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6-30 21:37:44  2299180
不能“零距离”互动·学记返校园兴奋又担忧
花城

N2056 / 梁捷威 / 波德申高级中学

N2064 / 郑雨欣 / Zenith国际学校 / 联合报道

(芙蓉讯)“我们终于开课啦!”

因受到疫情及行管令影响,全国学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长的“学校假期”,适逢政府宣布回复国内中五、中六应试生的学业,学生终于重返学校学习,森州学记队共有21名学生重返校园。

一起看看,复课生在新常态之下的全新学习环境,究竟如何吧!

王佳玟(波德申高级中学)
王佳玟(波德申高级中学)

高兴见到同学

王佳玟(波德申高级中学)

“经历了3个月的行管令,让我在开学当天有点睡不醒,但想到能见到许久未见的同学们就如“打了鸡血”般,到了学校,我们都要完成了标准作业程序(SOP)后才可以进入各自的教室,看到班上的同学都健康、开心来上学,真的很高兴!老师也感叹疫情时刻,仍有大部分学生照常上课而感到欣慰。”

程扬盛(波得申高级中学)
程扬盛(波得申高级中学)

班长替全班买食物

程扬盛(波德申高级中学)

“我们终于开学了!我抱着忐忑的心情重返校园,为了避免学生群聚,班长代表全班学生到食堂买食物,对我这种‘懒癌患者’来说是最大‘福利’;学校也把楼梯分成单向行道,虽无法像以前般自由走动,但家长也更加放心。”

梁捷威(波德申高级中学)
梁捷威(波德申高级中学)

与同学隔空对话

梁捷威(波德申高级中学)

“自踏入校门起,必须跟着老师的安排‘行动’;回到班上,只能和同学‘隔空说话’,不能随意离开座位。社交距离、分时段下课、厕所只能容纳1人等,一切改变都在说明我们已步入新常态阶段了。而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太久的‘分离’竟让同学甚至忘了教导他3年的老师名字,当场让老师既伤心又无语。”

邱佳雯(波德申高级中学)
邱佳雯(波德申高级中学)

盼早日恢复自由

邱佳雯(波德申高级中学)

“没想到原本短短一周的学校假期,一放就是98天,让我左盼右盼,终于可以开学了。我对新常态的校园生活感到很陌生,无法像以前一样地自由行走,学校也少了很多欢声笑语,只希望疫情赶快过去,让我们可以回到以前的校园生活。”

范湘怡(波德申高级中学)
范湘怡(波德申高级中学)

校园不再充满活力

范湘怡(波德申高级中学)

“复课首日看到空荡荡的操场、食堂、篮球场,让我内心百感交集,这次的疫情改变了很多事情,学生无法再一起下课、玩耍;无论到哪里也只能独自前行,不能与同学肩并肩,整所学校少了应有的吵杂和热闹,学习环境也变得死气沉沉。希望能够尽快回复校园生气。”

张蕙茵(波德申高级中学)
张蕙茵(波德申高级中学)


一整天都得呆在位上

张蕙茵(波德申高级中学)

“开学第一天难免会有些不习惯,屁股几乎全程‘贴’在椅子上,非必要都不能离开座位,虽然全校都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但我总希望能和同学们一起谈笑风生,打打闹闹,这才是校园该有的和谐氛围。”

颜煜建(波德申高级中学)
颜煜建(波德申高级中学)

防疫工作完善

颜煜建(波德申高级中学)

“虽说我国现阶段处于复原期行管令,但学校却没有因此掉以轻心,从进入校门口到课室,地上都贴了各种社交距离线及单行路线,每个角落都有老师在站岗,一旦学生违反‘SOP’就提醒,显然学校在防疫方面做得很棒,大家也能安心上学。”

邱凯璇(波德申高级中学)
邱凯璇(波德申高级中学)

需要时间适应校园新常态

邱凯璇(波德申高级中学)

“终于‘熬’到了复课日这一天,对于新常态的学习生活,我需要时间重新适应,也因为疫情关系,学生之间的互动几乎为‘零’,我们隔着至少1公尺的距离,无法像从前般说‘悄悄话’,但我相信这是好的开始,至少疫情已减缓,‘零’案例也指日可待。”

萧铭嬅(文丁综合中学)
萧铭嬅(文丁综合中学)

遵循防疫SOP

萧铭嬅(文丁综合中学)

“中五、六生终于告别了‘待家百天’的日子!开学日除了意味着学生需回归正常的学习轨道,更是同学接近百天后的相聚,但由于校方根据‘SOP’分段下课及放学,学生之间根本无法见面,还是有些难过和小失望。然而,在现今的疫情期间,防范措施依然很重要,所以我们一定要遵循学校的安排,不能让疫情有机会卷土重来。”

廖淽晅(文丁综合中学)
廖淽晅(文丁综合中学)


又兴奋又担心

廖淽晅(文丁综合中学)

