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20 09:20:00  2308966

关丽玲/无法见面的日子

编采手记

这段日子,想起了一些人,不知MCO期间,他们怎么过?一旦没出现在社交媒体上,又没有聊天群组,怎么好像不踏实似的。发了讯息,问人在家乡吗?再聊聊疫情还有居家办公的模式,一切安好。

当大家知道可能一段时间无法见面,老同学说,你们看,平时这么难约吃饭,这下可好了,现在要聚餐更难了。

一次在群组误按视讯通话,两个朋友接,另一个拒绝,跟接电话的两位就直接聊下去了。对有的人来说,不管多方便,e-gathering、隔着荧幕聊天,还是得约个时间才有安全感,又或者根本不想打开镜头。我不抗拒没有预约的视讯通话,只是接电话前会下意识地整整头发。

就算约好时间视讯,总有一个线路卡得完全不见人影,没有预料到所在的地方线路不佳,然后全程努力地爬上来……

跟几位副刊记者了解,不能出门的时候大家如何采访,是电邮、电话,还是视讯?除了越洋访问,大多同事都是毫无选择下,最后才用视讯访问,不首选视讯访问的原因,不外是线路会卡、想弄清楚的要点变成插话、不断重复等等,访完之后专注力之消耗把双方都累垮了。有时为了线路顺畅,还要关掉镜头。

副刊内部会议,只开过一场记者视讯会议,其他的就个别沟通,整份副刊还是顺利出炉。

当疫情稍为稳定行动管制逐渐放宽之后,跟同事说,若双方认为有必要及同意见面,就可以面对面访问,保护自己之余也尊重受访者。一次协调了一个采访,对方不理解为什么要面谈或者电话访问,“我们还有几个人要旁听,视讯访问比较适合。”(好吧,无法面访还是逃不了公关“监督”)

少了地域的限制,这段时间的网络非常活跃,几乎每天都有线上讲座,记者的任务还包括采访线上活动,比平时更忙。

耳边不断浮现“现在是新常态啊!”好好好,我们不排斥科技,我们是与时并进的,最重要访到好内容,记者选择的访问方式只不过要确保最好的采访品质。

居家办公期间,我在楼上工作,清楚听到妈妈讲电话的声音,毫无掩饰,听内容大概猜到她是打给姑姑、舅母、表姨还是老邻居,我笑说可算得到你今天打几通电话,不能出门的日子,这就是她的社交活动了。妈妈不懂得用智能手机,不会用WhatsApp聊天,最高科技的只是帮她开Skype跟远嫁英国四十多年的大姨连线,让她们两姐妹聊日常。常会想,如果外公外婆还在多好,他们也可以视讯大女儿。

听妈妈讲电话,竟有一丝感动,感动的不是煲电话粥,而是沟通的实在。我们烦什么沟通方式,找最直接的就好了。

作者 : 关丽玲(副刊副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