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1 13:52:33  2299318
“前往东京之路”集训营获好评‧综翰:成果出乎意料地好
体育封面

大马羽总教练总监黄综翰(右)表示,球员们在为期1个月的“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训练中表现出乎意料地好。(国家体理会脸书照)
大马羽总教练总监黄综翰(右)表示,球员们在为期1个月的“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训练中表现出乎意料地好。(国家体理会脸书照)



大马女单吉苏娜表示,1个月的“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让她们在不受干扰下专心训练。(国家体理会脸书照)
大马女单吉苏娜表示,1个月的“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让她们在不受干扰下专心训练。(国家体理会脸书照)



“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在6月30日结束,全队合影留念,接下来大马国家羽球队可以在7月5日全面恢复正常训练(李明晏脸书照片)
“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在6月30日结束,全队合影留念,接下来大马国家羽球队可以在7月5日全面恢复正常训练(李明晏脸书照片)



诺哈碧妲逐渐适应复原期行管令的训练,逐渐找回疫情前的状态。(马新社照片)
诺哈碧妲逐渐适应复原期行管令的训练,逐渐找回疫情前的状态。(马新社照片)



凯鲁尼占感谢当局允许他们6月1日至30日先投入训练备战明年东京奥运会。(法新社照片)
凯鲁尼占感谢当局允许他们6月1日至30日先投入训练备战明年东京奥运会。(法新社照片)






(吉隆坡1日讯)大马羽总教练总监黄综翰对球员们在为期1个月的“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训练中表现出乎意料地好感到宽心。


“前往东京之路”封闭集训营在6月30日结束,接下来大马国家羽球队可以在7月5日全面恢复正常训练,综翰分享了这1个月来的集训营成果,并认为此计划令备战东京奥运会的16名国羽球员感到兴奋。


综翰表示:“前往东京之路集训营像是一种‘祝福’,因为它使我们能够比其他任何人在行管令的约束下更早地开始训练和准备。这激励了球员重新找回节奏,有些球员的表现也超出了预期。”


集训营的成果让综翰感到宽慰,因为他此前对球员的状态感到不安,尤其是那些在明年东京奥运会上有很好前景的球员,毕竟他们在行管令期间已3个月没有进行球场训练了。


综翰承认,为期30天的前往东京之路集训对球员的心理和专注度方面具有许多积极作用,但他也坦言只有1个月还不够时间恢复以便他们能开始初阶段的训练计划。不过无论如何,他已计划下一步从7月5日开始进行第2阶段训练。


他补充:“肌肉能较快恢复约90%左右,但状态力面,可能需要多一点时间。”



整个月不受干扰专心训练

谢抒芽吉苏娜欣喜恢复状态


女单谢抒芽和吉苏娜也表示,集训营让她们恢复了状态而感到松一口气,她们也认为这1个月期间能让她们不受干扰专心训练。


抒芽说:“我们没有遇到任何干扰,我在这里感到安心。除了训练,我们只在房间里休息。有时,我们可以计划做我们需要做的事(为了我们的职业),并能够提醒自己。这是一个不同的挑战,但这是一件好事。”


去年菲律宾东运会女单金牌吉苏娜则对能在行管令后恢复训练感到开心:“我们能更加专注。由于我们无法离开(训练营),周围没有很多人,所以教练可以真正专注于我们。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但计划结束后,我想先和家人在一起。”


整个月只和李梓嘉训练

詹俊为笑言想呼吸外面空气


而整整一个月的封闭集训让23岁的大马男单师哥詹俊为“快疯了”,他笑言集训结束后他就迫不及待地离开大马羽球学院的院舍以呼吸新鲜空气。


他说:“我们在这1个月从未与外界人员进行任何真正的互动。不过,我很高兴能够在大马羽球学院继续接受训练。”


在男单组,俊为在训练中只有主教练叶橙旺和世界排名第10的队友李梓嘉作伴,每天只能和梓嘉对练。他说:“我并不是说这很糟糕,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但情况确实如此。由于人数有限,能做的事情不多。在此必须感谢叶橙旺教练,他一直在为我们综合不同的训练计划。”


“我们迫不及待地要出去。开车去探望我们的家人,有一点时间做我们喜欢的事情。”


而在过去一个月与梓嘉一起训练之后,俊为渴望看到他的进展,虽然羽总还未确定参赛计划,但他想要以让人深刻的表现入选大马汤杯队阵容。


其余国家队球员将在7月5日报到恢复训练,而自由人将在7月15日加入国家队的汤杯备战计划。


诺哈碧妲:乐在其中


另外,有参与“前往东京之路”集训营的大马跳水好手诺哈碧妲,在经过一个复原期行管令的复训,已逐渐适应新常态。


诺哈碧妲表示:“无可否认,我在开始时感到不少压力,幸好逐渐适应,身体状态也恢复,所以反而享其中的过程与乐趣。”


她说,感谢所有后勤支援的人,包括志愿团队、厨师和国家体育研究院的支援人员,非常热心及投入,直至他们结束训练。“所有人都很热心协助我们,以便让我们成为更出色的运动员。”


凯鲁:为训练恢复打下基础


对于在浮罗交怡国家风帆训练中心进行备战明年东京奥运的凯鲁尼占表示,经过为期30天的训练,终于可以协助他们慢慢恢复疫情前的状态,补回因行管令无法训练逾3个月的状态。


他说,虽然选手们在一个月的训练内,难以恢复至100%的状态,但是至少可以为接下来的训练和恢复打下基础。


他表示,他要感谢各方的允许和协助,包括国家安全理事会、青体部、国家体理会和国家体育研究院,在这一个月期间提供各种需要,才能他们全心投入训练。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1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