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29 20:36:57  2298496
我对父母的愧疚
有故事的人

1589GHL20206281411293560422.JPG

郑德泉‧58岁‧柔佛昔加末北根也美人‧自雇人士

我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是无法让父亲在世时,看到我成功戒毒和重获新生。

我念中五时在好奇心驱使下,吞了人生第一粒迷幻药,后来在友人怂恿下吸食大麻,最终为寻刺激而染上白粉毒瘾。

在那段沉溺毒海日子,我在吉隆坡活动,两年没有和家人联系。父亲得知我的行踪后,让弟弟找到我。那一刻,我知道父亲和家人从来没有放弃我。

重回昔加末生活后,我试过很多方法都无法摆脱毒瘾。

自父亲在1993年去世后,我更亳无忌惮地吸食毒品,母亲屡屡劝说戒毒,甚至曾对我说︰“是不是要我下跪,你才愿意去戒毒?”

2001年,在一个成功戒毒的同乡介绍下,我前往柔佛拉美士双溪加叻的加略山福音关怀中心戒毒。

临行前一晚,我向母亲讨了150令吉买毒品,吸了人生的最后一次的白粉;隔天,我在关怀中心大门之前,再抽上最后一根烟,才在家人陪同下进入中心。

那一天是9月25日,我记得十分清楚,因为这个日子对我很有意义。

在首阶段的14天隔离室里,我都一一挨过去,心态也从“要我戒毒”逐渐变成“我要戒毒”,并在勤于祷告、弟兄扶持和家人关怀下,完成2年的戒毒生涯。

离开福音中心后,我到弟弟经营的咖啡店帮忙,每当嗅到顾客燃吐的烟味时,心头就萌起试抽一口的瘾头,不过在三几年后,我反觉得烟味难闻无比,一嗅到赶紧避之夭夭。

2011年,我在众人祝福之下,与太太李美芝结緍。

我的妈妈王玉英在2016年去世,我在悲痛中感到一丝欣慰的是我让在她有生之年,看到我成功戒毒重生。

对于我的父亲郑光辉,我感到更多的愧疚。如今,我唯有仰天对他说︰“爸爸,我已成功戒毒了,您别再为我操心了……”

在众人祝福之下,郑德泉和李美芝于2011年在昔加末注册结婚。
在众人祝福之下,郑德泉和李美芝于2011年在昔加末注册结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9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