“我对复课日虽感到兴奋,但另一方面又很担心,因为回校的人数有约500人,若无社交距离还是很危险,所以,校方分成3个下课时段,我选择了自带食物到学校,既方便又能远离人群。经过了第一天的校园‘SOP’,我觉得校方采取的防疫措施非常妥当,学生都能安心到校上课。”

何志伟(拉惹朱马安中学)
何志伟(拉惹朱马安中学)

同学上课打盹

何志伟(拉惹朱马安中学)

“经过3个月的安逸生活,很多学生都‘毫无防备’地重返校园,不少习惯了假期生活的同学,在上课时间经常打盹也让老师很懊恼,只能给多一些时间重新适应新常态的学习环境。短短半天的学习,也让大家怀念以前的校园生活,课余时间可随意溜达,如今只能被限制待在课室内。”

刘运颖(Zenith国际学校)
刘运颖(Zenith国际学校)


放假懒散 开学努力备考

刘运颖(Zenith国际学校)

“我就读中四,因为国际学校也正式开课,而我也迎来了开学日,犹记假期初时,从一开始的自律及有目标的生活,但随着时间久了,没人管制后也逐渐启动了‘懒散’模式;事实证明了,人不努力就真的会后悔,开学两个星期后就迎来考试,让我措手不及,只能临时抱佛脚。”

郑雨欣(Zenith国际学校)
郑雨欣(Zenith国际学校)

处处被“监视”

郑雨欣(Zenith国际学校)

“回校上课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可以跟朋友和老师面对面交流,但新常态的校园生活却打破了以往的学习环境,如今学校冷清清,每个人都要保持社交距离,在校园范围走动,都会有老师监视着。走道也被画了很多线条和箭头,有时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走在‘对的路’上总感觉像在‘坐牢’。希望有一天,我们都能脱下口罩,拉进彼此距离!”

陈洁铃(马口启文中学)
陈洁铃(马口启文中学)

师生处处不便

陈洁铃(马口启文中学)

“一进校门口就看到校长提醒同学戴口罩及勤洗手,食堂也严禁堂食,改由每班负责老师安排学生各时段购买食物,然后回到课室享用。各种标准作业程序也让师生处处不便,希望疫情赶快过去,让我们可以回归正常生活。”

李伟菘(芙蓉振华中学)
李伟菘(芙蓉振华中学)

努力学习打造未来

李伟菘(芙蓉振华中学)

“虽然学校如今不能像从前般自由走动,但我认为,开学的目的不只是给中五、六生去应付考试,而是学习为自己的未来作出抉择,为自己的人生道路作好准备。”

陈盈璇(淡边运达中学)
陈盈璇(淡边运达中学)

人数减少 提升学习进度

陈盈璇(淡边运达中学)

“首日开课,各种标准作业程序让我们难以适应这个拘谨的环境,不过,校方把班级的人数限制在10至12人,由于人数减少了,大大的提升学习进度,也是一桩好事!”

林启乐(马口曼梳中学)
林启乐(马口曼梳中学)

防疫过程繁琐

林启乐(马口曼梳中学)

“开学首日就体会到了新常态下的学习环境,虽然实行过程非常繁琐,但这样的新常态,也是无法避免的日常新生活,唯有好好配合,才能达到防疫的目的。”

刘俊彦(马口曼梳中学)
刘俊彦(马口曼梳中学)

减少近距离沟通

刘俊彦(马口曼梳中学)

“校方赶在复课前通过网课讲解返校的标准作业程序,除了基本程序以外,学生也明白防疫的重要,在校园内也尽量减少‘近距离’沟通的现象,彼此也有足够的防疫意识,也希望更多学生能够尽快适应新的校园生活。”

陈可莹(芙蓉美华中学)
陈可莹(芙蓉美华中学)

更专心上课

陈可莹(芙蓉美华中学)

“即便面对疫情,但中五生也即将面临预考和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试(SPM),虽不能像往常一样自由活动,但至少我们可更专心地上课,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努力考好,有更好的未来。”

罗美珺(芙蓉美华中学)
罗美珺(芙蓉美华中学)

校园熟悉又陌生

罗美珺(芙蓉美华中学)

“熟悉的钟声把我从睡梦中唤醒了!没错,终于开课了!本以为中五的校园生活将非常精彩,却因为疫情而在家里待了3个多月,踏入校园的感觉即陌生又熟悉,学校里的嘈杂声少了,出席同学也减少了,希望大家早日回到正常的生活。”

庄美琪(芙蓉美华中学)
庄美琪(芙蓉美华中学)

教室变清静

庄美琪(芙蓉美华中学)

“同班同学被拆分成3班,曾经42人吵吵闹闹的教室,顿时间‘清静’了不少,不仅班上人数有变,就连桌子也是彼此相隔1公尺,同学们之间的互动在老师严格的管控下变得疏远。”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30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