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30 14:52:02 
邓章钦:无论夺权或备战大选·希盟++须有合作共识
全国综合
邓章钦认为,如果希盟要夺权,理应静悄悄来做,谈不拢的闭门会谈,而不是发联合文告或敲锣打鼓,你看喜来登政变前有发生这些事情吗?
邓章钦认为,如果希盟要夺权,理应静悄悄来做,谈不拢的闭门会谈,而不是发联合文告或敲锣打鼓,你看喜来登政变前有发生这些事情吗?

(吉隆坡30日讯)雪州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认为,希盟要夺权还是备战下届大选,都需要做好希盟++阵营的合作基础和共识,同时采取静悄悄的夺权策略,要是没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就先做好反对党的角色。

对于希盟夺权的策略,他相较“喜来登政变”解释,对方静悄悄地用了一星期就变天了,但希盟却敲锣打鼓进行,把希盟的首相配对策略摆在全世界给别人看,让敌方看清楚希盟的弱点,一目了然,很容易遭人击倒。

要夺权应静悄悄

他日前在《希盟出路:努力夺权,还是备战大选?》线上讲座上以选民的角度来诠释这个主题时说:“如果我们要夺权,理应静悄悄来做,谈不拢的闭门会谈,而不是发联合文告或敲锣打鼓。你看喜来登政变前有发生这些事情吗?没有啊,人家都是静悄悄来做,一夜之间把你打倒,你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现在自己在分裂、争吵,这样的话不用说夺权,可能连准备下届大选的资源和心情都没有,这样的备战连下届大选也会输。”

希盟宣言是否要改良

邓章钦认为,如果希盟++没有合作基础,一旦夺权后又会出现争论,特别是针对华社关心的统考、爪夷文等课题的处理;大家是否有时间讨论和执行宣言,这个是很大的问题。

“我们在新的基础下,要如何进行希盟宣言的制度改革,是否谈地方政府选举……而我们是否要有希盟宣言改良版?”

他觉得,在希盟执政的22个月,似乎忘记地方政府选举,而且是对此研究几年,本来在希盟做反对党时就已同意的事项,执政时就需要时间研究了。

“政治人物有时所谓的研究是自欺欺人,不要做的东西就要官员研究,准备很多报告,结果一拖就一年或一届,结果制度就没有改革了。”

夺权后没共识很危险

他说,希盟夺权过后没有共识是很危险的,危险在于没有获得舆论的支持,连中间选票都可能赢不了,而这如果没有很好处理,即使到了下届大选,也同样面对如何说服中间选民给予支持等问题。

他以槟城和雪兰莪在2008年夺下州政权后迅速做出制度改革为例,质疑为何希盟政府在22个月的制度改革步伐如此缓慢,没有实际的效果,造成支持者怀疑希盟改革的决心,还看见各党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这是要去正视的问题。

反对党理想主义还在吗?

另一方面,邓章钦询问,反对党从独立至今是靠建立公平社会的理想主义而生存,以执政的理想和方向来引导和凝聚群众,而过去维持的理想主义是否还存在?大家是否还认同?

“有关韧性的反对党,我觉得那些在2008年或2018年大批进来希盟的(党员),可能他们现在因不安全了而离开(退党),如果是这样,就让他们离开吧,最重要是我们的理想有没有保住?”

他觉得,希盟现在要把力量凝聚起来,掩盖分歧点,要想再次成功,就要吸取原有的经验,做出最好的决定,才能达到最好的目标。

“要是希盟没法掌权,那就做好反对党的角色,这个才是政治人物要做到的。”

不应“首相说了算”

另一边厢,他强调,希盟在整个政府的操作和内阁部长的委任复制了国阵时代,由首相说了算,而这应由4个执政党分配,希盟一定要进行这方面的政治制度改革。

“我们让国阵时代‘首相说了算’重新出现在希盟的年代,这是很大的错误,这个一定要搞清楚,未来的首相不是一人说了算,有什么不同意,闭门谈好了,再由首相去执行,这个才是正确的阵线。”

若砂政党联盟(GPS)有意愿靠拢希盟,邓章钦认为,这会让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寻求国家元首解散国会,举办闪电大选,相信全世界都认为希盟不会胜选,因为慕尤丁政府在冠病疫情控制好,在马来社会的民意很高。

对于议会改革,邓章钦强调,国会委员会只能在国会会期以外开会,而非为了自己的方便,以服务选民的借口,修改议会常规,这个就是政治的纰漏和症结。

黄进发认为,解散国会对巫统和伊党最有利,即使国家元首不赞成解散国会,那巫统和伊党就在全国发动示威,那时就会解散国会。
黄进发认为,解散国会对巫统和伊党最有利,即使国家元首不赞成解散国会,那巫统和伊党就在全国发动示威,那时就会解散国会。

黄进发:希盟++面对2攻势

政治学者黄进发说,如果不换政府,希盟++就会面对两个攻势,一个是选择性向反贪会提控议员,第二个是双管齐下同时拉拢人跳槽,这个想法是做不成政府,在野党也做不成;如果这是希盟努力换政府的原因,那就需要有韧性的在野党。

他认为,如果希盟换政府后,大家可以同心同德在最长36个月把东西做好,那会比做在野党有利,但如果一执政就出现狗咬狗骨,过去22个月的内耗和面对选举,你(希盟)有可能赢吗?

