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4 13:49:00  2299303
饥饿30爱心艺人 阿晨& 彤彤:盼用小善意,换无限可能
教育专题

贫困线下的蒙古家庭,生活条件不好,面对维持生计的压力,身为父母的骨子里却很坚强面对,孩子也有自信地学习新事物,相信只要提供一点的援助和扶持,就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这是阿晨和彤彤结束蒙古探访团之后的感想。

去年11月,2020年饥饿30爱心艺人阿晨和彤彤暂时搁下电台工作,随大马世界宣明会,远赴当时零下20度的巴嘎诺尔(Baganuur),走进蒙古包,听了多个家庭和单位的故事。


阿晨和彤彤在蒙古包幼稚园与小朋友合照。(图:大马世界宣明会)
阿晨和彤彤在蒙古包幼稚园与小朋友合照。(图:大马世界宣明会)


第一次来到巴嘎诺尔,跟阿晨和彤彤的想像不远,知道这个季节寒冷、看不到大草原、人民只说蒙古语、生活环境不佳,但跟自己想像有落差的倒是遇到的人面对生活的态度。

阿晨说:“看到他们很知足,过得蛮开心的,我一向认为慈善不该是怜悯、觉得人家很惨,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那选择是可以持续发展的。”

阿晨和彤彤皆认为蒙古人有的是纯熟的技艺,如畜牧的专业,但欠缺施展技术的平台。“他们目前多是自己在做,若可以结合其他业者一起做,虽说有竞争,但力量会比较大。不必像现在一个人长时间地做,没时间照顾家庭。”阿晨这么认为。彤彤也认同这一点,她提出,例如可以几间修轮胎的业者合作,提高大众对他们的信任度,也可以办手工市场,推动本地产品。

彤彤:蒙古人自信刚强

从这次探访活动中,彤彤发现蒙古人蛮有自信的,看到他们骨子里的坚强,很堂堂正正地分享他们的生活故事,小孩也勇于表达自己。“我觉得这很好,可能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很好,但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而会尝试要做得更好。如果坚持做一件事情,且做得比一般人好,那就是他的强项。”

听过儿童救援俱乐部、学生记者俱乐部学生的分享,阿晨和彤彤欣喜看到这班小朋友的表现和热忱,还有蒙古包幼稚园学前教育的完整。阿晨说:“小朋友都挺外向,不会冷漠。”

彤彤看到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是成熟的,水准比很多地方都好,这表示有人带头去做,或许还有些被忽略的孩子是需要关怀。“孩子们是有想法的,会自主学习,只要把这些方法普及化,加上科技的辅助,他们会进步得更快。”

有想法又充满正能量

11岁就缀学、坚持要放羊的牧羊童让阿晨印象深刻,这个孩子很清楚自己的志向就是要做好畜牧工作,不顾其他人的想法和眼光,只管做好一件事。还有一名天生没有鼻梁的男孩,虽然容貌缺陷,却很有自信,一家人满满的正能量给这小男孩很大的支持。

彤彤谈起探访行程中一个父母严重酗酒、现正努力戒酒的家庭。

“类似个案在巴嘎诺尔不少,可能短期内有太多伤痛,他们需要更多精神上的支持、心理层面的援助。”

彤彤说,人类一定是先确保三餐温饱,才去想心理需求。在没能吃饱的情况下,要一个人坚强,是需要很多的心灵支持,这不是一两天或者跟他说你坚强一点就可以办得到的,而是持续地去关怀和帮助。

这些家庭的小朋友,看到母亲为生活而悲伤,一定感受得到,只是不懂得表达或者无力。“我们不能确保最后他们可以到哪里,如果能够让他们坚强,帮助小孩子找到更多可能,就有不一样的结果。”

阿晨:慈善不是可怜

阿晨十多年前曾参加过饥饿30营,当时是在武吉加里尔体育馆举行,除了主持也身体力行跟营员一起体验挨饥。对于饥饿30能够发挥的力量,阿晨再次强调,慈善不是可怜,如果现在的我们方便、有多了的东西,不妨帮助改变他们的家庭环境和小朋友的未来。“这是地球村的概念,只要种下这颗种子,种子发芽的影响力是很大的,我们有机会成为改变的一分子。”

