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1 20:48:08  2299441
珊瑚川‧我的家人失踪了
城人小说


警局里,凌枫被上司叫去处理一个失踪案件,当她走到失踪组负责的位子,就看见自己的手下——以伦正在安抚一个激动的中年男人。男人激动地满脸通红,又哭又像找打架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凌枫快步上前询问。

“欸,Madam Ling我来说明!这人叫刘高,46岁,之前因为家暴曾经入狱5年。现在出狱后发现前妻带着4个孩子搬家了,可是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络方式。他找过她娘家,可是他们声称自己早就和女儿外孙脱离亲子关系,也不知道他们搬家了,连前妻的朋友们也不知道。之后他每天去前妻的娘家又骂又抛东西,他们只好报警,同事们刚刚逮捕他来警局。”以伦见状马上插嘴。

“刘高,当年报警告你家暴的是你前妻吗?”凌枫问。

“是,是。”他眼泪停了,说话比较清楚些。

“在这里签名留下电话,你先去拘留所扣留72小时,我们查到了会联络你。”以伦把报告交给他。

“就这样?你们警察到底在做什么?我的家人失踪了!你们就这样敷衍我?因为我做过牢吗?你们狗眼看人低……”

“因为之前是你前妻报案,警局有留下她的个人资料,给我们一点时间查就可以了。”凌枫打岔。

好不容易把他带走,凌枫和以伦去追查前妻的住处。奇怪的是他们连她目前工作地方、住址和孩子的学校也打探不到,前妻的朋友们也不知道一家人搬到哪里。

“怪了,就算她改名换姓,身份证是不可能会改的。难道,她为了避开前夫也买了假身份证吗?”以伦好奇地说。

可是他们查了黑市记录也是毫无所获。一个带着四个孩子的单身妈妈,五个人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我查过刘高的档案,他真的是个残忍的丈夫,时常酗酒殴打怀孕的妻子和孩子。照理说为了躲避出狱后的家暴前夫,在没有家人的帮助下,前妻才选择与孩子们消失,在新的地方从新开始,说不定她已经改嫁,孩子从新夫姓了。既然他们藏得那么好,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继续调查这案子,还他们一个和平生活比较好。”以伦感叹。

“我也这么想,不过一个成年人和四个小孩,要隐瞒警方实在是不容易,我总觉得有点可疑。”两人重新翻查资料,发现了一个疑点…

XXXXXX

隔天,他们上门拜访刘高前妻的父母。两个老人家知道他们的来历后,都露出不安的表情。趁着以伦在访问两老,凌枫迅速地在家里走走,轻轻扭开房间门,最终停在一个上锁的房间前。两老见状慌张地请她离开,因为那是他们女儿生前的房间,已经上锁很久了。可凌枫以调查之名要求他们打开房间门,他们只好照做。

门一开,两人心里缩了一下:房间里的桌上放着五个骨灰坛,还有尚未烧完的香。

“这个傻女儿!那混蛋一坐牢不久,她竟然带着四个孩子去我们的别墅烧炭自杀!多年前她坚持要嫁给那混蛋,我们当天吵得很凶,不小心说出如果她非他不可,我们就和她脱离亲子关系!可是之后她可以回来啊!我们一直都在等她回家……没想到这孩子竟然一时想不开,我们发现尸体后不想报警,我们不要那混蛋出狱后来拜他们、干扰他们!所以我们拜托从事骨灰事业的朋友把孩子们的尸体焚化了,放在女儿生前的房间拜祭。”老婆婆忍不住大哭,老公公哽咽着解释。

两老说完来龙去脉,屋里一片沉积了很久,大家一时不知该怎么做…

“如果你们还要逮捕我们,请便吧。可是请你们绝对不要让那混蛋知道他们的骨灰坛在哪里,也不要告帮过我们的朋友,可以吗?”

凌枫和以伦看着对方,两人心里非常犹豫:这下要替两老隐瞒事实,还是告他们非法处理尸体呢?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1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