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2 00:05:00  2299674
郑翊‧在宿舍捡到怪东西
异乡弄影

这周是让台湾大学生哀鸿遍野的期末周,没有人能好好睡觉,大家都在熬夜赶作业。

这天晚上,我在宿舍房间,独自埋头苦写一份电影分析报告。不经意间,我的参考书掉到了地上,于是我弯腰捡起它,然后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就在我的书本跌落的地方,一个极为显眼的位置,躺着一个小小的透明塑料密封袋,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我把小袋子捡起来,拿到桌灯下一看,心里咯噔了一下。里面装着一个似符、又似冥纸的东西,被对折再对折,曡成一个工整的四方形。

说实话,半夜在自己的私人空间,看见这种东西,真的毛毛的,毛到我差点飙脏话。

我想了一下,拿起手机拍一张照,把东西放回我找到它的地方,然后就爬上床去睡觉了。我不是胆太粗,我只是真的太累了,写报告很烧脑的。

隔天我到系上,突然想起那个怪东西,于是拿着照片问了一些人,大家的反应都非常有趣。

学长A说,看起来可能是下降头用的;学弟B说,可能有人想冥婚,指定要找我婚配,所以才偷偷放进我宿舍;助教说,可能是哪个剧组的制片开镜前拜拜求的符,绝对不是降头,叫我把符偷偷塞进学长A的包包里。

原本没多想的,被大家煞有其事的样子搞得开始有些不安。作为一个外国人,还是个基督徒,我其实对这种事一头雾水。最后有2个关系挺好的台湾同学,约定晚上帮我把那个东西带到后街的庙前面烧掉。

在向众人咨询此事时,发现到一些思考上的文化差异现象。有个学姐一脸理所当然地说:“你又不信这个,直接丢掉就好啦!你还会来问,我真的满意外的。”

我虽从小随老妈成了基督徒,但老爸家里还是道教信仰,因此我算是在宗教混搭的背景下长大的。我平时不会持香拜神佛,但进入陌生庙宇时还是会下意识微微低头示尊敬;老妈也说祖先是祖先,不一样,所以祭祖时我也会随堂弟妹乖乖持香鞠躬。

在马来西亚长大,我从小就被教育要尊敬别人的信仰,不论是伊斯兰、佛道教、兴都教或其他信仰,到别人家里就要尊敬别人。在发现这个怪符时,我首先意识到这绝对是其他信仰的产物,第一个反应就是入乡随俗,希望用当地的方式合理处理掉,“直接丢掉”听起来不是一个太有礼貌的选择。

我相信不止这位台湾学姐,即便是生活在大马的某些人,也下意识地排斥异族异教。

是什么让大部分人预设宗教与宗教之间,必然要含有敌意?我尊敬他人信仰,并不代表我背叛自身信仰,是吧?这样的思考模式,是否也是这个世界充满对立的原因?

对了,故事还没说完,结局是这样的:我当晚回到宿舍,碰巧室友难得回来,结果她说,那是她放在枕头下的平安符。虽然我不太懂为什么这种东西会从她的枕头下跑到我的桌子下,但总之是虚惊一场。

在台湾留学的第三年,我差点烧掉我室友的平安符。真是个有趣的经验。

作者 : 郑翊(留台电影系学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2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