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6 00:05:00  2307541
郑翊·实习好好玩
异乡弄影

转眼又放暑假,大三升大四的间隙,一群与我同年级的大学生急吼吼地到处找实习。我虽然早已顺利拿下实习学分,但今年却意外接到一通惊喜电话,是去年实习时,在工作室认识的一位前辈打来的。

于是,在她的引介下,我连履历表都没做,现在已经是一位法国剪辑师的实习助理了。

这位业界前辈自从去年暑假实习结束之后,一直对我照顾有加,时常联络,为我引介了几次难逢的工作或会面。坦白说,我其实受宠若惊,长久以来一直在思考,我究竟何德何能,让一位业界的老大姐对我这个脏臭大学生多有照顾。

去年暑假,我在一个影像后期工作室度过。当时的老板坦言说这是无薪实习,所以我从头到尾没有机会碰到进行式的案子。但我被赏了一间有3个电脑荧幕的剪辑室,还有一颗塞满剪接素材的1TB外接硬碟。

当时的老板好像牧羊人一样,放我这只羊随便乱吃草,我就在那间剪辑室随意打滚,玩得很尽兴。比起一般的实习生,我根本像在上单人暑期豪华课程,2个月内没有业绩压力,只是快乐地关在房间里在玩剪辑软体。

工作室里有3个常驻的剪辑师,专业横跨广告、电影和电视,于是我这只小羊一直从他们那里偷牧草吃。在老板空闲来看我时,我们讨论我做的剪接练习;由于在学校都在剪辑,早已累积了一堆问题,一有机会我就主动抛出来谘询工作室里的剪辑师,甚至后来还不要脸地把自己稚嫩的作品拿给大佬们指教。

现在想来,或许我当时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是从不掩饰自己对剪辑的兴趣。

曾见有学长谨劝学弟妹要“work hard play hard”,但我是一个烂学长,我会说有些时候要“play hard and play harder”,反正我在那家工作室里就是玩得很开心。就算玩累了不想剪片时,老板也容许我在冷气房内看书、看电影(没办法,我刚好就是学电影的)。2个月下来,上班时间内我读完4本书,剪了6条广告练习。

而或许最无关紧要,却也最重要的是,我在那里认识了其中一位剪接师的夫人。这位夫人没事总是在工作室里晃悠,也把我2个月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然后她刚巧是业界人脉广泛的一位电影制片。

没错,她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前辈贵人。因为她刚好看见我在读原文书,所以认定了我的外语能力,于是在法国剪辑师寻找有薪实习助理时,她马上就想到了我。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或许做每一件事,都有人正在看你。你也无从得知,这些目光会将你引向何方。命中遇贵人,我固然是幸运的,但后来想想,若我并非有心,也无法在机会一出现时就狠狠抓住。正因为已经在朝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前进,所以现在这份剪辑助理工作才不费力地轻易上手。

我无法确保身旁是否时时有贵人,但我可以让自己的野心与锋芒适时展露。让别人知道你要什么,别人才能想起要给你什么。这是去年实习最大的收获。

至于今年的收获……我还不知道,我才刚开始工作啦,超怕的。

作者 : 郑翊(留台电影系学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6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