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4 12:00:00  2305422
Minecraft“建筑承包商” 校园我设计、我重建
教育导航


随着我国冠状病毒病疫情减缓,学生已获准分阶段返校上课,这对想念校园生活的学生们来说,无疑是令人振奋的消息。

在无法返校期间,不少国家学生纷纷掀起用Minecraft游戏来重建校园的风潮,比如宾夕法尼亚大学学生在得知将举办网络毕业典礼后,即发起“Penncraft”项目,在游戏中搭建起校园,即使毕业生因疫情无法返校,也能通过虚拟场景感受毕业典礼。

这股风潮同样在我国热络起来,巴生兴华中学、坤成中学和拉曼大学学院都有学生及校友加入校园重建行列,来一解“思校之愁”。

●报道:本刊 郭慧筠
●图:受访者提供

1. 巴生兴华中学

巴生兴华中学校友黄梓轩于8年前,在亲戚的介绍下,认识了Minecraft游戏,起初他仅用作消遣时间,建造自己的梦想家园,后来对建筑慢慢建立兴趣,五六年前开始建设理想中的吉隆坡,直到约两个月前,跟校友和学弟妹们联手搭建巴生兴华中学。

之所以产生建造虚拟校园的想法,是基于自行动管制令实施以来,师生们已数月无法返校,除了给师生们一解思校之情,同时让校友通过这方式参观校园,看见学校设施上的进步和改变,甚至给明年的新生趁机了解校园环境。

一开始,他是独自一人搭建校园,后来因分享了几张学校标志性建筑的截图到脸书上,而引起大家注意,学弟妹还因此前来询问能否加入搭建,就这样组成了名为The HinHuarians的15人团队。



他主要负责校园的外部建设,按照谷歌地图一比一还原,而内部建设则由队员负责,大家都凭着印象和蔡美玲老师提供的照片尽量仿照校园的真实场景。

对他而言,建造过程中最难的是游戏里只有方格,所以部分建筑无法精准还原。另一点是跟学弟妹们素未谋面,因此需要花费时间来沟通。

自从用Minecraft建筑以后,他发现自己的逻辑能力、空间感及创造力更为巩固,而且审美能力也越来越好,“以前我建一栋摩天楼可能要花上一个星期,但现在不用三四天就能建出来,慢慢在进步当中,从中学习很多。”

他说,Minecraft之所以吸引他玩下去,除了因能激发创造力和想像力,还感觉自己像是承包商,置身在虚拟的空间里,一点一滴建出本身理想中的世界。

“我想分享给大家知道,尤其是长辈或老师,玩游戏也可以有出路,比如当实况主,而且玩游戏不代表不爱读书,可能只是想要抒发压力和情绪,而像Minecraft这种游戏其实有益身心,能够激发每个人的创造能力。”

Minecraft之所以吸引黄梓轩,除了因能激发创造力和想像力,还感觉自己像是承包商,置身在虚拟的空间里,一点一滴建出本身理想中的世界。
Minecraft之所以吸引黄梓轩,除了因能激发创造力和想像力,还感觉自己像是承包商,置身在虚拟的空间里,一点一滴建出本身理想中的世界。






2. 坤成中学

从小学四五年级起,杨威伦就已加入Minecraft游戏行列,上中学后曾暂停一段时间,直到行动管制令执行后,他发现有不少人在玩这款游戏,基于无聊,再度重拾回建筑的兴趣。

后来,有人在学校的论坛上提及巴生兴华中学校友建立虚拟校园一事,询问坤成中学有谁可以一样建造,好友李梓康看见相关帖文后,便开玩笑地在留言处标注了杨威伦。




没想到一个玩笑举动,杨威伦竟然当真,于是开始在游戏中投入坤成中学的建造,从一片什么都没有的草地,慢慢建立起曾经度过青葱岁月的校园。

他们俩都是坤成中学的校友,起初只有他们两人建造,后来他在学校论坛分享了虚拟校园的建筑照片,并留下“Don't let dreams be dreams”短语,加上游戏的IP地址,希望大家来一起实现校园建筑。

果不其然,逐渐有校友和在籍生加入搭建,主要有11人参与其中,还包括了李梓康的弟弟,李梓谦。

对他们来说,搭建过程最困难的是要还原校园的真实场景,“外观其实还好,我们用两天就建好了,难的是细节,因为我们连宿舍露台的水管,还有布告栏的告示都做出来,尽量还原学校的场景,所以需要花时间找资料,也要谢谢在籍生帮我们完成细节。”

他们除了从游戏中学会如何编码,来防止外来者破坏建好的校园,也学到经营游戏伺服器的商业技能,好让伺服器有资金维持运作,更重要的是坤成学生可以通过这平台相聚,互相交流和关心彼此的近况。

李梓康(左起)、李梓谦和杨威伦一同建造坤成中学。
李梓康(左起)、李梓谦和杨威伦一同建造坤成中学。






3. 拉曼大学学院

陈衍景是拉曼大学学院建造Minecraft虚拟校园的发起人,同样因行动管制令待在家里无聊,加上许久没回校园,开始想念学校,于是召集了神马团康社的社员朋友们一起来搭建校园。

搭建虚拟校园的团队共有15人,除了陈衍景,李思虹、黎美贤和刘慧敏也是其中一分子,4人都来自不同科系,陈衍景主修的是创业学;李思虹修读的是会计;黎美贤研习的是金融与投资;刘慧敏则攻读大众传播。



除了搭建校园,他们也有将校园场景录制成影片,并分享到社团的YouTube频道上供大众观赏。在影片中,还会有队员担任主播,跟其他角色扮演的队员对话,并且介绍校园,让虚拟世界顿时变得活泼生动起来。

李思虹说,当初把校园场景拍摄成影片的目的,是为了让社团保持活跃,顺道推广学校和社团,没想到网民的反应热烈,还称赞校园的还原率高,而且影片有笑点。

他们都认为,这款游戏能拉近朋友间的关系,黎美贤说,吸引她的并不是游戏,而是跟她一起玩游戏的人,“如果要我独自建一所学校出来,我肯定建不出,因为我是游戏白痴,要不是有一群朋友陪我玩,我不会玩这个游戏。”

大家也纷纷基于这款游戏,提升了电脑方面的知识,比如关掉不必要的程式,让电脑操作得更顺畅、学会应用软件录制影片等。对修读大众传播,负责影片剪辑的刘慧敏来说,更是实践课堂所学的机会,也从中学到游戏类型影片的剪辑技巧。

陈衍景是拉曼大学学院建造Minecraft虚拟校园的发起人。
陈衍景是拉曼大学学院建造Minecraft虚拟校园的发起人。




黎美贤说,吸引她的并不是游戏,而是跟她一起玩游戏的人。
黎美贤说,吸引她的并不是游戏,而是跟她一起玩游戏的人。




李思虹说,当初把校园场景拍摄成影片的目的,是为了让社团保持活跃,顺道推广学校和社团。
李思虹说,当初把校园场景拍摄成影片的目的,是为了让社团保持活跃,顺道推广学校和社团。




刘慧敏从参与这款游戏影片制作的过程中,有机会实践课堂所学,并从中学到游戏类型影片的剪辑技巧。
刘慧敏从参与这款游戏影片制作的过程中,有机会实践课堂所学,并从中学到游戏类型影片的剪辑技巧。






作者 : 郭慧筠(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4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