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邱琲钧.还要我(们)受苦多久?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9 08:00:00  2297887
邱琲钧.还要我(们)受苦多久?
瞎闹

这几个星期以来,前首相马哈迪和公正党主席安华,可谓是曝光率爆表的两个人。但凡有新闻的地方,就会有他俩苦苦纠缠在“谁当首相”这话题上的新闻。说来也挺可笑的,为了一个未知的首相宝座,这两个曾经在马来西亚政坛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把自己搞得像一对原本在一起,后来又不在一起;一方想复合,另一方又害怕复合后会再次受到伤害的银幕小情侣那样折腾。

电视新闻谈他们,纸媒新闻谈他们,网媒新闻谈他们,就连时事评论员也不厌其烦,到处谈他们。他们闹得沸沸扬扬的结冰、破冰又结冰的关系,终于在安华借用了媒体,撕心裂肺朝对方喊的一句话:“还要我受苦多久?”之后,暂时画下句号。

这苦情又悲情的一句“还要我受苦多久”,结果被当作标题,而且还在二线新闻版面红透了天。就算是随意将本地新闻瞥一眼的人,也会对它印象深刻,而禁不住去想:这安华以前的确是受过苦。但他现在既有车也有房,有妻也有女,而且还是月入不菲的国会议员。就算往后余生再也当不成首相,也和“受苦”扯不上关系的吧?

就在大家聚焦在马哈迪和安华的纷纷扰扰之中,以局外人的身分向这两人喊话,告诉他们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该的时候,坐在摇摇欲坠的首相宝座上的首相慕尤丁成功逃过人民注意力,扩充了他的“青蛙农场”。

最近一批的青蛙,是来自向来被在野党治理得有条不紊、欣欣向荣的槟城州。通过“阿兹敏派”大将阿菲夫穿针引线,土团党柏淡州议员卡立梅达、土团党直落巴巷州议员佐基菲里拉勤,和公正党双溪亚齐州议员祖基菲里依布拉欣纷纷在转靠国盟政府之后,被慕尤丁安排在官联上任高职。

阿菲夫还信誓旦旦地说,他还有将槟州全体公正党变成政治青蛙的本事。阿菲夫的话,让向来人民安居乐业的槟城州也上了新闻。新闻标题是寓意深长一句“槟州酝酿变天”。

仅于酝酿?但是经过一番酝酿之后,槟州有朝一日会不会也变天了?很多槟城人民以大笑来作回应。但是人民毕竟不是政客,很难可以想象对唯利是图的政客们来说,在官联公司任高职的诱惑力到底有多大。话说回来,在反跳槽法实施之前,还真不能小看这种以分派官职来收买人心,巩固自己势力的手段。

慕尤丁刚上任时,为了让人民接受他的名不正言不顺,一坐上首相宝座就一再强调他不是叛徒,同时也一再标榜自己组的政府,必是一个清廉的政府。这才过去没多久,因贪污而被控的被释放了;默默无名的小官员,都因为跳槽国盟,当上了官联公司的董事或主席等高职。这等情景让人忍不住想起安华对马哈迪隔空哀嚎的那一句话──觉得自己更有资格向只顾争权夺利,不顾老百姓死活的当今政府大声问一句:还要我(们)受苦多久?

作者 : 邱琲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9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