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社论.敦马的“华人富有论” - 言路 | 社论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9 20:00:00  2298398
社论.敦马的“华人富有论”
社论

日前,敦马接受香港《亚洲时报》访问时表示,对“富有”的大马华人很有意见,华人和其他族群,以及城市和乡间的所得差异,都是“贫富差距”的不健康现象。他还说,贫富差距足以引发革命和暴力,他两度任相的最大遗憾,就是无法解决大马各族之间贫富差距的问题!

有关“华人富有论”?在此先向老人家请教3个疑问。其一、请他提出具体数据证明华人比较富有,不要凭感觉说话;其二、假设华人比较有钱,必然缴交更多税赋,对国家建设和贡献也就凌驾其他族群,他愿意承认这一个事实?其三、假设华人比较有钱,必然拉高GDP和国民年均所得,相信他不希望大马是一个“均贫”的社会?

有关“华人富有及贫富差异”的课题,他应该反躬自省。其一、如果他关心民间疾苦,应该了解贫困华人的比例不在少数;其二、他的治国能力有问题,曾经两度拜相,为何还无法解决各族之间的贫富差距?其三、贫富差距足以引发革命?一个已经下台的前首相,为何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发表这类言论?

敦马的“华人富有论”很不恰当,今天,华人的微薄财富不是从天而降,我们不偷不抢,不靠政府施舍的拐杖,而得以过上小康生活,是靠自身努力和省吃俭用存下分毫积蓄。敦马曾经两度拜相,怎么就不教会一些百姓丢弃拐杖,一起勤奋工作?他一生的过失罄竹难书,这是其中之最!希望新政府能引以为戒,今后致力培养全民“自力更生”的新国民精神,只要勤奋,就能富足!

丢弃拐杖文化,可以要回民族的尊严!以下举个例子。

清朝统治中国初期,一直视“八旗军为国家根本”,除了科举考试加分(固打制),还每月米银津贴(拐杖文化),这些措施导致八旗成员快速腐败。雍正继位后,不顾八旗大臣反对,下令三年内“整顿旗务”,最终让八旗军重新抬头挺胸,以当时旗人只占中国人口的2%,汉人要养活旗人,何难之有?雍正用心良苦,但大马的政客呢?

至于“贫富差距说”,我们且用“基尼系数”证明大马贫富差距问题并不严重。根据联合国2018年公布的数据,大马基尼系数0.428(1984年至2016年的平均值0.435,变化并不大),新加坡为0.398、印尼0.392,贫富差距和大马差不多。反倒是泰国0.902(世界贫富差距最大)和菲律宾0.479的情况严重的多,但未曾听闻他们闹革命!

根据基尼系数,证明敦马“贫富差距说”的立论不成立。如果随口说说,只会造成巫族同胞产生“华人窃取国家财富”的误解,这对族群和谐有何助益?以他的身分,为什么就不能谨言慎行,别再用自己的剰余价值制造纠纷!

敦马很能说三道四,那么我们也盘点一下他任相22+2年的政绩,看看他的本事?

从1981年上台至2003年卸任,敦马仼相22年间,大马国内生产总值(GDP)从250亿美元增至1102亿美元,只成长4.4倍;而同期间的新加坡却从142亿美元攀升至977亿美元,成长6.9倍。如果以新加坡为标杆,那么敦马是否应该为新马经济成长的巨大落差,负上最大的责任?

另一个用来衡量人民富裕程度的“国民年均所得”(PCI)指标,敦马的绩效也一样糟。1981年,大马国民年均所得1784美元,至2003年为4472美元,只成长2.5倍。反观新加坡,同一期间的国民年均收入,从5819美元增加至2万3261美元,成长4倍。即使到了2018年,大马国民年均所得也才1万零460美元,只达到新加坡1989年1万零462美元的水平,足足落后30年!

早在1965年分家时,两地国民年均所得相去不远!如果敦马能干,今天我们会和新加坡百姓一样过着“均富”的日子,而不是政客们三天两头把财富不均的话题挂在嘴边。

当了22+2年的首相,国家贫困他难脱关系,如今下台了就应该反躬自省、封口少言,别在政坛搅局,就是全民之福!

作者 : 社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9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