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达祖丁教授.民主与吉打神龛 - 言路 |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7 07:50:00  2308496
达祖丁教授.民主与吉打神龛
冷眼横眉

我的这篇文章是为了表达我对吉打州公务员和民选代表缺乏文化和宗教敏感,并导致发生拆除兴都神龛一事的看法。我将使用历史教训、宗教和谐以及民主的意义来论证。我同意州务大臣说的,此事不是种族或宗教冲突问题,但对我来说,它更多是关于州政府官员和政治人物在处理此事上的无知及缺乏敏感。处理这类敏感事情的方式将进一步侵蚀我国作为一个多元宗教国家的种族和谐,并将决定几千个其他神龛的命运,在大马,许多神龛可能都有着同样的问题。

我不认为有任何马来政治人物会捍卫吉打兴都教徒,因为这些政治人物及其政党可能失去了该族群的选票。我认为不会有任何穆斯林学者会提起这个问题,因为此事可能会导致他或她失去朋友和宗教支持者的重要联系。我以关心同胞的普通大马人的身分写下这篇文章。我相信知识是为所有人服务而不是自我宣传的工具,而我以负责任的学者身分写下这篇文章。最后,我也以穆斯林的身分写下这篇文章,因为我不想在死后回答阿拉的问题,即为什么不同种族、宗教或文化的人没有获得公平对待。

从历史角度来看,在这个叫做大马的国家诞生之前,就存着不同的法律或规范,这些法律或规范规定了土地所有权,人民之间出于互惠互利而有着共识。之所以建立这些神龛,是因为有些卖身劳工,在自愿或不自愿的情况下被带到这个国家。身为人类,这些劳工是有情感、价值和信仰的,因此他们通过地主的允许,或仅仅因为地主的宽容,从而建立了这些神龛。

当现代大马应运而生时,政府在宪报上重新颁布某些土地的用途,成了道路,甚至是变成商业区、住宅区或其他领域用途。因此,当正在规划中的道路因为某些物体阻碍了其发展时,国家就会通过发出通知和讨论或仅仅通过行政决定来拆除这些障碍。障碍物可能是非法广告牌,一个家庭的房子,或几个家庭的房子,或甚至是其他任何文物。但是,当该文物是神龛时,他们应该理解这些物体对整个社区的人都有着高度宗教、文化和历史价值。 他们必须考虑将它迁至其他地方,而这个地方必须仍然方便让社区的人前来进行膜拜。我希望在拆除一座雕像或其“房子”时,最好是让同一宗教信仰的公务员来处理。

拆除整个神龛意味着完全缺乏敏感,非常无知、以及完全不尊重历史、宗教文物和为人民服务的民主责任。

在民主国家,州务大臣必须记住,他是由包括兴都教徒在内的人民投选出来的。或者,对他来说,兴都教徒是投给了其他政党,但由于背叛导致政府在违反人民意愿下产生更迭。无论哪种情况,州务大臣都不像旧马来土地的拉惹那样,可以随意从农民那里获取牲畜或事物。这些公务员的薪资是由人民的纳税钱支付的,而实际上该州属的所有土地都不属于私人拥有,而是属于吉打人和大马,包括前去该神龛膜拜的可怜兴都教徒。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曾经说过,民主国家意味着这个国家属于人民,每个出生于此的公民都有两个仆人,即首席公务员和州务大臣或首相。这两人不是殖民地地主或拉惹。

第三,珍贵的文物必须受到尊重。如果州政府官员在修建道路时发现恐龙骨骸或失落城市遗址时会怎么办?州政府会丢弃或摧毁这些文物?同样的,诸如神像之类的文物,不管是拥有70年或100年历史,其价值都比历史重要,因为它拥有精神信仰的价值。当塔勒班摧毁巨型雕像的历史古迹时,这是全人类历史的巨大损失。吉打州政府和政治人物都有着几乎差不多的举动。他们援引了这座神龛建立时从未存在的法律,这是过度简化了相关责任,是无情和放弃责任之举。所有法律都有其背景,而现代法律通常很少阐明与神龛有关的条文。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国家需要有责任的民选代表,甚至是聪明的公务员,在充分考量文化、宗教和谐和社会理解的情况下来诠释法律。

最后,我只是想说,如果我们希望自己、我们的种族、我们的宗教和我们的尊严受到别人的尊重,那么,我们首先要从尊重其他人的姿态开始,那才能获得应有的待遇。这种互相尊重的简单原则,对于任何寻求出任公职的人来说应该是个荣誉勋章,以服务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人民。

Profes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Democracy and a shrine in Kedah

作者 : 达祖丁教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7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