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6-30 18:23:39 
逃离委内瑞拉到秘鲁讨生活‧一家14口全染疫
即时国际

威尔默(右)染疫后终日躺在床上休养,由妻子与女儿轮流在床边照料。(图:法新社)
威尔默(右)染疫后终日躺在床上休养,由妻子与女儿轮流在床边照料。(图:法新社)

(利马30日法新电)才出狼窝,又入虎口。2年前从委内瑞拉搬到秘鲁的赫尔南德斯一家14口,原本满心期待认为已脱离苦海迎接新生活,不料冠病粉碎了他们的梦想。在老祖父染疫病殁后,全家人也跟著一一感染病毒。

44岁的威尔默‧赫尔南德斯躺在利马南部狭窄的家中,脸上罩著氧气罩。他气喘吁吁地说:“我的生命似乎逐渐消逝。”

63岁父亲已死

其63岁父亲在本月21日父亲节当天,不敌病魔逝世。与其他国家相同,秘鲁和委内瑞拉在6月的第三个周日庆祝父亲节。

威尔默的37岁妻子、担任护士的狄加度说:“我丈夫把氧气让给父亲用,但很不幸,他已病得太重。”

她说:“看著父亲的离开,我们只能在心里默默哭泣。”

疫情爆发前,秘鲁是拉丁美洲成长最快速的经济体之一,反观委内瑞拉陷入政治动荡,加上经济大崩盘,迫使80多万人出走邻国以求更好的生活,而赫尔南德斯一家是其中之一。

与大多数的人一样,他们经由陆路,穿过哥伦比亚与厄瓜多后抵达秘鲁。

赫尔南德斯一家以巴士当作交通工具,14口人包括威尔默夫妻、9名子女、父亲老赫尔南德斯与孩子们的其中两位叔伯。

威尔默原先在家乡街头做乐队主唱维生,在各大派对与公司活动中表演。

在利马落脚后,威尔默与其中一个儿子继续在街头演奏卖艺,而其他成年家庭成员则以开德士或在街头摆摊维生。

他们在利马一处公墓附近的贫民窟租一栋3层简陋砖屋。起初日子还算不错,原本还以为会一步步更上层楼,不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令生活一夕变色。

狄加度告诉法新社:“从筛检结果来看,我们之中只有6人染疫。但如果从症状来看,我们全都是阳性反应,从最小的6岁女孩到年纪最大染疫不治的公公,无人能幸免。”

“慢慢的,孩子们都病倒了。他们一个接一个染疫,现在最虚弱的是我的丈夫。”

秘鲁约有28万人感染病毒,至今死亡病例累计超过9000例,是继巴西之后,拉丁美洲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30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