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吴慧苑.让政治的归政治、艺术的归艺术?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02 21:00:00  2300276
吴慧苑.让政治的归政治、艺术的归艺术?
是身如影

一副题为“Tolerencex3”的油画作品,曾在2014年,于吉隆坡举行的展览中出现,现今被设计成一本政治评论的封面后,结果不被接受。这本由文运书坊今年初出版的政治文集,集结网路媒体记者、学者与政治评论员等约20人撰写2018年全国大选的评论及采访文章。警方接获数十宗报案投诉,声称此图侮辱国徽,而出版社负责人则被警方叫去问话。最新消息指内政部长已颁布指令全面禁止《Rebirth: Reformasi, Resistance, And Hope In New Malaysia》这本书籍。从一副作品引发的争议,到最后以全面禁止出版该书籍落幕,很难不让人觉得,搞不好事件一开始就是冲着该书内文而来的。

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呼吁国盟政府勿小题大做,对不符合自身观点的艺术创作神经过敏,进而以国家机器扼杀民间创作和言论自由。他也谴责国阵与伊党青年团为了谋取政治利益和操弄人民情绪,对艺术创作上纲上线,展现自身对于艺术领域的无知与愚蠢,也毫不尊重人民的创作与言论自由。

我们生活在今天,“国家”“民族”这些概念无处不在,我们很容易被这些概念捆绑,我们甚至绑架自己,以至于我们看任何事情,看到任何一个人,就认为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事件,而是一个国家。我们忽略了事件里头涉及的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有他的背景,他的性格,他的想法、他的创作动机。像这一次的封面事件,“Tolerencex3”油画作品的创作者、出版社及编辑的背景、性格、想法和动机造成这种行为,事实是,借国徽创作这一举动,与我们整个国家并不一定有关系。

国家机器把手伸进电影、文学、艺术干涉其中的言论与创作自由,以审查制度来摧毁创作者的艺术成就,造成文化停滞不前,杀伤力或许远比你我想像的大。只要贴上爱国与否的标签作为审查标准,任何领域的创作者随时都有可能面临被控告。

艺术的归艺术,政治的归政治,从来都是对着政权说的话,意思是:政治权力不要来干预艺术的表现与创作自由。这句话的对话对象,或者说抵抗的对象,是政权,是权力,是那些规范艺术,制造恐惧的力量,而不是以政治为题的创作者。这句话甚至是在说:倘若我以政治为题进行创作,你可以在美学上跟我计较好坏,但是你不可以不准我。不可以不准我!

积极点就是要求实质的政治力量不应控制创作者的思想以及表现形式。消极点就是创作者在请求一个可以忠于自己的信仰、不被粗暴介入、管治、操纵,以及豁免于服务性质(服务于国家机器或特定政权、政党)的空间,要不然“政权”、“政党”或“国家机器”会认为自己是老大,只有他可以干涉别人,而别人都不得批评、干涉他。

“不要害怕电影!电影没那么可怕,也没那么重要。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体,因为电影而感到恐惧,那绝对不是因为电影太强,而是因为他们自己太脆弱了。”这段语重心长的陈词,是娄烨于2012年因《浮城谜事》一度遭禁演时,铿锵有力的表态。英国著名哲学家约翰斯图尔特密尔认为,如果没有人的自由,就没有科学、法律及政治上的进步。人类所有伟大的创新进步,其实都是通过互相的交流,不断的相互刺激演化而成的。

电影二字可以自由代换成艺术或文学,“不要害怕艺术!艺术没那么可怕,也没那么重要。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体,因为艺术而感到恐惧,那绝对不是因为艺术太强,而是因为他们自己太脆弱了。”

作者 : 吴慧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2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