间考虑。我继续看着对话窗神游,像个小粉丝期待偶像允诺什么,一会3个小黑点如波浪起伏,心里紧张,之前的要求会激起千层浪吗?小黑点停止浮动,继而出现“好的,我捐助(5位数)”,言简意赅,短小精悍,强劲有力,不假雕饰,在我心里注入强心针,耶!我忍不住呐喊,惊喜连连,心里雀跃不已,却强自镇定,不让旁人看出端倪,前后不到5分钟啊!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回复。似虚似幻,我注视着灯光下的影子,确定了真实。

学弟为人踏实,营商有道,长袖善舞,兼有侠骨,担任同学会会长期间办不少活动,热心教育,关怀母校,几次带成员远赴台湾访问,赢得赞赏,树立典范。

知道我筹款,一个校友回复会拨冗从新加坡回来找我,我看着信息,感动不已,留下电话号码联络。几天后电话声响起,传来不清的话语,约定了时间,我在家等他。一辆白色大车停在门前,我起身迎接贵客,一家大小下车,阳光猛烈,连忙请客人入屋。一下车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他两手大小不均,一手颤抖,不由控制。我诧异献上关怀,他苦笑道得了肌肉萎缩症,正在做物理治疗,笑说人生无常,正值壮年,竟让疾病缠上,还是一脸乐观,随即说知道老师为校筹款,适逢回乡就顺道探望,说着就拿出钱包给我些钱,说是捐助学校。我惊恐,摇手拒绝,说这个时候你更需要钱,他回说没事,只是捐助一点心意,要我收下。我艰难地接受他的好意,心里惴惴不安,我惊讶他的毅力,问说开车等有困难吗?答说没事,自动排挡的车一只手也能操控,另一只手只是偶尔辅助,行车无碍。

世间善心人居多

我曾带着学生到家乡劝捐,挨家挨户,这世间还是善心人居多,在酷热下保持嘴边上扬的角度。见一篱笆门开着,径自走进,对着门轻声说请问有人在吗?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转角处出现,双方皆惊讶不已,竟是中学同窗,可知天地之小,大学同在台湾,北中差距,4年见面次数,10只手指仍有余数,故人风采依旧,多了成熟稳重。母校建设他大手笔捐助,善款数额常常让我自惭形秽,难望脊背。同窗热情招呼我们进屋,端茶赐座,让我受宠若惊,浑身不自在,我宛如对着陌生人,故人依然如玉那样洁白纯净。问明来意,让学生与主人招呼,他含笑表示对我敬佩,我看着他清纯的眼神,探测真假,他随即拿出钱包,不二话乐捐,行动能测谎,绿灯通过。喝完茶,师生俯首致谢,与下一户人家结善缘。

师生关系如何,不在当下,而在日后,日久见人心啊!与校友联系,呼吁协助,有者已读不回,乐捐基本是探测经济指数,不回应者多囊中羞涩,日子不尽人意,勉强不得,冀望来日再报母校;有者依然热血,立即回说献绵力,却给几张紫老虎,是说得太轻还是给得太重?顿时觉得纸张也有重量。有者帮忙奔走相告,集合众人之力,共襄盛举,还说不必留名,我笑说母校刻铜名挂在墙上是正确的做法,一来清楚交代善款,二来教育大众,学府建设不易,后来乘凉者当思一砖一瓦来之困难,身坐现代化教室当思源。行善不必有沽名感,闻者回说悉听老师安排。

建筑几处墙上挂着乐捐芳名录,见证我和不同班级学生的努力,经过时驻足片刻,端详班级,往事瞬间涌上,像颜料在水中晕开……


作者 : 廖国平(居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7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