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9 16:35:04  2298339
南峇山重开 山友好乐‧守SOP登山还助清扫步道落叶
大柔佛

在南峇山步道上运动,山友享受登山活动,与大自然亲密接触。
在南峇山步道上运动,山友享受登山活动,与大自然亲密接触。

(居銮29日讯)居銮南峇山重新开放,登山客乐开怀!各族民众今早纷纷登上南峇山,在活络筋骨的同时也和许久不见的山友相见欢,其中不少热心山友也协助清扫步道和沟渠的落叶,让登山者能有好的环境,享受久违的登山体验。

登山客向来在早上10时前和傍晚时分登上南峇山,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记者今日前往现场察看情况,发现上山民众虽络绎不绝,但都保持距离做运动,没有人潮的聚集。

据悉,不少登山发烧友在南峇山未开放时,也会在山脚下运动,因此第一时间就获悉重新开放消息,周六和周日已有不少登山客上山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呼吸新鲜空气。

黄天礼:复业摊贩不多

流动摊贩黄天礼(80岁)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透露,他日前看见森林局官员前来拆除警戒线,得知南峇山已获准开放,昨日便前来南峇山入口处营业,因为是星期日,人潮比较多。

他透露,目前摊贩如果要在地上摆档,需要围上警戒线规划范围,比较麻烦,因此现在仍然使用摩哆车车斗来贩卖水果。

他说,现在买气还没有恢复,而其他摊主可能还未接获消息,回来营业者不多。

此外,他也提到,封山期间南峇山山脚满街都是猴子,但是人潮和车辆一多,猴群就比较少出没。

黎煌华正处理堆满沟渠的落叶,好让水流不受阻。
黎煌华正处理堆满沟渠的落叶,好让水流不受阻。

黎煌华(左)在山友的协助下将枯叶移到一旁的空旷处。
黎煌华(左)在山友的协助下将枯叶移到一旁的空旷处。

黎煌华:与友人清理步道落叶

热心山友黎煌华(73岁)在不能上山的日子,都会前往湖滨公园跑步运动,他指出,在南峇山获准重新开放后,傍晚到湖滨公园运动者明显有减少,相信有部分民众转移阵地到南峇山运动。

他向来会主动协助打理南峇山步道上的清洁,在星期六得知已可进入南峇山的消息后,便和友人前来清理步道上积累了3个月的落叶。

他表示,南峇山3个月来没有开放,步道上和沟渠里满满都是落叶,有约两寸的厚度,他说,以往在清扫的时候也获得许多山友的合作,尤其是友族同胞,很是乐意协助清理工作。

陈启枝表示,登山路程碰上许多久未见面的山友,加上空气清新,身心愉悦。
陈启枝表示,登山路程碰上许多久未见面的山友,加上空气清新,身心愉悦。

陈启枝:看报纸得知开放

陈启枝(66岁)表示,今早看了报纸,才知道南峇山已重新开放,特意前来登山。

他指出,南峇山重新开放后空气清新,在路程上也与不少老朋友碰面,令早晨充满朝气与活力。

萧锦祥协助清扫广场上的落叶,让民众能有清洁乾净的场地可以使用。
萧锦祥协助清扫广场上的落叶,让民众能有清洁乾净的场地可以使用。

萧锦祥:得知重开即刻前来

萧锦祥(75岁)指出,他固定到南峇山运动已有约7年的时间,今早在与友人喝茶时听闻南峇山重新开放,就即刻前来走走看,他也协助清扫广场上的落叶,让民众能有清洁乾净的场地可以使用。

张秀圆:民众保持社距上山

张秀圆(60岁)则透露,她在星期六早上原本计划沿着南峇山脚的公路运动,但看见警戒线已拆除,有登山客上山,也有义工在进行清理工作,便改为进行登山运动。

“第一天重入南峇山时满地都是青苔和落叶,而且有一股气味,可能是动物的屎尿或是叶子腐烂的味道,但今天已经没有了,空气非常好。”

她指出,登山活动也可以遵守社交距离,因为民众大多是一个一个上山运动,一般上运动完就回家,不会在山上逗留,而且做运动也有助提升免疫力,对抗疫有所帮助。

张秀圆指出,民众大多是一个一个进行运动,可以遵守社交距离
张秀圆指出,民众大多是一个一个进行运动,可以遵守社交距离
南峇山开放后,前往的民众络绎不绝,山脚入口处有者准备上山,有者运动结束在凉亭歇息,也有在原地热身运动者。
南峇山开放后,前往的民众络绎不绝,山脚入口处有者准备上山,有者运动结束在凉亭歇息,也有在原地热身运动者。
流动摊贩黄天礼指出,南峇山重新开放后人潮和车辆变多,猴群较少出没。
流动摊贩黄天礼指出,南峇山重新开放后人潮和车辆变多,猴群较少出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9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