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黄泉安.谁说/谁要/谁敢提前大选 - 言路 | 开门见山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7-17 21:00:00  2309085
黄泉安.谁说/谁要/谁敢提前大选
开门见山

慕尤丁掌政135天,首场官式考验是以国家首相名堂,在国会动议撤换下议院议长阿里夫及副议长倪可敏,结果朝野双方没有跑票,执政党以111票对109票低飞过关。

事后孔明,这是一场豪赌,一场未掀底牌前即被人洞穿底牌的豪赌!

执政党撤换议长手法笨拙,但在法律上无懈可击。国会是在99.55%出席率(221名议员出席、1名病假)及99.1%投票率(220名议员、副议长拉昔主持会议而无参与投票)下,以记名投票程序,成功撤除阿里夫并即席悬空议长职位,随即在没有竞争人选情况下由替代人选不劳而获。随着,倪可敏祭出“与原任议长共进退”大旗自愿辞职,副议长职位当场悬空,也在没有竞争人选下由替代人选不劳而获。

这是任期权力(The Power of Incumbency)所予的民主,一票之差即能分辨胜负,反方若要强辩此举不符道德标准,它就必须汗颜坦承是自作孽不可活,政权垮台后却因首相人选自乱阵脚,战略(Strategies)上是后知后觉,战术(Tactics)上只能束手就擒,准定要被敌手“将军”了。

慕尤丁下议院多数票势力单薄,却能暂稳政权,主要是抓紧巫统、伊斯兰党及土团党属下跳槽党员(巫统及公正党分裂派系)深惧“树倒猢狲散”的心理。慕尤丁是凝聚力,如果让他垮台,113票的当权优势就会风消云散,更不能在来届大选前利用任期权力的种种拨款便利来固票。

反观希盟政权垮台后仅是虚晃希盟++的旧牌匾,目标何尝不是想要利用跳槽议员凑足人数,避开闪电大选但务要抢回政权,然后利用任期权力所带来的种种便利,巩固票仓?

所以,撤换议长风波结束后,市面又重回旧有的议题:闪电大选,机率有多高?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对准问题对象,才能见人讲人话。

一、是谁在说,政局紊乱,必须重新洗牌,必须举行闪电大选(或提前大选)?

首先必须点明,民间或续有有怒则鸣的社群,坚决支持早日还政于民,闪电大选;但朝野对提前大选的诉求,已从今年7月份开始软化下来。这个分水岭值得大家关注。

过去近5个月激进反对提前大选的阵线,是第14届原任政府希盟与沙巴民兴党,搬出泱泱大义,认为希盟接受2018年选民委托的执政期仍未完毕,慕尤丁后门篡位缺乏合法性,不符政治道德标准,必须通过议员法定宣言书,为人民行道,重续民选政府的委托;何况在抗疫期间,经济等待复苏,此刻举行提前大选将是劳民伤财的下下之策。

反之,之前积极鼓吹举行提前大选的声音,是来自巫统及伊斯兰党,发号施令也包括两党高层领袖。对他们来说,巫伊两党共组的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才是马来社会的中流砥柱,唯有通过提前大选重新洗牌,提选全民共识掌政,才能确保马来统治者、马来人权益与伊斯兰的昌盛。

二、7月过后,是谁还在诉求,必须举行提前大选?

有趣的是,近5个月来坚决反对提前大选的希盟++,立场仍旧不变,对选民矢言重夺政权的论述,也依旧无变。当然,希盟对首相人选的僵局,也同样依旧没变。

至于,初尝执政甜头的巫伊领导,口语腔调开始有变,继续论述提前大选的部长级人马,目前只剩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而其他继续叫嚣提前大选的领袖,尽是败选的国会候选人或退伍领袖。他们等待的希望缺口,就是闪电大选,寻找机会重新出征国会议席,领牌等待部长官位。

至于7月之前仍在喊话国盟随时都能出胜15届大选的国盟人马(阿兹敏、安努亚慕沙等人),现在也已改口,认为提前大选可以慢慢来。

三、此时此刻,谁敢决策提前大选?

相信,拥有政权和法权宣布提前大选的人,只有首相慕尤丁一人,何况,他更没有副首相在背后暗算的包袱。但是,慕尤丁对解散国会、提前大选显得犹豫不决,显然在国盟席位分配方面仍有纠结待解,他也必须为变法与转机大作盒外思考。

A计划:巫基政党数分天下,慕尤丁如何才能四两拨千斤?国会下议院席位分布,国盟113席属下巫统39席、土团党31席、伊党18席,合共88席纯是巫基政党;余下25席都是散布于东马但需投靠慕尤丁个人因素而暂时结盟的非全国性政党,虽说成事不足,但也具备败事有余的“定江山”效应。

因此,慕尤丁权威的主要阻力来自巫伊两党,不但政纲重叠,选区性格也带正面冲突,如果提前大选,慕尤丁必须协商解决2018年多角战情况下土团党夺得的巫伊原属选区。到时,砂拉越特殊元素除外,巫统与伊党联盟(全民共识)为主干、国阵为枝干,与土团党摊牌时,可能会排阵5:4:1方程式,即国阵50%:土团党40%:伊斯兰党10%议席分配法,延续当前的分权执政安排。

B计划:慕尤丁匆促组织政府,为了稳住联邦政权,忍痛割让州政权,也是触发党内分裂的隐忧。今天结算慕尤丁的政治筹码,他已供让柔佛、马六甲州政权于巫统,奉献吉打州政权于伊党,只为霹雳州土团党保留一个傀儡级州务大臣坐镇主场。这些都是州政府作为卫星权势组织的关键据点,不能有失。

C计划:放弃巫伊两党,劝解安华/公正党、诚信党、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沙巴民兴党联手,共组新联盟。当初,慕尤丁取得巫伊两党及砂拉越政党联盟首肯,成功共组国盟政府,主要关键是民主行动党都是这三大政党联盟联手抗拒的共同敌人,也是慕尤丁不得不向政治现实低头的权宜之计。

希盟++因首相人选出现意见分歧,造成公正党对希盟成员党立场高度警惕,给战略变调铺下创新局的埋伏线。

慕尤丁与安华过节不深,希盟崩垮后双方也没把语调说绝,席位分配时慕尤丁若与巫伊两党公开决裂,同时又要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安华与公正党必会重新塑造全民形象,在城镇及混合选区取代行动党的角色。反正,行动党早早已对华社坦言,火箭不是单以华人起家的政党。路不转,人转。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7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