彤彤这几年来主持过饥饿30倒数活动。2018年,她曾与Cody办饥饿30自办营,由团队协助筹办,约200人参加。办营原因是发现她的观众很多小朋友,她以前时常参加生活营,现在的孩子却鲜少参加这类活动,宁愿宅在家。希望自己的频道除了提供娱乐之外,也能够灌输年轻人有意义的内容,如认识饥饿30这类活动。

“只要给一点的支持是可以看到效果的,尽管做的事情看来很小,但很到位,符合受助者的需要,至少可以帮到一间学校、一个家庭,资助远方的朋友,一起打拼和进步。”


不怕生的恩儿讨人喜欢,小小身躯的烫伤疤痕也让人心疼。(图:大马世界宣明会)
不怕生的恩儿讨人喜欢,小小身躯的烫伤疤痕也让人心疼。(图:大马世界宣明会)



酗酒家庭的悲痛

人们很容易对一些事情抱持理所当然的想法,认为事情的发生是因某些部分没做好,其实没有亲身经历过是难以理解个中的困难和障碍,许多贫困和脆弱家庭问题导因,不只是个人因素,还关系到整个社会文化和环境。

35岁的索妮讲述自己的家庭情况时,不禁声泪俱下,她跟丈夫的酗酒问题,遭受邻里指指点点,自己已经努力戒酒和工作,仍未被社会接受,加上担忧女儿的健康,顿感灰心。

索妮受访时,谈到她丈夫失业,丈夫曾经在矿场工作超过20年,成天在高风险的矿地底下工作。而她才开始当帮厨的新工作,之前的工作都因有酗酒前科而被解雇。索妮只受过小学3年的教育,不识字、没有技能,丈夫也一样,只能打些杂工。

17岁的大女儿在外地求学。两个小女儿都是宣明会受助儿童,两人有营养不良的问题。二女儿2年前,因缺乏照顾和营养不良而过世。访问当天站在我们跟前活泼可爱的就是小女儿恩儿。翻译员告知,她跟二姐相差一岁,知道姐姐发生什么事,访谈时我们尽量不触及这话题。

5岁的恩儿一点都不怕生,活泼地用蒙古语朗诵诗。索妮掀开恩儿衣服,现场顿时一怔,严重烫伤的疤痕清楚烙印在她小小的身躯。

孩子烫伤留疤受欺凌

3年前,二女儿还在世的时候,索妮夫妻外出离开一阵子,留下幼龄孩子在家。当时家里煮着水,水滚时小女儿意外被烫伤,身体有55%之处烫伤。索妮和丈夫回来,缺乏急救常识,把恩儿抱到屋外的大雪里“冰敷”,情况反而更糟。恩儿的肺进水,导致今天她一边肺部功能不好,尤其是冷天,容易敏感。恩儿每年都要动皮肤手术,必须经过长期特别治疗。

让索妮难过的,是无论大人和孩子都遭受到歧视,尤其是恩儿的伤疤,加上衣着不整洁,常被同学欺凌。

访谈最后,阿晨鼓励索妮坚强面对目前的不顺遂,索妮说她将会好好照顾女儿,希望生活得以改善。

索妮欣慰看着懂事、讨人喜欢的小女儿恩儿。
索妮欣慰看着懂事、讨人喜欢的小女儿恩儿。


宣明会设立志工参与机制

酗酒是巴嘎诺尔社区常见的社会问题,索妮的个案只是冰山一角,人们缺乏技术、生活不健康及压力、被朋友和环境影响、人生没有梦想,这里缺乏心灵健康方面的资源,人们不懂得抒解精神压力和痛苦,而容易陷入酗酒的泥沼。

世界宣明会在巴嘎诺尔设立志工参与机制,包括志工、小街领袖和资深老师,给予培训如何做家访和注意事项,有层次地找出需要援助的家庭。每名志工领养四五个家庭,每月家访一至两次了解孩子的生活包括三餐、健康、心灵援助等生活困难。


主办:马来西亚世界宣明会

创办伙伴:星洲日报

2020年饥饿30日期:2020年8月1至2日

2020年饥饿30将透过“宅家抗饥”的新模式举行。有意成为饥饿30勇士者,可于2020年7月29日前到饥饿30网站30hourfamine.my报名,报名者将会获得活动素材。无法参加饥饿30活动者,也可以透过捐款行善。任何疑问可联络011-1104 1243 / 012-670 6681。

脸书:www.facebook.com/my30hourfamine


作者 : 报道、摄影:本刊 关丽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4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