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2 11:15:00  2299439
英校生学唱唱粤曲
有故事的人


郑碧成.69岁.霹雳怡保人.退休人士
郑碧成.69岁.霹雳怡保人.退休人士


郑碧成.69岁.霹雳怡保人.退休人士

我小时候跟大人去看粤剧,渐渐迷上这门表演艺术。12年前,我参加霹雳善艺粤剧研究社,开始学唱粤曲。

我是英校生,而曲本全是中文,我有用英文做一些拼音,但更多时候靠死背硬记,自然学起来比别人慢,加上我是福建人,有些字发音不准,需师傅多次纠正,往往一首十多20分钟的戏曲,又学又练整整一年,才算上手。

戏曲意境隽永,要唱得入木三分,需要了解歌词,我在掌握主人公感情这方面比较吃亏,唯有不耻下问,请师傅给我讲解。

剧社每两年举办一次慈善演出,我都争取机会上台表演,不过通常都是唱曲,做戏就只那么一次,演出的是诙谐搞笑的《傻仔洞房》。我是因角色无须太多正宗功架,可以自由设计动作,才胆粗粗毛遂自荐,感谢师傅们最终挑选了我。

为了这次粉墨登场,我用一年时间练唱,一年时间专注表情身段。

我迄今掌握的戏曲只有十来首,其实认真来说,没有所谓的掌不掌握,因为每次演出前,都必须复习,以免在台上出现唱不下去的尴尬场景。

这些年因唱戏曲,让我认识不少中文字,不过不知怎的,我还是分辨不出“离”和“难”字,至今也只会说简单的华语,读就不太会。

在行管令前,我每星期回剧社两晚学习和练唱。我们社友才数十人,但感情非常好。我的太太已在22年前离世,唯一的儿子也去了外国发展。剧社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大家庭,让我觉得温暖。

我不要求自己会做大戏,我只要求自己唱好戏曲,不过我还是挺喜欢伶人扮相,有一次与朋友去中国大陆旅行,在深圳的火车头看到有相馆帮人拍摄伶人图揖的广告,我见机不可失,花了整千令吉,耗了几个小时,化了妆全副行头,拍了一套美美的图揖过瘾。


郑碧成当年演出《傻仔洞房》,不曾怯场。
郑碧成当年演出《傻仔洞房》,不曾怯场。


作者 : 陈丽丝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2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