要执政须让选民信服

他觉得,希盟要执政不是政党联盟,而是要看社会和选民的联盟。

“你(希盟)有没有办法取得55%选民的支持?希盟的基础不是很强,有49%的选票,却因巫统和伊党的选票分化而执政……最后你有没有整理一套东西能让选民信服?”

他说,竞选宣言有两种看法,第一是讲完没人信的道具,而这是希盟主流派的想法;第二是欧陆国家会花很多时间依据竞选宣言去谈联合政府,不是争取官位数目,如德国组成联合政府是9月选举,有时圣诞节前或复活节还选出政府,因为他们要讨论与选民连接的政纲。

“希盟推出令人兴奋的首相人选配套,但没有面对最大的问题,即希盟宣言,而4个政党没有真正看过这个宣言,是旺赛夫写完后,大家觉得好看就让它通过,结果选后就面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反弹,但这不是说不能做,而是要有个配套实行。

“如果过后举行闪电大选,希盟要摆出什么宣言?还是照搬原本的宣言再摔多一次?抑或调整宣言?如果是后者,那样关键的调整有谁来谈吗?

“在你还没拿下政权前,是否要做好反对党的工作,比如说国盟政府提出3亿令吉的援助配套,那反对党是否如在野时提出影子预算案,对国盟政府的配套提出另一项配套?”

指安华没做好反对党领袖

黄进发认为,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是个失败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因为没有去谈影子内阁,在还未做政府,连反对党领袖都做不好。

“身为反对党,要动员民意,如选择性的提控,之前偷臭豆者被监禁15个月,但前沙巴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贪污几十亿令吉却没事,民众的反弹激烈,但希盟没对此做什么。”

解散国会有利巫伊

对于慕尤丁若迫于形势解散国会一事,他觉得,这对巫统和伊党最有利,即使国家元首不赞成解散国会,那巫统和伊党就在全国发动示威,那时就会解散国会。

“我觉得希盟有一些是迂回爱慕尤丁派系,如果你这样逼供,慕尤丁就可以从后门变前门首相。”

“不要犯安华在2008年916政变的错误。”

有关沙巴人民复兴党沙菲益为希盟++首相人选,黄进发认为,这是沙菲益现实的考量,因为沙巴民主复兴党受到国盟政府的相关调查,所以采取反手为攻,但若弄到局面更乱,这样做法还很合理吗?

余福祺说,如果安华继续不能和阿兹敏派系和解或与马哈迪谈判,将继续有败势把政局引向更糟糕的现象。
余福祺说,如果安华继续不能和阿兹敏派系和解或与马哈迪谈判,将继续有败势把政局引向更糟糕的现象。

余福祺:一方全输破坏民主转型

时评人余福祺说,在马哈迪阴影和安华悲剧的时代背景下,不管谁是输家,都不能把他推出赛局,如果其中一方全输,这种败势会破坏民主转型和法治社会,如阿兹敏就是一例,有份参与喜来登政变。如果安华不能继续和阿兹敏派系和解或与马哈迪谈判,将继续有败势把政局引向更糟糕的现象。

他认为,夺权的想法会牵引更多政治博弈,这不会让公民社会壮大,也不会巩固民主法治。

对两线制不乐观

“另一种声音是扮好反对党回归两线制来平衡。不管是希盟或国盟,执政党都会压缩反对党的资源,让他们没有言论空间,更别说是动员,而在这个对政治疲劳和绝望的时刻,对民主两线制的重新推崇的活力会否重新绽放,我不太乐观。”

另一方面,他提醒,利益导线的科技将奖赏两极化的言论,来增加人流和激烈的讨论,而这些人不是实体人和选民,而是外国公关聘请的假选民、人工智能机器人等进一步激化言论,让算法倾向带出为了增加舆论的网军,但这些网军不是真的选民,使到人们不懂得时局;其二是网军会混淆政治操盘家,让他们做出误判。

“我怀疑,喜来登政变有一半是通过社交媒体的网军煽风点火有关,如果你(反对党)连社交媒体的突围都没有完胜把握,加上受限于冠病举措,又面对国营媒体的正面宣传,你(反对党)回应负面的着力点不多,无法激起铁粉的愤怒,是否还能动员基本盘或城市人大举回乡的优势吗?”

《希盟出路:努力夺权,还是备战大选?》线上讲座的举办单位为隆雪华堂,主持人为马来亚大学高级讲师吴益婷,有超过500人上线观看。

余福祺说,如果安华继续不能和阿兹敏派系和解或与马哈迪谈判,将继续有败势把政局引向更糟糕的现象。
余福祺说,如果安华继续不能和阿兹敏派系和解或与马哈迪谈判,将继续有败势把政局引向更糟糕的现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30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