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郑丁贤.新加坡大选教导大马人的两件事 - 言路 | 星期天拿铁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1 21:00:00  2305406
郑丁贤.新加坡大选教导大马人的两件事
星期天拿铁

新加坡大选──

有人说,执政党赢了,因为它在93个议席中,胜了83席,即是接近90%的议席,维持一党独大的局面;

也有人认为,反对党赢了,因为它赢了2个集选区,加上1个单选区,是建国以来最佳成绩,而且重创了执政党的第四代接班队伍。

两者都可以成立,就看你从钱币的哪一面来看。

不过,我倒是觉得,真正的赢家是新加坡选民。

你看,执政党的诉求是实现全面执政,它选了疫情危机时期,以救主的姿态出现,声称只有一个强大的团队,新加坡才能克服当前的危机。

反对党的诉求是取得最大的突破,瓜分执政党的权力,它要求人民作出改变,制造强大的制衡力量。

这是选举中常见的竞争运作,即是求稳定和求改变之间的竞争,也是在效能和制衡之间的选择。

执政党和反对党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不约而同的和选民进行心理战,塑造一种“害怕”心理。

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告诉选民,如果选民抱着侥幸的心态,心想反正别人会投给执政党,自己就把票投给反对党;一旦很多人都这么做,可能会让执政党输掉,导致新加坡换政府。

网上还出现一个宣传:“你应该感到担忧,我们可能失去有能力的人民行动党政府,我们会成为马来西亚。”(宣传中还打出大马希盟的标志)

大马成为反教材,大马人看了当然不是味道;但是,有关方面的用意就是要让新加坡人引以为鉴。

反对党不遑多让,也在玩害怕心理战。它告诉选民,疫情之下,执政党的操作手法,会让反对党全军覆没,一席不存;届时,新加坡将成为一党天下,国会没有反对党声音,人民的心声也无法传达。

最终,新加坡人民作出了决定。他们没有让执政党完胜,也没有使反对党全输。

61.24%的选民支持执政党,主要是他们相信这个政党有施政能力,也交出政绩。

38.76%的选民支持反对党,主要是想要政治制衡,推进民主进程。

新加坡或许不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但是,这一次的选举,却让人看到新加坡人的民主素养在养成之中。

人们没有受到害怕心理的制约,而凭着本身的政治倾向,价值取向,作出决定。

和新加坡比较,大马的选举更加激烈,变化也更大,但是,我们有许多地方需要向新加坡人学习。

大马的选举,充斥太多的种族和宗教因素,借以操纵选民的情感和情绪,来决定选票去向。

新加坡选举少有种族宗教成分,反而有去种族宗教化的轨迹。

执政党大胜的裕廊集选区,是由副总理尚达曼领军。尚达曼被公认能力强,素质高,但因为不是华裔,始终未被推举为总理人选。

而在新加坡这个华裔为主社会,尚达曼能够获得最高票,显示人民不计较候选人的肤色。

相对的,另一个副总理,也是内定的总理接班人王瑞杰,曾经在去年说过“新加坡还没有准备接受一个非华裔总理”,这个说辞被翻出来,让他成为众矢之的,有人在网上连署反对,有人向警方报案。

而王瑞杰以未来总理的地位,在东海岸集选区只是勉强过关,多少显示选民的态度。

而工人党的马来裔候选人辣玉莎,曾经在网上发表马来族群遭受不公平对待,以及穆斯林领袖常受骚扰,基督教会领袖贪污5000万却消遥法外。

这些贴文,让她在选举中成为目标,成为执政党攻击的目标,并且受到警方调查,可能遭到起诉。

然而,她在民间获得声援,认为她被打压;结果她在盛港集选区胜出。

显然,尽管她为穆斯林和少数族群发声,却也获得区内主流的华裔选民支持。

大马人向来自诩比新加坡享有更多自由和民主,大马选举更有看头;但是,这一次的新加坡选举教会大马人两件事:

第一,不要被政党绑架,不受“害怕”心战操控,以个人的理性和自由意志,来实现自己的政治责任;

第二,不受种族和宗教背景的制约,而是站在超越种族宗教的高度,来塑造社会和国家的政治特质。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1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